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

2014-06-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4年6月11日,香港多个泛民主派团体发起遊行,抗议北京当局10日发表香港白皮书,批评白皮书矮化香港的自治地位。(AFP)
2014年6月11日,香港多个泛民主派团体发起遊行,抗议北京当局10日发表香港白皮书,批评白皮书矮化香港的自治地位。(AFP)

6.10,这个臭名昭著的日子,人人喊打的大老虎周永康以此冠名的维稳滥权办公室,几乎成了当下中共尾大不掉的极度负能量政治包袱。

但恰恰就是在2014年的6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题名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的政策宣示性长文,定义为“白皮书”。

白皮书至少在以下几点深度激怒了本来就长期浸淫于愤懑之中的大多数香港市民:

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一国”之内的“两制”并非等量齐观,国家的主体必须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是不会改变的。

港人治港”是有界限和标准的…如果治港者不是以爱国者为主体…“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就会偏离正确方向。

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

目前人在香港的前中国大陆资深媒体人长平对此的分析:“权力膨胀的中共早已失去了继续戴着假面跳舞的耐心,但是内地和香港都有很多人希望舞会继续下去。他们不忍直面自己的舞伴,宁可永远自欺欺人。而且他们幻想,通过自己的优美舞姿以及动听的音乐,让对方病态的身体恢复活力,灵魂获得安宁,从而变得健康美丽。习近平上台以后,爽快地撕开了法治的假面,强力压制言论自由,大肆抓捕异议人士。有些受到惊吓的人仍然不肯承认现实,对自己说他露出真容只是为了吓唬对手;一旦权力稳固,他还将戴上面具翩翩起舞。这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的背景。…这份白皮书的粗暴…超过想像。”

2014年仲夏,64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呼啸而过仅仅一周,不以北京的意志为转移,抑或“恰恰是循着北京的意志为转移?”,香港,正在成为海内外中国问题观察界的聚焦点。当维多利亚公园创纪录的18万枚烛光映衬着“全球最具煽动性歌曲排名榜亚军”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沉吟声起,音乐那无远弗届的蛊惑魔力轰然惊醒了全世界:香港城邦公民正在无惧恫吓地步入非暴力不合作行动的议事日程——

6.22全民电子公投;7.1全港大雒游行和紧接着的D Day——和平占领中环公民不合作行动……

去年在香港再版的“奇书”,北京历史学者笑蜀编撰的《历史的先声》告诉香港乃至全中国人:毛泽东,也一度怀抱着对自由民主的嚮往,依偎着对美式民主的热恋,和怒斥着一党专制的愚蛮。

在这一段落上,毛泽东和中环金融区的民主战士貌似同路人,他们相辅相成,走得如此接近……

节目的中间,《闲话上海》帮主因笑蜀先生的灵感突发奇想,上网搜出一篇《历史的先声》的“遗珠”,内战胜利前毛泽东为新华社连续撰写的所谓“五评美国白皮书”之一,也是本周《闲话上海》解说词的“拿来”大标题,成于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的《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

成功斗胆将主席雄文“再编辑”一番,摘要后为本周香港形势一次性使用:仅将地名“中国”篡为“香港”,将名词“美国”或“美帝国主义”改为“中共”,其余一字不差金不换。

这一轮文字游戏的结局,真是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笑果”:

 

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

二十八画生

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香港革命和中共的白皮书,这件事不是偶然的,它表示了香港革命在整个世界历史上的伟大意义。就香港人来说,我们的革命是基本上胜利了,但是很久以来还没有获得一次机会来详尽地展开讨论这个革命和内外各方面的相互关系。这种讨论是必需的,现在并已找到了机会,这就是讨论中共的白皮书。过去关于这种讨论之所以没有获得机会,是因为…革命的发展还没有使几个矛盾侧面充分暴露的缘故。现在不同了…各个内外矛盾的侧面都已充分地暴露出来,恰好中共发表了白皮书,这个讨论的机会就找到了。

白皮书是一部反革命的书,它公开地表示中共对香港的干涉。就这一点来说,表现了中共已经脱出了常轨。伟大的胜利的香港革命,已经迫使中共集团内部的一个方面,一个派别,要用公开发表自己反对香港人民的若干真实材料,并作出反动的结论,去答复另一个方面,另一个派别的攻击,否则他们就混不下去了。公开暴露代替了遮藏掩盖,这就是中共脱出常轨的表现。在几星期以前,在白皮书发表以前,中国政府的反革命事业尽管每天都在做,但是在嘴上,在官方的文书上,却总是满篇的仁义道德,或者多少带一些仁义道德,从来不说实话。老奸巨猾的中共…一方面遭受人民反对,另方面遭受其同伙中一派反对…一派说我们的法子最好,另一派说我们的法子最好。争得不得开交了,一派突然摊牌,将自己用过的许多法宝搬出来,名曰白皮书。

这样一来,白皮书就变成了香港人民的教育材料。

……

*注释:1949年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的五篇评论的大标题之一, 发表于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的《新华日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