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燕癌转移三处被禁外传 案件换法院又起诉一再拖延(RFA张敏)

2016-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燕被抓捕前两个月摄。(黄燕的先生吴桂生提供)
黄燕被抓捕前两个月摄。(黄燕的先生吴桂生提供)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6,11)

*黄燕案5月20日又从顺德区转荔湾区法院立案*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身患多种疾病、癌症已进入晚期的中国维权人士黄燕女士去年11月26日被警方从广州住处附近抓走,先被指称“涉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一个月后改成“涉嫌妨害公务罪”,案件进入审查起诉。3月17日时限期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4月11日,黄燕案重报检察院审查起诉,5月20日又从顺德区转荔湾区法院立案。

 

*刘正清:68日见黄燕,她说癌症转移了,武警医院条件差,不愿在那儿动手术*

6月8日黄燕的律师刘正清先生再次会见了黄燕,得知黄燕案从广东顺德区转到广州荔湾区法院。曾被从广东顺德看守所送到武警医院的黄燕,又被转到广州荔湾区看守所关押。律师这次会见黄燕是在荔湾区看守所,当天晚上我采访了刘正清律师,对方电话信号不好。

 

主持人:“您看到她情况是怎么样,她说了些什么?”

刘正清:“她说她5月26日转到荔湾看守所了。她主要是说她有病,现在这样搞她,她说她的癌症转移了。以前她在武警医院那个条件很差,她不愿意(在那儿)动手术。”

 

*刘正清:现在的态势我们都琢磨不了。一线法院也做不了主,要请示中级法院*

刘正清:“对于开庭不开庭,我是很难把握的。因为一线法院也做不了主,要请示中级法院。”

 

主持人:“您看现在是怎样一个态势?”

刘正清:“现在的态势我们都琢磨不了,谁都琢磨不了,包括一线法院都拿不定主意,都做不了主。”

 

主持人:“现在他这个案件进行到什么程度?

刘正清:“现在顺德已经转到广州荔湾区检察院,5月6日就起诉到法院了,5月20日,荔湾区法院立案了。他们要请示中级法院。

 

主持人:“这个应该到什么时候,就能够有下一步结果、进到下一个阶段?”

刘正清:“没办法估计得到,我们也确定不了。”

 

*刘正清:现在笔和纸也不给黄燕,这(四页)是我这次见到她当着(面)写的*

主持人:“您看到黄燕现在的身体情况面对面看她状态是怎么样?”

刘正清:“状态肯定是不好的了。”

 

主持人:“带出来的所写的那些情况,检查的结果是……”

刘正清:“现在笔也不给她,纸也不给她,是我这次见到她当着(面)写的。”

 

主持人:“您传给我的是面对面时她写的,是吗?”

刘正清:“对。“

 

主持人:“如果不是律师跟她面对面,她还没有可能、没有条件写什么,是吗?”

刘正清:“对,对。看守所现在笔和纸都不给她。”

 

主持人:“你们见面多长时间?”

刘正清:“一个下午,2:20去见到4:40 。她就是说‘什么时候要开庭啊?”我答复不了她,这不是我们律师能决定得了的。”

 

主持人:“电话信号非常的不好。我们暂时先说到这儿,谢谢您!”

 

*黄燕: 肿瘤转移到三个部位,不准我告诉外界……真不知道我到底还有多少时间*

3月21日刘正清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黄燕后,曾带出黄燕所写的七十多页控告材料。

6月8日,黄燕在当着律师的面写下并请律师带出的文字中说:“我做了核磁共振和派特,肿瘤转移到卵巢、子宫和肝上三个部位,不准我告诉外界我的病扩散转移。我写了三封信,都被看守所交到检察院了……36度的高温,看守所每天停电风扇6小时,13个人在约10平米的地方吃喝拉撒……我真不知道我到底还有多少时间。”

*律师多次依法为黄燕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都不予批准,提复核申请无果*
现年48岁的黄燕女士还患有严重的血压高、糖尿病和糖尿病并发症。刘正清律师多次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都不予批准。

4月7日北京的尚宝军律师到顺德看守所会见了黄燕,并拿到当局‘不批准黄燕取保候审’的决定。
当时,尚宝军律师说:“我们拿到了‘不予批准取保申请’(的决定),理由是说,对黄燕取保候审,存在串供的可能。但很显然黄燕案只有她一个嫌疑人,没有同案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理由就变得很荒唐。在不存在同案犯的情况下,她和谁去‘串供’?又如何存在‘串供可能’?所以我们觉得这个理由非常荒唐。
我们之后就赶紧到了顺德分局,跟警官联络,然后我们提交了‘对这个不予取保的决定作出复核’,他们也接收了我们这个‘复核申请’。”

时至今日,黄燕仍在被关押中。

 

*吴桂生:如果她有罪就判刑;如果无辜就赶紧放人,她是癌症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

6月8日刘正清律师会见黄燕后,我打电话给黄燕的先生吴桂生,电话信号很不好。

吴桂生:“我也是昨天才得到消息,所以今天就赶紧跟刘律师去了(律师会见,我在外面等候)。现在的情况是身体不行,就是不好,可能要做手术……医生说。但是,她不敢做,在里面因为那个(武警)医院她就不想做,只能够到时候回家才做。她只能等法院什么时候开庭,现在律师也打听不到。

据这个案情……只能现在最大的希望就等法院赶紧判下来,她现在转到我们这边看守所,比顺德看守所差多了,很差很差的,但是也没有办法。现在究竟熬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都不敢想。”

 

*吴桂生:拖了七个月,她熬不住了。前段时间我的电话和微信都没有,这几天刚正常*

吴桂生:“现在最大的希望只能等开庭,刘律师说开庭时只能作无罪辩护,这是肯定的。她在广州‘证据不足’,又要送到顺德去;顺德又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又退到原单位……这样一搞就已经七个月。一个癌症病人,死了怎么办?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我就说,‘妨碍公务,如果她是有罪,你就把她判刑了;如果是无辜的,你就赶紧放人;或者取保或怎么样,就不用拖了。是不是公安方面把这个罪早一点解决?有一个确定的解决。

你不可能老是这样,侦查中,侦查中,有什么好侦查?根本就没有东西侦查。全都是冤的。拖,拖,拖,拖了已经七个月,她已经熬不住,身体已经垮了。”

 

主持人:“您现在电话、通信都正常吗?”

吴桂生:“这几天刚正常,微信也刚刚正常。前一段时间什么都没有。我是没办法,一个亲人,我只能够有什么说什么,我必须要做的事,因为关心她现在身体情况,我能不说吗?我也没有多说。”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