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访谈:圣诞节的由来与中国基督教会告急

2013-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四周年”户外晨祷。(信友堂提供)
图片:“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四周年”户外晨祷。(信友堂提供)

本节目第一次播出时,正是圣诞节临近的时候。在世界很多地方,圣诞节都是最重要的节日。
现在就请北美一位基督教华人牧师洪予健先生讲讲圣诞节的来历。

*洪予健:圣诞节的来历*

洪予健:“圣诞节的来历是为了纪念耶稣基督的降生。对世界上来讲,基督教在世界上留下的很重要的一个记号就是圣诞节。基督徒当然知道圣诞节,社会大众大部分也知道圣诞节在西方传统中是最大的节日。
现在中国所谓‘改革开放’,也是需要沾一点洋气,开始过起圣诞节。很多人不知道圣诞节真正的意义,所以我借此机会想告诉大家,圣诞节的主人不是庆祝圣诞老人,不只是我们看到有圣诞树、吃圣诞大餐的时光,我们买些卡(互致)问候……最主要的是,我们知道圣诞节的来历是为了纪念救主耶稣基督的降生。

虽然耶稣基督降生的确切日子(我们)不知道,但是因着当基督信仰在罗马帝国传遍的时候,罗马帝国原本的‘太阳节’是罗马帝国最大的节日,是庆祝光明的节日,过去是拜‘太阳神’的。但是后来基督信仰在罗马帝国传播以后才知道,真正的光明来自耶稣基督。正如耶稣说‘我来到世上,就是世上的光,跟着我走的就不在黑暗里行,必得着生命’。因此,当时在古罗马最大的‘太阳节’就改为现在的圣诞节,纪念耶稣基督的降生。这就成了世界上一个独特的记号。

最近我们看到西方排了‘影响世界最大的十个人’,赫然在列的第一名就是耶稣基督。耶稣来到世上,留下了重要的标记。因为世上除了耶稣,没有哪一个人的降生成为这么盛大的节日,并且以他的出生成为公共纪元的一个分界线。在他以前,都叫公元前,在他来了以后都是公元后。”

*傅希秋:圣诞节前中国各地家庭教会遭地方政府打压、全面告急*

值此世界各地欢庆圣诞节期间,一直关注中国信仰自由和基督教会处境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圣诞节前发出告急,呼吁外界关注中国各省家庭教会境况,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就此接受我采访说:“在这个圣诞节前夕,我们收到中国各地家庭教会因为遭到地方政府的打压,全面告急。
从12月上旬以来,陕西、河南、广东、江苏、四川、山东多地的基督徒先后遭到当局警告,甚至拘捕。信徒们现在向外界发出强烈呼吁和求助,要求海内外关注他们当前的处境。
包括在河南省的基督徒周日聚会时,受到政府部门联合警告。河南省内黄县二安乡家庭教会主日聚会时,被派出所、国保大队等五个部门、几十个来人说他们是非法聚会。其实他们聚会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都是家庭聚会,有八、九十人。
广州的广福家庭教会本月先后四次被警方以所谓‘上门检查’,指控他们聚会是非法的,要他们停止聚会。
在四川成都甚至在当地信徒举行圣诞聚会时,警方动用催泪瓦斯驱散庆祝圣诞的信徒。
山东青州市一个家庭教会本来也是已经向三千多位信徒发出邀请,预定本月21日在青州市一个租用的宾馆里举行圣诞庆祝,结果也被当局国保和宗教局施加压力,要求宾馆取消合约。现在对信徒也施加强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取消圣诞聚会。

我们也听到消息,河南南乐县‘三自’的教会因为最近有17位包括当地教会张少杰牧师在内的其他信徒和领袖都被抓捕,至今没有获得释放。当地信徒准备在23日举行特别的圣诞聚会,目前教会旁边的建筑都被政府的国保公安部门征用,要对信徒强力进行监督监视和大规模打压。”

*傅希秋:这个圣诞节可能成为中国教会的“严冬时期”*

所以现在看起来,这个圣诞节也可能成为整个中国教会的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严冬的时期。我们对华援助协会一直在密切关注,也号召弟兄姐妹特别为中国的弟兄姐妹有一个平安的圣诞节特别祷告。

另外,在本月15日陕西省延安地区的子洲县有四位信徒,包括一名七十多岁的老信徒,被秘密抓捕。现在虽然有基督徒维权律师李柏光前去代理,但是警方看守所用各种理由拒绝他会见。当地政府甚至成立了特别的专案组拨专款,说是要更多的抓捕信徒。看起来现在教会面临本圣诞节的这个打压确实是前所未有的。
我们对现在日益严重的宗教迫害事态非常担忧,也呼吁中国当局能够遵守、尊重宪法所规定的对中国公民信仰宗教自由的承诺,停止这些迫害行动。我们也会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今年也是守望教会失去聚会场所后的第三个圣诞节,守望教会至今没有获得当局许可进入他们自己购置的聚会场所。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圣诞节,守望的信徒会持续受到抓捕和打压。”

*洪予健:从美国物理化学博士到温哥华信友堂主任牧师*

12月14日,在前面节目中介绍圣诞节来历的洪予健牧师任主任牧师的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北美浸信会信友堂特别举行了“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四周年”户外晨祷会。在谈到他们教会关注北京守望教会之前,我请洪予健牧师先作一点自我介绍。
洪予健:“我是温哥华信友堂主任牧师,原在中国是改革高考入学考试后最早进入大学的那批,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后来到美国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修读物理化学。1991年得到物理化学博士学位。同年在加拿大UBC大学作博士后研究时信主,一年以后进入温哥华地区的维真神学院读神学。读神学期间就在UBC大学的查经班里带领查经传福音,后来又在温哥华当地的北美浸信会信友堂作牧师,直到如今。
1996年5月份成为信友堂牧师,到现在,算一下……”

主持人:“十七年多不到十八年。”

*洪予健:本月14日教会“与守望教会风雨同行四周年”户外晨祷*

主持人:“请问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北京的‘守望教会事件’?”
洪予健:“我们教会刚刚在上星期六(12月14日)上午举行了一场祷告会,是为了北京的守望教会受逼迫四周年的一个特别的纪念祷告会,题目叫作‘与守望教会风雨同行四周年’。
为什么我作为在海外的华人教会牧师,要关注远在北京的一个家庭教会的情况呢?主要是因为在改革开放以来,好多都以为在中国一般来说宗教自由已经有了,因为过去关闭的教会已经开放,很多人要上教堂也是自由的。也许大家听说过,中国的教会有两种,一种是官方的叫‘三自’教会,有官方组织,而且在‘三自’教会的章程上必须明确标明‘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其主要任务是‘团结广大中国民众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等等,用这些来表达一个教会。但是,这样不是基督信仰的一个根本。
因此,在中国有家庭教会这么回事。
家庭教会就表明‘我们的信仰不应该受政治的捆绑。不是受某一个国家的政府主流意识形态所捆绑。宗教应该有它完全的信仰空间和信仰自由,是照着这个宗教原本的教义,信众们来实践他们的信仰,这就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兴起。现在有人认为中国家庭教会也有相当的自由,一般来讲在家庭里聚会是可以的。这就是所谓的‘宽松’。   
但是借着北京守望教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在中国的基督徒能够真正得到信仰自由,差得还是太远了。”

*洪予健:北京“守望教会事件”由来*

洪予健:“最重要的就是,北京守望教会为什么受到逼迫?是因为他们愿意让这个家庭教会不再只是在家庭里个人的私人空间聚会,希望走到公共空间里聚会。因为基督教的信仰是大公的信仰,是公共信仰,是让每个社会上的民众都能了解的信仰。因此,他们这个举动就遭到了政府特别的逼迫。

自2009年10月30日首次因着政府的干预,他们被迫迁出原来聚会多年的北京华杰大厦,然后一段时间里他们反复寻找新的想租的地方,三次都因政府的干预而被破坏。
结果他们想自己筹款集资买下一个写字楼作为自己聚会的地方。但是当他们用两千七百万筹集的钱买了一千五百平方米的写字楼,正要进去聚会敬拜的时候,也被政府封了,使他们得不到自己的财产。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办法。2011年4月10日,他们被迫宣布要在户外聚会。因为他们本来的意愿只是想找到一个能够作基督教礼拜的地方,并不想给政府找任何麻烦。但政府的不断驱赶、逼迫使他们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地方作他们的基督教的礼拜,因此他们被迫宣布——4月10日只能到户外继续敬拜。只能悲愤地向外界宣告,他们没有办法。

但是他们这个举动却让政府非常害怕,居然就在那一天,守望教会有五百多信徒,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的家都被公安和国保堵住了。在他们宣告户外聚会的地方,公安布置了大量警力,以致他们有168人在那里聚会时被抓,被分送到几个大客车上,然后送到各个派出所。”

*洪予健:守望教会基督徒坚强不屈为在中国达到信仰自由目标而抗争*

主持人:“在当时这么严格的控制之下,这么长时间以来事情又是怎么发展的呢?”
洪予健:“政府就严加……不让教会整体聚在一起。因为当时守望教会差不多已经发展到近一千人的聚会了。政府非常害怕,有这样一个自由的宗教聚会居然存在!这是官方千方百计不让大家知道的事实。所以它一定要把他们分散隔开。
这件事,当时我们信友堂的信徒当然有我们在教里的这种友谊和关怀的心。我们当时都关注这事情,也为他们作了祷告。我们很祈求让政府能够改换心意,能让守望教会早日进入他们所购买的礼拜堂里去作礼拜。
但是没想到政府就持续的每个礼拜日都派了干警公安,把这些基督徒们都分别封锁阻挡在家中。而且把他们治理委员会三位长老和两位牧师全部软禁在家里。其中特别是主任牧师金天明,每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有公安和国保走在他的直接的楼道里面、大楼外面。这个拘禁软禁到现在已经达到两年八个月时间。”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那实际的户外聚会是一直在持续呢,还是后来就没有办法进行?”
洪予健:“守望教会认为,敬拜权利是他们应当的权利,所以他们每个礼拜天都有人去他们原来宣布的户外敬拜的那个平台。每次去都会不断遭到警察的逮捕关押。他们在这两年八个月里,有三千人次被关在北京的派出所。北京动用了一百多个派出所关押过他们,关押时间从几小时到四十八小时。”

主持人:“实际上的户外聚会能不能进行呢?不管人多人少。”
洪予健:“实际是被公安强力阻挡住了。所以实际的以教会规模的方式敬拜是没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教会其它功能停止,教会的团契、小组活动、祷告会(还在进行)……只是不能全教会的敬拜。金天明牧师仍然是他们的主任牧师。
而且到今年已经有一百多位原本还未信主的福音朋友、慕道友,他们都来受洗信主,特别在守望教会受洗,表明他们愿意、也为守望教会为着他们的信仰付出代价这种精神所感动,所以他们就来支持、来参加。
差不多每个主日(平均)都有三、四十人会到平台上去。他们知道去的结果就是被抓、被关,但是他们愿意为这个付出代价。从2011年4月10日到现在从来没有断过。这表明他们坚强不屈的为着在中国终究达到信仰自由目标而抗争的这么一个心志。”
(未完待续)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