专栏 | 绿色情报员:被消失的猫(上) 衣柜里的喵星人

2021-02-25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被消失的猫(上) 衣柜里的喵星人 猫咪露出惊恐神情,一但被猫贩子抓笼进后,猫肉上餐桌,猫皮进了衣柜。
(美联社)

一场世纪大疫,让中国的动物议题推上火线,不过,猫始终是被漠视的族群,暗夜里的噩梦从未消失。

2月初,中国人赶在年节前办年货,湖南省永州市新田县一处市场传来凄厉的猫叫声,摊主用长钳从笼中取出活猫,现场宰杀出售,铁笼里挤满上百只猫,一斤叫价人民币19元,和猪肉不相上下,对肉贩来说,这可是一门好生意。

指猫为兔的皮草伎俩

不只猫肉上餐桌,猫皮草也进了衣柜。河北省大营镇是中国皮草原料集散地和加工重镇,“猫皮的(商品)基本上全是我们这边出产的,这里供价低、出货大。”皮草制造商张老板毫不避讳说,他在电商平台销售“儿童猫皮马甲”,记者循线致电洽询,他表明可以根据客户订单需求“量身打造”吊牌,好比标示为兔毛,“好多都是这么标注,因为一说猫皮,消费者比较害怕。”


河北是皮草之乡,也是猫皮草的生产加工重镇。(路透社)
河北是皮草之乡,也是猫皮草的生产加工重镇。(路透社)

坦白说,猫皮商品是皮草商眼中的“鸡肋”。“因为做活比较简单,所以利润非常低,现在生意不好做,竞争也非常厉害。”张老板忍不住发牢骚,“牠们是自然死亡的,不是人工饲养的皮毛动物,一件儿童猫皮马甲,色泽、皮质硬度要求不太高的话,这个价格就低了,我们这边出货价是70多块钱人民币。”

当记者追问猫皮是否来自流浪猫?“这个不确定,咱这个就不知道,散户把猫皮收过来的,我们主要是收集鞣制好的皮子,那个皮比较少。”张老板的语气闪躲,不过再问是否能接大订单?他反倒打包票说,“量大也可以做,要找专供原料的来收集。”

大瘟疫没让猫贩子收手,国际动物福利组织Anti-Fur Society长期关注中国猫皮草黑色产业链,2020年12月在社交平台发布贴文指出,中国的猫狗毛皮买卖仍然是活跃的“进行式”。

谁杀死了中国浪猫

这样的现况没让北京清华大学博士龙缘之感到意外,她曾经走访中国大小城市,参与皮草产业的调研工作,“猫皮草的来源大多是捕捉流浪猫,而这些流浪猫大多数是被弃养的家猫,以及牠们在户外繁殖的后代。”她道出产业背后的猫腻,“当这些猫被捕捉之后,肉被食用,皮毛经常被制成各式各样的皮草制品。”

除了流浪猫外,家猫也落入猫贩的毒手,投身流浪猫救援的中国动保人士张西娅指出,“北方有很多散养猫,猫贩一个晚上可以抓好几十只猫,还有的潜入住宅小区去诱捕,几乎有养猫的地方就会有猫贩,这是一门无本生意。”


中国动保人士推估,每年动辄上千万只猫流入黑色产业链。(美联社)
中国动保人士推估,每年动辄上千万只猫流入黑色产业链。(美联社)

中国可说是全球最大的猫皮草产地,其次是其他亚洲国家,包括泰国、菲律宾等地。大营张老板的猫皮草制品主要销往中国国内、俄罗斯,他坦言,“国内和俄罗斯要求质量不太高,如果往日本、韩国、台湾走货的话,价格就高多了,因为那边要求比较高。”

龙缘之指出,近年缺乏中国猫皮草相关数据研究,十多年前国际组织调查研究显示,每年至少有200万只猫被屠杀取皮,不过,根据ACTAsia行动亚洲2017年出版的猫狗皮草报告,研究人员调研广东一家专门制作猫皮褥子的公司,仅仅一家每年经手的猫皮草就有3、40万只猫。

张西娅也认为这数字被低估了,她以不完全统计推算,“动保人士能拦截下来的运猫车极为少数,每次拦截一车都有上百、上千只猫,每天全国起码有几十辆运猫车,一天就有几万只猫,一整年下来,上千万只猫是不足为奇的。”

她再举动保志工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桂江市场的调查为例,“一个摊贩说,他一天可以卖上千只猫,一个月卖出上万只,当时市场里有33个档口卖猫。”张西娅亲身直击血腥现场,“市场地面有很多具幼猫的尸体,被车子压扁黏在地上,这些猫就是从运猫车掉下来的。”

尽管南海桂江市场在动保志工的大型抗议活动和多次举报下,2013年33个档口被迫歇业关闭,张西娅指出,摊商不能在市场卖猫,实际上已转入地下市场,而国内各地市场公然卖猫的情况仍很常见。


一件件儿童猫皮马甲堆叠地面,像是猫咪被打趴压扁。(翻摄自Anti-Fur Society脸书)
一件件儿童猫皮马甲堆叠地面,像是猫咪被打趴压扁。(翻摄自Anti-Fur Society脸书)

嗜血的黑色产业链

龙缘之指出,这个黑色产业链相当庞大,中国各地区有不同程度参与,各自扮演中转、屠宰等不同功能。张西娅表示,以消费终端来看,广东、广西有吃猫陋习,猫肉市场主要集中在两广,当地还有以猫、蛇入菜的“龙虎斗”名菜;另一个消费终端是河北、山东,当地暗中从事皮毛工业,除了扒皮外,猫肉也被制作成火腿肠、串串等,这是一条暗线,把猫肉混充其他肉类;此外,偷猫、运猫则是遍布全国各地,从北到南都有运猫车被截获。

相较世界主流皮草产业,大多使用水貂、狐狸和貉等物种,“猫皮草市场有所不同,且相对属于低价商品,一张猫皮大约人民币30元。”龙缘之说明另辟蹊径的猫皮草行业,“猫皮大多被制成背心、装饰毛球、褥子(由10多张猫皮拼接而成,可裁剪当防风内胆),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我常看到店铺贩售猫皮草制品,或是人们穿戴在身上。”

面对动保团体的强力抨击,猫皮草行业人士不断动脑筋找出路,龙缘之观察,“几年前,淘宝网上还可以看到许多猫皮草制品,后来淘宝禁止销售猫狗肉和皮毛,不过,现在这样的市场和产品仍然存在,转而透过不同渠道销售,或是制成不同产品。”


这对小兄妹穿着皮草背心、走在台北街头,猫纹花色格外引人注目。(麦小田摄影)
这对小兄妹穿着皮草背心、走在台北街头,猫纹花色格外引人注目。(麦小田摄影)

从台北到伦敦猫皮上街

海外市场是其中一个渠道,今年冬天极地寒流频发,台湾也不例外,路上行人的御寒衣物纷纷出笼,记者在台北街头看到一对小兄妹,身上穿着皮草背心,仿佛披上中华田园猫的毛皮,跟中国电商平台张贴的“猫皮马甲”相似度极高,小兄妹的妈妈表示,“皮草背心是在义大利买的,店家说是兔毛。”

“从纹路、质感和款式来看,猫皮草的可能性很高,它和我们在中国常看到的猫皮草几乎一模一样。”龙缘之从记者拍下的照片来判断,她本身也收养了两只北京流浪猫,“科学上可透过DNA检定,但在加工、鞣制过程中DNA也可能已经被破坏。”

“最昂贵的猫皮草大多是三花猫,也就是白底有黄色、黑色斑点。”龙缘之补充说,她分析猫毛和兔毛的差异,“猫毛外层有柔软的护毛、内层是波浪状底毛,兔子的护毛较短、不那么具有光泽,而且通常是单一色系,没有背心中的条纹和斑点。”

猫皮草也神不知鬼不觉溜进英国伦敦的时尚街区,2017年国际动保组织调查当地销售的女性高跟鞋,送检后发现上头的装饰毛球来自猫毛。其实欧盟、美国、澳洲等国家地区已立法禁止进口猫狗皮草,法令却没让猫皮草销声匿迹。

龙缘之认为,很多猫皮草被染色、加工,以及作为装饰性皮毛,大多数消费者没有意识到它可能来自猫,以伦敦的高跟鞋为例,很多标签根本未注明成份比例很低的原料,甚至标注为假皮草或其他动物毛皮,猫皮草制品早就渗透进入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之中,只是消费者并不知情。


流浪猫背后的“社会稳定”宣传标语,讽刺点出被忽略的社会风暴。(路透社)
流浪猫背后的“社会稳定”宣传标语,讽刺点出被忽略的社会风暴。(路透社)

猫皮草背后的噩梦

事实上,艾未未工作室早在2010年发表纪录片《三花》,完整记录偷猫、运送、杀猫、贩卖等过程,揭露法律缺位的黑色产业链。“这个地下市场没有行业标准监控,抓猫、囤积猫的窝点常隐藏在居民区里面,有的就在出租屋里头,很多猫挤在极其狭小的空间,互相传播疫病。”张西娅痛心直指公共健康风险,“有的就在窝点搞屠宰,什么动物都有,满地都是内脏、皮毛、血水,缺乏卫生防疫处理,污染周边环境,甚至有的位在水库旁边,废弃物直接丢到水库里。”

龙缘之表示,猫皮草制品和产业链不应该存在,从捕捉、运送、集中留置到屠宰,这些过程中动物福利完全得不到满足,以运送过程来看,几十只猫塞在铁丝笼内,而中国的运输时间相当长,从吉林到广东往往花上19个小时,猫的粪尿落在下层或同笼的动物身上,容易传播相关疫病。此外,猫贩子以毒杀方式捕捉流浪猫也时有耳闻,几年前,广东就传出地方官员食用猫肉火锅而中毒身亡。

社会不安随之而来,龙缘之说,许多人已将猫狗视为一家人,在此情况下,捕抓流浪猫或偷盗猫,把同伴动物制成商品,这些行为容易激发社会矛盾,造成居民的恐慌;当消费者看到疑似猫皮草纹路的制品,千万不要购买,而即使是其他毛茸茸的产品,都极有可能来自猫或其他皮草动物。

当衣柜里出现喵星人,这意味着“猫来富”的故事结束,也是人类噩梦的开始。


撰稿: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