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钟先生:我看“文革”起源和“文革”翻案 ——评中国教育部新历史教科书送审本(一) RFA张敏

2018-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彭德怀和张闻天在文革中被揪斗。(Public Domain)
彭德怀和张闻天在文革中被揪斗。(Public Domain)

*中国教育部推出新版八年级历史教科书送审本,毛泽东“文革”错误成“艰辛探索”*
前不久中国教育部推出新版八年级中国历史教科书送审本,其中删去了原教科书中“文化大革命”一课,将有关“文革”的内容与“十年探索”合并归入第六课,题目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把以前课本中“毛泽东错误的认为”中的“错误的”这三个字删去,改为“毛泽东认为”。同时删去原版中的毛泽东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这九个字。目前这一送审本还没有获得高层签字,尚未印刷。未来新版教材如果投入印刷使用,将改变过去中国统一教学大纲之下多版教材的局面,成为全中国初中二年级统一使用的历史教科书。

*金钟:全程经历“文革”后到香港做新闻工作接触内幕资料,形成对“文革”起源独特看法*
就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这一修改送审本公布,我采访了多年从事编辑、出版和政论写作的资深专家、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金钟先生先谈了他多年来对“文革”的关注与思考。
金钟:“关于‘文革’这个问题,这个事件,是我多年关注思考,也是我们杂志很多作家反复议论的一个题目。所以,我对‘文革’已经形成了一个我觉得自己比较独立的看法。”

主持人:“您也是‘文革’的亲历者……”
金钟:“对。我是’文革’从头到尾都经历过,而且那时候我已经成年,已懂得了很多事情,所以跟‘红卫兵’这一代是有一个距离的。就是说,学生、‘红卫兵’,甚至于‘造反派’,在我们看来,都完全是被利用。但我‘文革’初期是在一个设计院工作。”

主持人: “ ‘文革’开始时,您毕业几年,在那个设计院工作几年了?”
金钟:“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在云南,昆明水利设计院。‘文革’结束,我还在那个设计院。
实际上在‘文革’之前,我们已经对当时的所谓‘极左路线’很反感了,在几个好朋友中间,我们都经常悄悄议论。‘文革’初期,我就被打成‘四类’,就是‘反党分子’,当然,不是很严格的一种定性,就是运动中间打倒的对象、批判对象。
所以我对‘文革’的看法有自己亲身的感受。尤其是后来我来到香港,又做新闻工作,等于说又从新闻和研究的角度,充实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接触到大量我们在‘文革’中或‘文革’后在大陆都不可能了解的一些内幕和资料。所以就形成了我对‘文革’起源的一个比较独特的看法。
我在‘文革’50周年(1966-2016)的时候,曾写了一篇上萬字的文章《論文革起源:反蘇》。这个背景。當時和幾位相熟的‘文革’研究者……包括王友琴、郭建、丁抒等当然他们就表示支持我發表这个观点,因为这个观点是没有其他人有的、比較独特的一个观点。”

*金钟:我说“文革”的起源 ,简单两个字——反苏,“文革”核心口号是 “反对修正主义”*
金钟:“我認為,‘文革’的起源简单两个字——反苏,这個看法,当然要加以论证,那就有很多材料、很多话可说。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
我也写了一个初稿,我太太给我翻译成了英文,交给了对研究‘文革’起源特别有很大影响的麦克法夸尔,他是著名的汉学家。他写了一整套‘文革’起源,四本吧他写第一本的时候,‘文革’还没有结束。
因为麦克法夸尔跟我太太Stacy Mosher他们还有一些翻译工作上的联繫,就請教他。他拿到我的稿子看了。说,我说的他都说过。麦克法夸尔讲‘文革’的起源,讲到‘文革’的国际背景时,提到跟苏联的关系,但只讲到这个事情,而不是像我这样把‘文革’终极的原因归结为反苏,实际上就是‘’.众所周知的反修。
‘文革’的一个核心口号就是‘反对修正主义’,后來加上‘反革命修正主义’,所以说‘文革’的实质和它的终极目的,就是反对修正主义。”

*金钟:我们面对的问题是,现在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准备翻“文革”的案*
金钟:“我们面对的问题就是现在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准备翻‘文革’的案。所谓‘翻案’,就是翻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已经给‘文革’作的一个结论,六中全會關於歷史問題的決議,有一句非常經典的話——指出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的革命或社會進步。”。现在透过这个教科书的修改,就是企图翻这个案。”

主持人:“修改教科书的具体内容,恰恰是把关于‘文革’的背景里边,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他刚好把这一句删掉了,您为什么要重申?您认为他这个送审本的删掉,和事实是不是相符?”
金钟:“‘文革’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如果你看从发动来讲,已经是五十多年了,1966年到现在已经52年,半个世纪过去了,但是共产党官方现在有新的这么一个动向,这个新的动态是怎么产生的呢?”

主持人:“是啊,中共在1981年时就作出了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讲了‘文革’是浩劫,对毛泽东的功过‘三七开’……您怎么看这次修改教科书的背景和这个时间点?您怎么解读这一举措?”
金钟:“这个是很值得我们去探讨的。就像您刚才说的,为什么在中共中央已经作出了对‘文革’这个历史问题的结论之后,1981年到现在,为什么36年之后,他们又要来翻案?”

*金钟:“文革”究竟是不是错误?为什么要掩盖、篡改真相?看“红卫兵”一代局限性*
金钟:“这个当然就跟现在、跟新闻话题有关系了。实际上我觉得还不仅是一个我们回答和评论这样一个具新闻性的动态、这样一个重要的问题,而且实际上我觉得还是回答‘文革’究竟是不是错误的?为什么他们要掩盖?要篡改历史的真相?
因为现在在‘文革’研究上面,我想你也很清楚,现在当红的这批人,正好就是当时的‘红卫兵’跟‘造反派’这一代。包括从中共当权派的习近平这一代知青起,和許多海內外精英,都是五零后。这一代人在文革中出過風頭,也吃了苦頭。我觉得会有一些局限性表现在他们身上。

(插播:“文革”歌曲片段)
“红卫兵,红卫兵,伟大的统帅是毛泽东。
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毛主席的话我坚决听。
举红旗,擂战鼓,革命赤胆忠心闹革命。
早晨的太阳光芒万丈,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就在这样的歌声中从1966年8月20日到9月底,据当时中共内部报告说,仅北京被打死的就有1,772人。有研究者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更多。
“文革”研究者丁抒博士说,仅在1966年所谓“红八月”的红色恐怖中,中国被打死和被迫自杀的人数在二十万以上。

*金钟:现在修改教科书把”错误”’两字删掉,我认为是一个最重要的关键词*

谈到近期修改历史教科书“文革”部分,我问金钟先生:“您得到关于这次修改教科书的信息中,有哪些关键词引起了您的注意?”
金钟:“关键词我看到的……因为我们在这边,他们原先有一个提法,就是 ‘毛泽东错误的认为资本主义复辟了’,有‘错误’两个字,有这么一个判断在中间。那么他这个判断是来自于什么呢,就是来自于1981年的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对‘文革’的那样一个历史结论。
所以,我认为最吸引我的就是这个地方、这个关键词。毛他当年发动‘文革’长达10年的这样一个核心的口号,就是‘要反对资本主义复辟’。而这个‘复辟’是以什么名义呢?是以‘修正主义’的名义,就说是‘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这是当时家喻户晓的一个提法,就是那个‘516通知’,毛提到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正睡在我们身旁’。对于‘文革’反修正主义的这样一个错误,原先中共中央是肯定加以否定的,那么现在他把‘错误’这个两个字删掉,我认为这个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关键词。”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举措,这两个字的除掉,释放出什么信息?”
金钟:“他释放的信息那当然就是要给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革’……已经被中共中央否定的这样一个事件翻案嘛!”

金钟:中共一贯用巧言令色的说法掩盖问题实质,掩盖他们所犯的错误,甚至于罪行*
主持人:”具体的措词里边还有‘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他以这个来替换那个‘错误’,您怎么看他加的这几个字是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金钟:“这个我想這是中共的宣传手法,这是他们惯用的。就是掩盖真相,掩饰错误的一些手法。明摆的……你比方说这‘三年大饥荒’,中共高层……具体说,就是毛泽东,他发动‘大跃进’这样一个错误政策,造成的‘大饥荒’,但是他们从来就不说‘大饥荒’,就说是‘三年困难时期’、‘自然灾害’呀,还有一些其他解释啊,什么‘苏联断绝援助’啊等等。他们经常都能够用一些巧言令色的说法来掩盖问题的实质,掩盖他们所犯的错误,甚至于罪行,这是一贯的做法。
所以他們现在用‘艰辛的探索’,‘必须付出的代价’,‘必须交的学费’等等这些说法,是屡见不鲜的。你看,又还提到好像‘历史上所有的国家进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就是用这些一般性的似是而非的一些措辞,来为自己洗清抹白、达到欺骗公众,尤其是欺骗、误导对历史无知的年轻人。”

*金钟:1989年的 “六四事件”,成为一个大倒退的转折点*
主持人:“您刚才也谈到一点,就是这次修改教科书的背景。关于选择的这个时间点,除了刚才已经谈到的之外,您看还有没有关于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时间?而且我们注意到,现在如果这个教科书就这样定稿的话,会变成统一教材。而以前中学的历史教科书没有统编的教材,就是在起码现在这个时候并不是统编的历史教材,这个时间点和他这次修改将会发生、可能发生的影响,您怎么看?”
金钟:“为什么在这30多年都没有发生这样一个波折,为什么在最近,在这个时间点上突出这个事情?我想那就是跟整个中共政治、中国政治的‘改革开放’以来,‘文革’之后的整个趋势有关系,是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成为一个大倒退的转折点後的必然發展。”

听众朋友!以上您听到的是就中国教育部新近发表的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修改送审本,采访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访谈录的第一部分。在以后的节目里,请继续收听其后部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