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七)王力雄著

2021.11.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先探查路線,要到達那棵樹下,這片樹林裏怎麼麻煩都好說,問題是出了樹林的那片荒坡開闊地,寬度至少一百五十米。陳盼曾在衛星照片上清楚地看到石戈,她相信狙擊手背後的力量也一定能使用衛星。出於保險,她決定天黑再搬石戈,在那棵樹的遮擋下再爲石戈挖墓下葬。

夏日天長,一天的緊張讓她在石戈身邊睡去,感覺還是睡在共同的帳篷中。當她突然驚醒,天已全黑,驀地坐起,驚跑了周圍的動物。一直感覺哪裏有點問題,在夢中想到了問題所在,她伸手去摸石戈的身體,果然——沒有僵!

兩年前她給母親守靈時查過屍體的變化,也從母親得到驗證——人死四小時開始僵硬,三十六小時後重新變軟。而石戈中彈已經十小時,該是僵硬狀態,無論如何不該仍然柔軟。陳盼用電筒仔細看石戈,雖無呼吸脈搏,卻面色如生,皮上沒有屍斑,嘴脣紅而不暗,若是不看額頭那個彈孔,就如睡眠一樣安詳。

陳盼頭腦亂了。該如何判斷這違背常識的現象?又該如何處置?混亂和激動讓她用雙手猛壓太陽穴,手掌拍打粗糙的樹幹,讓自己冷靜下來形成理性判斷。一夜再未入眠,她最終做出決定,無論如何先把石戈送進醫院,由醫學而非自己得出結論。

送醫院說起來是三個字,現實中要克服的困難可是太多……,那些繁瑣過程這裏不表,好在陳盼一向的工作就是解決各種麻煩。她終於帶着石戈到達出秦嶺後的第一個縣城——青川。陳盼對青川縣醫院堅持說是進山看流星雨,丈夫被小隕石擊中了額頭。不管這故事多離奇,哪怕是CT機中明明看出了子彈形狀和金屬材料,也得在取出後才能確定不是隕石吧。最終青川縣醫院能收下石戈,是因爲醫院恰好有一位不一般的醫生。

照理說能對石戈狀況做診斷的,只應是腦外科或腦神經科的專家,別說縣醫院,省級醫院都未見得敢接——腦子裏竟然有一顆……如果是隕石的話,不就是顆星星嗎?只應去成都華西醫院或北京天壇醫院吧,然而青川縣醫院的接診醫生卻叫來了一位賀醫生。

賀醫生三十六七歲,身世是謎,自從他來到青川醫院,醫院聲名鵲起。原來不敢碰的腦科手術,在他手下大都輕而易舉。他成了醫院的搖錢樹。所以儘管人孤傲,醫院上上下下都哄着他。賀醫生二話不說收下了石戈,對陳盼的態度出奇地耐心友好,不在乎她說的身份證丟失,也不深究她編造的身份。

陳盼從賀醫生的測試結果受到鼓舞。賀醫生安裝在石戈頭部的設備,能顯示發光的波紋並緩慢地變換顏色,賀醫生因此斷定石戈頭腦內部仍有活動,他還測出了石戈有極細微的呼吸和心跳,微小到普通醫療儀器無法反應。既然有醫生證實石戈的頭腦存在活動,就不能宣佈死亡,即使還不知道如何喚醒和能否喚醒,也得視爲需要救治的對象。

在適於藏身的小醫院碰上個臥虎藏龍的高明醫生,簡直是天賜奇蹟,讓不信神的陳盼也開始對冥冥中的神祇祈求。賀醫生幾乎每天都來看石戈。陳盼逐漸發現,他基本不進行治療,只是觀測。他給石戈做了很多檢查,用的不是醫院裏的設備,是外面人帶來的儀器。那些人從不交待身份,無必要的話一句不說,與儀器相連的電腦界面全是英文,圖形和圖表完全看不懂。賀醫生並不試圖取出石戈腦中異物——他只稱爲異物。他向陳盼解釋說,儘管現在的狀態奇怪,卻是平衡的,取出異物平衡便會被打破,好轉的概率很可能不如變壞的概率高,那時反而會徹底沒辦法,現在能做的只是儘量瞭解清楚狀況。

從賀醫生那看不出到底有沒有醫治的可能,以及怎麼醫治。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儘管賀醫生不收費,其他部門卻照收,陳盼帶的現金已沒剩多少。她不能對外聯絡,不敢用銀行卡,只靠給縣城的一家廣告公司做翻譯掙點錢。當醫院要求陳盼要麼交費要麼帶石戈離開時,賀醫生對醫院說石戈是他的研究對象,要石戈走就是要他走。醫院的妥協是把石戈搬到這個雜物間,此後一切由賀醫生負責。

石戈額上彈孔已經合攏,不知道是癒合還是收縮,瘮人的黑洞成了一個有凹陷的坑,觀感好了很多。陳盼每天早上給石戈洗臉,晚上給他擦身,隔兩天給他洗一次頭。做這些只是爲了給他做點什麼,想象着他能體會到舒適。然而天氣再熱石戈也不出汗,沒有生命跡象,也沒有死亡模樣,像是凝固在某個瞬間,讓人期待也許有個魔法解凍,他就會醒來述說漫長的夢境。

一位陪同瀕危老伴的老太太給陳盼解釋,石戈的靈魂是在中陰界,可能回來,也可能最終還是要走。「不過此刻他就在這周圍,」老太太說。「他能看到你,能聽到我們說的話。你對他的照顧和感情他都知道……」

當普京

中國培育多年的維穩機器仍然很有效。除了艾沙騎行所經區域受到攪動,其他地區大體未受影響。達賴喇嘛回藏地雖然被全世界當成猜謎熱炒,中國的多數底層民衆卻連達賴喇嘛是何許人都不知道。王鋒直播沒像當局擔心的那樣造成民衆聚集、示威或衝擊政府。國際媒體也普遍認爲王鋒孤注一擲打了空炮。

不過事實卻是,恰是因爲王鋒直播發生了作用,才導致局面的平靜。如果王鋒只是揭露Z計劃,不講層議制,民衆反而會上街,因爲除了表達憤怒不知道還能做什麼。王鋒給出的層議制是一種容易掌握的方法,先是那些下載的材料需要人們消化,在瞭解了用層議制的方法能夠奪取權力,既方便操作,又更安全時,不上街其實是人們不約而同的理性選擇。

層議制最初的步驟——在現有的基層居民組織內部再自由組合出親友鄰里羣,從外部是看不出變化的,表面完全無需觸動原有體制。完成這一步,基層組織才具備形成層議制的基礎,而後繼續向更高層次延伸時,變化纔會被外部看到。

事先沒人料到,層議制發展最快的不是別處,是新疆,而且是被兵團帶動的。當層議制在中國的其他地方還處於基層重組階段,新疆建設兵團的層議制已經進展到團場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從麥蓋提縣看守所被帶往烏魯木齊的路上,魯時加才瞭解。

兵團作爲典型的金字塔組織,進行層議制轉型最容易,只需將原本自上而下的逐層任命顛倒過來,變成自下而上的逐層選舉就能完成。兵團基層成員對官員的不滿一直十分強烈,一旦掌握了層議制方法,立刻開始自發地選舉連長,把原來的連長撂在一邊。當選的層議制連長們又相互串聯,很快就能組成團場的自治委員會,再選舉出團長。這種典型的層議制轉型模式一經啓動,幾乎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擋。

層議制轉型的動力除了基層不滿原體制官員,也因爲兵團置身於當地民族的包圍中,缺乏安全感,必須抱團自保,而要有戰鬥力,有效公平的體制是前提。舊體制做不到同心同德,上級不負責,下級不出力,百姓搭便車,不利於自保。而層議制比專制公平,又比代議制有效,因此儘管兵團人曾經不滿王鋒,拿來他推廣的層議制方法卻最快。

兵團團場轉型爲層議制後,在與當地民族的對峙中明顯變強,反過來讓當地民族看到,不想居於下風自身也得用層議制,由此促進了層議制在南疆維吾爾人中的發展普及,麥蓋提便是最先實現層議制的縣之一。

麥蓋提境內的維吾爾人是漢人的七倍。三萬漢人多數集中在兩個兵團團場。縣政府陷入癱瘓,原來居住縣城的漢人或是去了烏魯木齊、喀什等漢人控制的大城市,或是投奔兵團。因爲看守所無法輕易離崗,一直堅守到今天。早上突然發現負責外圍保衛的武警不見了,縣政府、公安局都無人辦公,不接電話。衆獄警議論紛紛,先是個別人偷偷溜走,後來一鬨而散,沒人跟所長打招呼。所長把自己反鎖在監控室裏,看到看守所唯一的維族獄警把獄室門一一打開,將少數民族犯人放走,只剩下魯時加。所長擔心犯人報復,平時少言寡語的維族獄警看向攝像頭的眼光也讓他害怕,始終躲在監控室裏直到人都走光。

魯時加被捕後一直關在這裏的單人牢房,早晨聽到看守所內亂成一團,從未這樣喧譁過,卻不知發生什麼。不久後看守所安靜下來,卻一樣不正常。被這反常安靜壓得喘不過氣的魯時加先是對着監控攝像叫人,再開始踢門,直到已經絕望時聽見了腳步,鐵門打開,穿便服的看守所所長現身,滑稽地戴着頂回族白帽。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