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狱中高智晟一年无音讯 美国会拟16日听证

2014-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耿和在自由亚洲电台接受采访。 (资料图片)
图片: 耿和在自由亚洲电台接受采访。 (资料图片)

*狱中高智晟一年无音讯,家人惦念*

新年伊始,春节将近。春节是中国人一年里最重要的阖家团圆的节日,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本节目第一次播出时,在中国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又有整整一年音讯全无。他在美国的妻子儿女和家乡的兄弟亲朋非常惦念,希望能探视狱中的高智晟律师,了解他的近况,更希望他能尽早获释。

*高智义:给沙雅监狱打电话他们不接,沙雅不同意派出所不开证明,去了也不叫看*

北京时间1月 9日晚上,我通过越洋电话向现在在陕北家乡的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先生询问近况。

主持人:“您有没有和有关部门联络?什么时候家人能去看看高律师,这事情现在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高智义:“没有。前几天给沙雅监狱打电话他们不接。必须跟沙雅说好,说不好过去不叫看,哪能看上。沙雅必须同意,不同意看不成。前年你们也知道,我们过去不叫看。前天早上、大前天早上我给沙雅打电话,他们不接。没办法。”

主持人:“原来您去沙雅探视之前还要跟地方打个交道,是沙雅监狱给您规定的,还是地方给您规定的呢?”

高智义:“我去见了两次都要带着佳县派出所的介绍信,我就是先跟沙雅说好,再说。”

主持人:“您现在给沙雅监狱拨的这个电话,两年时间里有没有打通过的时候呢?”

高智义:“也有过。”

主持人:“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高智义:“没办法,等待着,哪时打通说好再说。”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再有三个多月将满50周岁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2013年1月12日才获准第二次探视。

警方不允许家人在探视中问及高智晟在监狱的情况。家人想给高智晟多留一些钱,狱方说‘一次只能留六百元’,而别人按规定每月可以探视一次,高智晟一年全无音讯。

*耿和:律师曾去沙雅监狱要求会见被拒;家人为探高智晟忙了一年,还是不让看*

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1月9日接受我的采访。

耿和:“家人第二次探视高智晟到现在又整整一年了,这期间大哥经常给(所在地)榆林公安局打电话,他们一直在推诿,没给个准确回答。给沙雅监狱打电话,要不就是没人接,偶尔接了还是维族人接电话,就没有办法。”

主持人:“维族人接电话,而且说维语,是这个意思吗?”

耿和:“对对对,家人也听不明白。从高智晟这个案子来看,家里人看望高智晟,(按探视规定)所有程序都不合法。(法定)什么‘每月探視一次、能收到高智晟的信、他能打电话’呀,这些我们都没有得到。家人想探望高智晟一次,我们花一年精力都有没完成。每次一旦要去,都要到当地公安开证明、佳县开证明,我(娘)家那边也要开证明。

开了证明,我们再给榆林公安局打电话,然后又不回复了。过一段时间这个证明又作废了,必须要开与当天最近几天的。家里人为了探望高智晟,天天就是这些 事:打电话,准备着开介绍信,忙了一年,不让看还是不让看。

现在是干着急,逢年过节更是急得没办法。之前我们也请了李苏滨等律师,就想经过法律渠道打开家人与高智晟的会见(2012年8月27日黎雄兵、李苏滨二律师去 沙雅监狱被拒会见),(当局)又不让律师介入。”

*耿和:家人非常担心高智晟的身体状况。儿子已记不清爸爸的长相*

耿和:“这一年又没有高智晟的消息,我们家人非常担心高智晟的身体状况。

因为他那时暂时露面又被抓进去前,媒体公布了他的照片,他的身体那些我们非常担心。我们家天昱经常说‘哎呀,我的爸爸什么时候能过来呀?我实在实在想不起,实在实在记不清我爸爸的长相 了。我也不知道他说话声音是什么样子’。”

主持人:“天昱离开高律师从北京家中出来的时候是几岁?”

耿和:“五岁多一点点,现在十岁多一点。五年了,他对爸爸的印象几乎彻底模糊了,没有印象了,声音更别提了。他说,努力想也想不起他爸爸的长相。格格还好,我看她有时忙碌地学习生活。”

*耿和:每逢佳节倍思亲,五个春节都是对高智晟牵挂更多时,也是最伤心时*

耿和说:“过年的时候,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希望过年家里人能见到高智晟,见了高智晟以后我们家人心里也就踏实了。要不然,我们家人互相打电话问候,第一句问候完了,紧接着第二句就是‘也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高智晟五年没和家人一起过年了,每年这时候家人过年都不是真正的很喜兴,每次过年都是对高智晟牵挂更多的时候,也是最伤心的时候。

过年我们之间的问候其实也是想问问高智晟的一些新的情况。我想如果他的情况不好,当局可能不让家人看;他情况好了呢,也许当局才会让家人看。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家人去见高智晟呢?为什么不让呢!

一个月一次你就按程序嘛!把监狱行政科的电话给一个,我们这个月约下个月,下个月再约……你得有个约见程序给我们呀!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给。给个电话也打不通。高智晟的事情都没有办法了,就那一大家子人凑合着,想争取看望你。”

*美国会拟1月16日举行“捍卫自由听证会”,耿和等多国人士将作证*

元月16日我又要去华盛顿DC(国会)听证会,我最近又要写稿子,花多大的精力呀!”

耿和女士刚才提到她1月16日将要到美国国会山作证,现在正在写讲稿。

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我的采访,介绍了这次将要举行的国会听证会。

傅希秋:“我昨天听沃尔夫议员的助理告诉我听证会的事,说耿和去参加。1月16日上午10点在国会山访客中心(U.S. Capitol Visitor Center)210房间举行,名称是‘捍卫自由听证会——突显环球良心犯的磨难’。

这是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特别举行的关注全球良心犯遭遇的一个特别听证会,不是专门为中国举行的。因为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主席是弗兰克.沃尔夫议员,他特别定向……就是捍卫自由项目,特别与高智晟律师结了对子。因为这个项目当时我是跟大赦国际以及美国宗教自由委员会共同倡议设立的。

这次听证会分两个阶段。

上半场有两个听证证人:美国宗教自由委员会的现任主席罗伯特.乔治(Robert P. George)也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他跟大赦和国际驻华盛顿办公室主任弗兰克.詹努兹(Frank Jannuzi)先生先作证。

下半场的几个讲员:

第一位是作过前苏联劳改营的作家尼坦.沙伦斯基(Natan Sharansky),第二位是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

还有中东地区巴林一位现在被囚狱中的良心犯的律师,这个良心犯是兰托斯基金会共同主席麦戈温与他结了对子。还有一位越南的因着劳工活动被囚现仍在监狱中者的母亲。还有一位作家。”

*傅希秋:最担心高智晟律师身体情况,呼吁中国政府尽快释放他*

傅希秋牧师谈到对高智晟律师目前状况的关注。

傅希秋:“我们都非常非常忧虑高智晟律师现在在沙雅监狱里的健康情况,因为已经有近(受访时还差两天)一年,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他的任何亲人或律师能见到他。上次家人见到他时,已经看到他身体非常消瘦,面部也很明显看起来身体很弱,不健康。

这一年来家属……不管是高智晟的大哥还是弟弟,还是他的太太耿和,都多次呼吁和请求家属能够去会见,结果当局到现在还是拒绝让家属有任何机会去跟高律师再次见面。所以,我们最担心的就是高律师现在在里面身体精神情况怎样。到现在他服刑……按照中国政府给他的(五年缓刑后又)实刑刑期,也快到期了,今年到期。我们呼吁中国政府能尽快释放高智晟律师,给他自由,能让他跟家人团聚,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呼吁。”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