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只想領導自己”到“有能力領導世界” ——《中國不高興》說明了什麼?(胡平)

從“中國只想領導自己”,到“中國有能力領導世界”,這看上去是一個重大的改變。其實二者之間是有內在聯繫的。聰明的讀者從當年的“中國只想領導自己”,就應該讀出今天的“中國有能力領導世界”。

2009.05.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最近,國內出版的新書《中國不高興》,引起各方議論。

《中國不高興》這本書自稱是1996年出版的《中國可以說不》的升級版。這兩本書的最大區別是:《中國可以說不》提出“中國只想領導自己”;而《中國不高興》則提出“中國有能力領導世界”。

從“中國只想領導自己”,到“中國有能力領導世界”,這看上去是一個重大的改變。其實二者之間是有內在聯繫的。聰明的讀者從當年的“中國只想領導自己”,就應該讀出今天的“中國有能力領導世界”。

正像鄧小平提出的“韜光養晦”。我們知道,“韜光養晦”這個成語的本意就是隱蔽鋒芒,不使之外露。歷史上關於韜光養晦最有名的典故是《三國演義》 裏的曹操煮酒論英雄。那時候劉備沒有實力,沒有地盤,只得暫時投靠曹操。爲了不讓曹操疑心,劉備整天在園子裏種菜,做出一副胸無大志的樣子。曹操設宴請劉備喝酒,問劉備:當今天下,有哪些人算得上英雄?劉備說到好幾個人的名字,唯獨不說自己。曹操笑着說:天下英雄,就只有你和我啊!劉備被說破心事,大驚, 連正在夾菜的筷子都掉了。恰好這時響起雷聲,劉備趕快說他是讓雷聲給嚇的。曹操說,男子漢大丈夫,怎麼還怕打雷呀。於是打消了對劉備的疑慮。

這個典故告訴我們的是,在自己弱小時對外要低調,要掩飾自己的抱負,抓住一切時機暗中培養實力,等到羽翼豐滿,該出手時就出手。13年過去了,中 國的綜合國力有所提升,金融危機的爆發,美國的實力有所下降,於是,當年《中國可以說不》的那些人不耐煩再韜光養晦了,他們要高調出擊了。《中國不高興》 這本書明確提出,中國要“持劍經商”,與西方“有條件的決裂”,中國要有改造世界體系、領導世界的雄心。該書作者之一宋強說,對於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大國來說,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成爲一個霸權國家,要麼成爲一個被遺棄的國家。他表示:“我寧願選擇前者。”

由此聯想到不久前習近平在墨西哥與當地華僑見面時講的一段話。習近平說:“有些喫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習近平這段講話一發表,立即引起很多批評。中共見勢不妙,第二天就把這段話從官方網站上撤下來 了。單從字面上看,習近平這段話好像並沒有什麼問題,因爲它表達的仍然是“中國只想領導自己”的老調,但是那種傲慢的、不耐煩的口氣,分明又流露出別的什麼令人不安的東西。其實,習近平的“不高興”所暗含的意思,正好就是《中國不高興》這本書講明瞭的東西。在經歷了六四之後20年韜光養晦的今天,中共領導人感到自己羽翼日漸豐滿,心中暗自得意;其中有些性急的,已經沉不住氣了。

《中國可以說不》與《中國不高興》這兩本書的策劃人張小波說,當年出版《中國可以說不》時,有西方記者問:“你們爲什麼不寫一本向中國政府說不的書啊?” 13年後,面對同樣的質疑,張小波反問道:“這還需要我們寫嗎?向中國政府說不的書你們已經有了很多。”乍一看去,張小波這句話給人一種感覺,好像他們也是贊成向中國政府說不的,只不過既然你們西方人說了,他們就用不着說了。其實並不是這樣。因爲《中國可以說不》和《中國不高興》這兩本書表達的基本態度恰恰就是,對西方人向中國政府說不“說不”,對西方人批評中國政府表示“不高興”。雖然《中國不高興》一書也提到要“內修人權”,但只是虛晃一槍而已。換句話,這兩本書恰恰是在爲中國的專制政府作辯護。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副所長房寧把這一點說得很清楚:《中國不高興》,中共很高興。

在我看來,《中國不高興》這本書的意義在於,它揭示出中共專制強權從韜光養晦到展現實力,稱霸全球的內在邏輯。中共當局反覆對外宣稱,中國要和平崛起。中國的崛起不會妨礙任何人,也不會威脅任何人,也不會犧牲任何人。中國現在不稱霸,將來強大了也永遠不會稱霸。然而問題是,一個靠着屠殺本國和平請願民衆而鞏固維持的政權,它的崛起會給世界帶來和平嗎?一個靠着不斷地妨礙、威脅和犧牲一部分中國人才能夠穩定和發展的政權,當它崛起之後,還會不妨礙、不威脅和不犧牲任何外國人嗎?這等於是問:中共當局是隻用暴力對付中國人呢,抑或是有朝一日它變強大了,也會用暴力對付外國人?在這個非此即彼的問題面前,沒有一種回答能不令人憂慮。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胡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11-09-14 04:43

說的有理。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