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街頭峯會成“氣候” 中國少女的格拉斯哥行動

2021.11.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街頭峯會成“氣候” 中國少女的格拉斯哥行動 聯合國氣候峯會(COP26)的場外氣候行動如火如荼,來自世界各地的民衆走上街頭,呼喊氣候正義。
(路透社)

“這不再是一場氣候峯會,這是一場北方世界的漂綠(greenwash)慶典。”瑞典氣候少女格蕾塔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戶外廣場激昂說,“一場長達兩週、滿嘴空話的嘉年華。”這一天10萬羣衆走上街頭,高喊氣候正義,手持着“別再廢話連篇”“停止燃燒我們的未來”各式自制標語,18歲的中國氣候少女歐泓奕也走在遊行人潮之中,手上的大字報寫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當聯合國氣候峯會(COP26)被貼上“失敗”標籤,街頭的人民行動和聲量反倒愈來愈形成“氣候”。“我聽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聲音。”歐泓奕在街頭聆聽面臨氣候威脅國家的活動家分享真實故事,她也忙着打點接下來的“中國洪水”氣候行動,試圖在遊行人羣中尋找一些夥伴、幫忙後勤設備。

蘇格蘭高地的鄭州喪禮

11月7日早上,格拉斯哥的中央車站冷風颼颼,歐泓奕和攝影師朋友在車站附近的步行街拉起醒目的橫幅“Your Greed, Our Floods”(你們的貪婪淹沒了我們),她像屍體似躺在冰冷的地板,身體蓋着一塊白布,擺上祭祀水果和蠟燭,遺像是一隻平板,熒幕不停地播放洪水吞噬中國鄭州的畫面,這一幕抓緊過往行人的眼球。

中國氣候活動家歐泓奕躺在冰冷的格拉斯哥街頭,透過行動藝術敲響極端氣候的警鐘。(歐泓奕提供)
中國氣候活動家歐泓奕躺在冰冷的格拉斯哥街頭,透過行動藝術敲響極端氣候的警鐘。(歐泓奕提供)

“這次據說有15萬人來到格拉斯哥,這個行動強調中國也受到氣候危機很大的影響,而且中國也有民衆對於這種剝削的反抗,中國傳統文化當中也有很多生態智慧。”歐泓奕侃侃談起街頭行動的訴求,“我們應該去反思全球經濟的運行系統,同時團結起來應對氣候危機。”

今年7月暴雨洪災肆虐鄭州,“看完微博上的視頻片段後,我非常難過,第二天就想到這個行動方式。”人在歐洲的歐泓奕開始着手策劃,8月29日她在英國倫敦的中國城展開第一場行動,“把家鄉發生的人造自然災害和氣候危機聯繫起來”,這一回在格拉斯哥上場進化版行動,也讓國際聽見中國年輕世代的聲音。

“這次據說有15萬人來到格拉斯哥,這個行動強調中國也受到氣候危機很大的影響,中國氣候行動家也在行動,中國也有民衆對於這種剝削的反抗,中國傳統文化當中也有很多生態智慧。”歐泓奕侃侃談起街頭行動的訴求,“我們應該反思全球經濟的運行系統,長期給南方國家的土地、水源、空氣帶來污染和破壞,但這也不代表我們在南方的人就沒有摻合,我們自願接受了同樣的價值觀,我們必須要與剝削自然的企業和政府不合作,用公民抗命去公開的、愉悅的挑戰現有的一切,把生態放在覈心位置,進行生態替代性系統的實驗。”

氣候協議是一場妥協

鏡頭轉向官方會場,COP26在11月13日劃下“妥協性”句點,各國代表“討價還價”達成氣候協議,草案中的“逐步淘汰燃煤”被修改爲“逐步減少煤炭”,富裕國家也未兌現對弱勢國家的資助承諾,持續敲開氣候災難大門。格蕾塔用預料中的口吻在推特寫下文字,“真正的工作是在這些殿堂外進行的,我們永遠不會停止。”

暖化危機加劇,COP26也備受全球注目,最終氣候決議卻招來失望聲浪。(路透社)
暖化危機加劇,COP26也備受全球注目,最終氣候決議卻招來失望聲浪。(路透社)

新世代對大人和官場的失望,更激起他們滿腔的行動熱情。“過去26屆的氣候談判,都是把經濟和人民福祉分開。”歐泓奕坦言對這些空洞承諾不抱任何期待,“我們應該建立更多的基層連結和公民抗命,通過培訓或跨地域交流,激發更多力量。”

相較COP26各國代表的閉門會議,周邊和場外活動廣納世界各地的公民團體和氣候活動家分享多元觀點,激盪出精彩火花。“不過,來自中國的氣候活動家相對是少數,人數非常不成比例。”歐泓奕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青年氣候變化大會(Conference of Youth, COY)中觀察,“現場大概有 100多位活動家,臺灣、香港都有一些參會者,我沒有問到來自大陸的。”

我不孤獨一起反抗

COP26的綠區(Green Zone)活動開放公衆參與,英國教育團體特別邀請歐泓奕分享個人經驗,2019年5月起,她獨自站在桂林市政府前響應“週五爲未來而戰”(Fridays for Future)的全球氣候罷課,繼而投身各種氣候行動。她坐在臺上道出心聲,“過去兩年國際媒體對我的形象描寫,大部分把我描寫爲一個孤獨、可憐的女孩在中國進行氣候罷課。這種論述抹去了在中國通過其他方式做生態行動倡導的人。”

“2011年中國每天有超過500起抗議,從幾十人到幾百人不等,其中有一半是關於環境受到污染的抗議。”歐泓奕引用政府資料,“如果只是強調我的孤獨氣候行動,而沒有宏觀看待中國的環境抗爭和運動,這樣的片面敘事會打擊中國人進行反抗的信心,也就是幫助當權者,加大人民對反抗的心理恐懼。”

歐泓奕(左二)受邀參加COP26綠區的分享會,這次氣候峯會來自中國的氣候活動家屈指可數。(歐泓奕提供)
歐泓奕(左二)受邀參加COP26綠區的分享會,這次氣候峯會來自中國的氣候活動家屈指可數。(歐泓奕提供)

草根力量是改革的重要推手,看在歐泓奕眼中,人民峯會(People‘s Summit)更是COP26的亮點,各種藝術展覽、分享會和工作坊走進格拉斯哥的教堂、清真寺、劇院等公共空間,遠比官方辦的活動更有包容性,也可以聽到更加多元的聲音。

歐泓奕印象深刻說,有一個紀錄片和討論會講述古巴在新冠肺炎期間如何應對氣候危機,還有洪都拉斯的氣候活動家,透過紀錄片談述他們在當地抵制跨國企業收購熱帶雨林,以及他們面臨的危險處境。此外,美國的反戰生態活動家也講述COP26完全沒有提及軍用武器或軍用設備的巨大碳排放,它佔了全球碳排放6%,但是卻完全不計算在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的報告當中,或是納入各國的碳排放數據。

國際氣候活動家的多元觀點和交流分享,不但爲歐泓奕的視野打開一扇窗,也爲她注入堅韌的支持動力。“很多之前只是在社交媒體認識或互相關注的活動家,這次有機會線下面對面交談,我感覺到他們和我一樣,我們都是面對很多壓力和困難的事,需要繼續傳播氣候緊急狀態真相。”她帶着感動的語氣說,“氣候活動家之間需要有更多的理解,還要主動建立網絡和聯盟。”

國際交流找到戰鬥夥伴

俄羅斯氣候活動家阿爾沙克·馬基強(Arshak Makichyan)的故事尤其令歐泓奕心有慼慼焉,“他是一個小提琴家,三年前開始在莫斯科每週五進行抗議,後來他也爲其他運動發聲,同樣被國際媒體描述成一個孤獨的活動家。作爲氣候活動家,他沒在拉小提琴了,我也差不多放棄兩三年的學校教育,之前的愛好也放棄了。”她看見彼此的共通性,“他堅持留在俄羅斯繼續進行氣候罷課,因爲他覺得現在全球面臨危機,他必須要講出真話,這讓我很感動,也非常激勵我。”

歐泓奕(左)拿出遊行時的中文標語,與印度尼西亞氣候活動家交流彼此的氣候行動。(歐泓奕提供)
歐泓奕(左)拿出遊行時的中文標語,與印度尼西亞氣候活動家交流彼此的氣候行動。(歐泓奕提供)

“我之前在傳播上面,可能有時候會擔心自己的信息暴露太多,會給自己的安全帶來風險,但是這位俄羅斯活動家說,這也是對活動家的一種保護。”歐泓奕在交流中學習,阿爾沙克參與國際活動的照片在媒體大量曝光,他回到俄羅斯後受到政府人員的接待,他的要求也被放在談判桌上進行討論,“所以他看到國際參與也算是給活動家一種肯定和保護,這一點我從他那裏得到啓發,我可能之後用博客、用更長文字,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一年來,歐泓奕的氣候行動足跡遍及德國、瑞士、英國,像是海綿般汲取養分,預計明年初回到中國,她談起新階段的人生規劃,“我會更加關注中國的社會情況,接下來的半年也會參加中國的高考,明年在雲南舉行的COP15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第二階段會議),我也希望能和其他社會組織邀請各國活動家來到中國,進行另一次的國際交流。”

話題再轉向想攻讀的科系,歐泓奕毫不猶豫回答生態學系,同時把目標放在北京大學,“北大在過去一百年當中,算是一個自由多元思想的標誌,五四運動也是從北大發起,最近幾年北大還是有一些敢於說真話的年輕人。”她抱着夢想勇敢前行,“中國需要有人致力提升中國人的生態意識,而且用中國人的傳統生態智慧,讓更多中國人產生共鳴。”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