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难属徐珏的呐喊——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

*八九“六四”背景简介* 1989年4月15日,被罢黜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随后,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继而社会各阶层参加的大规模街头请愿游行。 (各界游行录音片段)
2011-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呼喊>  “耀邦不朽!”“言论自由!”“解除报禁!”“要求清除腐败!”“铲除官倒!”“保障人权!”

从4月中旬到5月,先在北京,后在中国各地,游行规模越来越大,社会各阶层陆续加入。

5月20日,中国当局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6月3日夜里,戒严部队动用坦克和机枪,在北京街头杀戮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六四”难属群体简介*

在6月3日夜里、6月4日清晨,以及随后的几天里,到底有多少人遇难,多少人受伤,时至今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公布确切的数字和名单。

北京的丁子霖女士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的先生蒋培坤是这个系的教授。1989年6月3日夜里,他们十七岁的儿子蒋捷连(北京人大附中高二学生),在北京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1991年,丁子霖女士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时候,首先站出来公开了儿子遇难的经过,随后开始寻访“六四”遇难者家属和伤残者。到目前,丁子霖和难属们一起,已经寻访到二百零三位“六四”遇难者的家属和七十多位伤残者。他们组成的群体被称为“‘六四’难属群体”或“天安门母亲群体”。

*徐珏女士简况*

在北京的“六四”难属徐珏女士,今年72岁,地质科学家,已退休。他的长子吴向东1989年21岁。1989年6月3日夜里,吴向东被戒严部队枪击,6月4日凌晨去世。徐珏的先生吴学汉因儿子遇难,悲愤抑郁,患了癌症,几年后去世。徐珏女士两年前身患癌症,她的小儿子现在德国工作。

*以往采访摘录*

徐珏女士说:“我儿子留下遗书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他当时有个女朋友......‘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为了反官倒反腐败,因为政府下令戒严部队要来,所以要拯救中国,匹夫有责,就是我死了,你们作为父母亲,也应该值得骄傲和光荣的’。

他觉得他这样做是肯定是很有意义的。同时叫弟弟替他尽孝敬父母的责任,以后要听话。说以前他对我们有顶撞,现在想起来也挺对不起父母的,就叫弟弟为他孝敬父母。

他也说‘我是非常爱你们的,就是走了也永远爱你们’”。

主持人:“他这遗书是哪天写的?”

徐珏:“不是在6月3日晚上写的,他是在戒严部队说要围攻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好像是5月21日。”

*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专访徐珏*

北京时间2011年6月2日晚,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在北京家中的徐珏女士。以下是采访实录。

*徐珏:难属写很多信,政府不理睬,对政府分裂难属的工作,不能容忍*

主持人:“‘六四’22周年前夕,能谈谈您的心情吗?”

徐珏:“22年了,我们给政府的信也写得够多了,他们也不理我们。个别人还想用钱来搪塞我们,这是做不到的。赔偿是肯定要赔偿的,但是他们这样想暗地里,不是光明正大,而是在底下做小动作,做分裂工作,我们是不能容忍的。”

*徐珏:警察到了我门口,日夜监控。他们杀了我的孩子,倒好像我杀了他们的孩子*

主持人:“您现在还受监控吗?”

徐珏:“别人的情况我不知道,我这里从前几天警察就到了,白天黑夜地看着。刚才我出去散步,他们也在那儿。

今天白天我跟他们干了一架,我实在太生气了。他们就明目张胆在我楼下马路上看着。我说‘我是敌人?我的孩子被你们杀了,现在好像我杀了你们的孩子一样。你们这样盯着我干什么?还给不给我一点儿人身的自由和尊严了?这不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吗?都22年了,盯得还不够吗?’”

*徐珏:叫居民小区所有的人来看看,究竟谁对谁错*


主持人:“那些警察怎么说?”

徐珏:“他们只是说‘上边让我们这么看着你,我们也没办法’。我说‘你们没有脑子啊?’以前好多(政治)运动,最后都平反了,然后人家(整人的)都后悔了,现在上边要求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他们在那儿拿个凳子坐着,像是坐在自己家,逍遥法外地盯我。我说‘你们站起来,干脆我坐着。你们不是要看我吗?我坐在这儿,你们就看吧。叫所有的居民小区的人也都来看看,究竟谁错谁对’”。

主持人:“有居民小区的人来吗?”

徐珏:“好多老百姓都过来了,说他们‘你们干吗老盯着人家徐老太太?徐珏徐老师挺好的,你们干吗这么每年盯着?人家儿子被你们杀了,丈夫被你们气死了,她又得了那么重的病,难道你们还要把徐珏气死不可?你们还有没有人性?连基本道德、人权什么也不懂!’

我对监控我的警察说‘你们今天要是不收起来,还在我鼻子底下这么多人站着岗的话,我就坐在这里。你们不撤我也不撤。让大家来评理吧!’”

*徐珏:警察通知,不许我6月3日晚去儿子遇难地点祭奠*

主持人:“后来怎样?”

徐珏:“争了有一个钟头,我肚子也气鼓了。反正警察前两天已经通知我,说不许我6月3日晚上就地(到儿子遇难地点)祭奠我儿子。我说‘为什么不让?’他们说‘上面说不让就不让,反正你要去也去不成。都会看着你,我们也没办法。跟他们没法讲道理的。明天看着我的人会更多。我说’你们要撤走,至少要隐蔽些,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后来他们就躲到屋子里去了。

下午他们来作好人,又敲门说来看我。我说‘不让看,我不开门。’他们又打电话说‘我们来送粽子,送樱桃’我说‘我不要,不开门’。

*徐珏:警车、几个警察看着我一个老太太*

主持人:“您和监控警察对话,小区居民过来的时候,您看到的警察共有多少人?”

徐珏:“至少三、四个人。现在他们把警察的服装扒下来了,就穿着便衣。没有用警车,用的是不知从哪里借来的红色、灰色的车。后来又有警察开的警车‘呜呜’开过来,我就骂‘你们看吧!你们要多少警车看着我一个老太太呢?我一个快要死的人,你们也不放!’警车就飞快开走了”。

*徐珏:警察说“我们就怕媒体采访你”*

徐珏:“今天晚上八点钟时,我出去散散步,也看看他们怎样。又有三、四个人看着盯着。我说你们看什么呀?这么黑咕隆咚的。’后来他们说实话了‘我们就怕媒体采访你’。我说‘你们做了坏事就怕别人知道。你们挡得住吗?在这里看着让媒体进不来,电话里我照样要说,太没有道理了!

再不行,我还要给胡锦涛写信,你们对别的国家说得好好的,说‘我们有人身自由,有人权’,这叫人权吗?22年了,一年到头基本上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盯着。你们想想,要是你们自己这么成天被人盯着,监视着,行动不自由,心里多压抑!一点没有人的尊严。

有的看着我的人是花钱雇来的,雇来的人看见我在骂,跑开远一点。

明天是3日,监控我的人会更多,他们怕我去祭奠。”

*徐珏:奥巴马访华,非要我坐警车去医院,直到奥巴马离京,才让我出院*

徐珏:“上次奥巴马访华,我要去做‘化疗’,非要用警车把我送到医院去,直到后来奥巴马去机场了,说我可以出院了,本来化疗不要住院,一天就可以出来。我说你干脆送我到机场,奥巴马对我这么重要,我去机场送送他回他自己国家吧。’哪个国家首脑或是人权组织来访,什麽‘两代会’、‘清明节’、‘六四’。。。没完没了,人还有一点尊严、人身自由权利吗?”

*在专访徐珏的同一天,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有关“六四”的问答两题*

主持人:“就是在今天, 6月2日 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洪磊答记者问。

记者问‘六四事件过去22年了,中方有何评论?’洪磊答:‘ 关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北京发生的那场风波,我们的党和政府早就做出了结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取得的巨大进步,举世公认。我们相信,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意愿,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促进社会和谐,保障安居乐业,是我国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愿望’。

记者问:‘有报道说自六四之后中国的人权一直在倒退,请问有何评论?’洪磊答:‘当前中国人民享有历史上最好的人权状况,也拥有广泛的政治权利,同时公民也应该遵守国家的宪法和其它法规,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

*徐珏:“六四”死难者是人民英雄,我作母亲非常自豪,监控英雄的母亲,黑白颠倒*

主持人:“对中国当局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徐珏:“他们成天的谎言。当美国指责中国人权不好时,中国外交部马上会反说美国人权怎么不好。中国当局从来不接受意见,他们一贯说假话,就是骗骗别人,把我们这些人都给压抑起来,不知要到哪一天。再撒谎,谎言迟早都要被揭破。

全世界正义的人们在不断替我们说话,给我们撑腰。所以,我们心里即便有气。。。这两天肯定很生气,但是我尽量忍着,自己身体也不好,气气又麻烦了。

我今天对监控我的人说‘六四死难者是人民英雄,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他们流尽了自己的鲜血,我觉得作母亲非常自豪。你们现在监控英雄的母亲,你们黑白颠倒,没是非,没脑子!’我就当面这样说他们”。

主持人:“他们什么反应,什么表情?”

徐珏:“他们只是说‘我们没办法,不然我们就没饭碗了。这样的回答,你说怎么办?”

*徐珏:我要勇敢地与疾病作斗争,多活一天就胜利一天*

主持人:“您刚才也谈到身体不太好,近来情况怎样?听其他难属讲,您一直保持坚强乐观精神对待自己的病。”

徐珏:“病了两年,原来是直肠癌,已经是晚期。切掉以后,又转到肝,肝也切掉一部分。去年‘六四’,跟(当局警方)他们生气了一下,肝癌又复发,那个肿块更大了,后来一直化疗,到今年4月份,基本上控制住了。现在吃中药,倒是好一些了。病挺厉害的,但是我尽量克制自己,要勇敢地与疾病作斗争,反正多活一天就胜利一天。”

*徐珏:给监控我的人讲中东、内蒙局势,他们与我“六四”遇难孩子年龄相仿*

徐珏:“他们监控我,我就趁这个机会作宣传,给他们讲道理。我给他们讲中东局势、内蒙局势。我说‘现在这样镇压有不同意见的人,就连以前的皇帝,都没有这样的’。
他们都没有反驳我。”

主持人:“监控您的人大概在什么年龄?”

徐珏:“大概是四十多岁。还包括女的,今天上午就有一个女警像四十多岁,还有个男警大概三十多岁。我说‘你们年龄都像我死掉的儿子,现在你们的小孩有多大了?’四十多岁的女警说‘有二十二岁了’。我说‘我孩子死的时候二十一岁。你们想想,要是你们的孩子也被坦克轧死,被解放军的子弹打死,你们现在能那么安心地在家里吗?你们不气愤吗?你们不想讨回公道吗?你们还来看着我,自己有没有良心?”

*徐珏:政府想用钱搪塞了结分裂难属是阴谋,我们接受政府与难属群体光明正大谈判*

主持人:“现在一方面监控难属,不让集体祭奠,不让到亲人遇难地点追悼;另一方面又到有的难属家想用钱了结,而对难属其它正当要求完全不予理会。您怎么看这样的做法?”

徐珏:“政府想分裂我们难属,看是不是有个别难属想只要钱就行了,这是办不到的。

当局现在的做法不是真心实意,只想塞一点钱,你们不要再说话了,那不可能。那么多活生生的人,被他们枪杀了。我们奋斗了二十多年,国际的正义力量不断在支持我们,如果我们拿了这个钱,就搪塞了,对得起死去的英灵吗?对得起全世界正义力量对我们的支持吗?我们不能这么做。

我们应该更加团结一致,击破当局对我们用钱引诱的办法,他们办不到。

当然,问题可以谈,我们也诚恳接受他们谈,你得找我们难属全体来谈,摆到桌面上光明正大地谈,诚心实意地谈,不是暗地里做小动作地来谈。

尤其是国际力量。现在中东北非为争取民主和平的正义力量,不断在上升兴旺。所以,中国当局也害怕了。想做点样子给国际上看看,争取个别人能接受钱就好了,实际他们是在搞阴谋。”

*徐珏:坚持正义,被当局沉重打击,对爱说话的人,今年监控比哪一年都厉害*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分裂,意思是分化难属群体,是吗?”

徐珏:“就是。要钱的我给你钱,你们就不要说话了。你要是坚持讲正义的话,他就更沉重地打击你。所以我们这些爱说话的人,他今年就比哪一年都厉害,并且早在一个礼拜前就把我看住了。几次打电话、警察到家里来说‘今年六四前的祭奠活动你不能出去’。我说‘为什么不能出去?这是我的人身自由’。他们就说‘反正我跟你讲了,你要出去,得拦回来。’”

主持人:“本来今年是有难属们集体祭奠和到亲人遇难地点祭奠的计划吗?”

徐珏:“有这个计划。现在丁老师那里也恐吓告诉她了,不许她去。去年不是去了吗?今年本来我也要去,还有其他人也要去。像难属杜先生,现在他被赶出北京。他还是解放军军官呢,他老伴在朝鲜战场还是志愿军英雄,1989年6月3日晚上去倒倒垃圾,就被一枪打死。现在还是对他严密监视。”

*徐珏:当局怎么压我,怎样看着我,我就是要讲出去。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帮助*

徐珏:“这两天我们心里又难过,又气愤,但是我尽量要克制住。一定要保护身体,一定要活着,多活几天就是胜利。刚才我去散步,又碰到他们(监控者),又把他们训了一顿。”

主持人:“很晚了,我知道您身体不能太累,不能多谈。也担心您讲这些难过生气,对身体有影响。谢谢您接受我采访,您多保重!”

徐珏:“他们(监控者)刚才说‘我们就是怕媒体采访你’,我对他们说‘你挡不住,多少警察也挡不住!电话里照样采访我。你们怎么压我,怎样看着我,我就是要讲出去。我什么也不怕,最多你们把我关起来。’谢谢你采访。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帮助!”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徐老多保重,我们翻墙来支持,别和那些下贱的人较劲,他们自会有报应。共匪也猖狂不了几天了,他们就是快下台了,所以才垂死挣扎,一天疯狂似一天,越看您看的紧,您就应该越高兴才对——啊,他们害怕的更厉害了!

2011-07-17 20:55

匿名游客

徐老多保重,我们翻墙来支持,别和那些下贱的人较劲,他们自会有报应。共匪也猖狂不了几天了,他们就是快下台了,所以才垂死挣扎,一天疯狂似一天,越看您看的紧,您就应该越高兴才对——啊,他们害怕的更厉害了!

2011-07-17 20:5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