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春节访谈:郭飞雄亲人的关注与担忧(RFA张敏)

2016-02-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

二审裁定两周后,郭飞雄家人仍不知郭飞雄何时离开看守所,在哪个监狱服刑*

听众朋友!新春时节,主持人张敏给您拜年!恭祝您和您的家人新春吉祥!阖家幸福!在这辞旧岁、迎新春的时刻,也特别祝愿中国大陆狱中的“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健康平安!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案的情况。在中国大陆春节假期到来之前,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家人一直急切地向关押郭飞雄的广州天河区看守所询问,上个月22日案件二审裁定“维持原判”被判六年有期徒刑的郭飞雄,是否已经被转送到监狱?他在哪个监狱服余下的刑期?

 

在本次节目截稿前的北京时间2月5日夜里,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仍然没有得到来自看守所和警方的确切消息。

杨茂平说:“没有。因为她(接电话的人)那天跟我那样说了,说‘会通知的’并且她的意思是说,还没有去。我看到《监狱法》也是说,五天都得通知家属。”

 

*杨茂平:家人很着急,希望尽快去监狱会见,杨茂全每天一个电话,大家都在等消息*

主持人:“现在能肯定杨茂东还是被羁押在看守所吗?”

杨茂平:“我听上去还是在看守所。为什么我要认为他还在看守所呢?因为广州最近无论是哪一个路线,交通都忙得很,火车(站)滞留五万人,官方报道的。高速公路上也是很忙的。他要送杨茂东用什么途径送去呢?所以可能也都不太方便。大家都关注。

我大弟弟更是着急了,因为我跟杨茂东说‘你一到监狱马上杨茂全就去’,所以我大弟弟杨茂全时刻都在准备着出发的。

刚才大概是九点二十左右,杨茂全打电话说‘姐,怎么还没消息啊?’他着急了,每天一个电话。因为就是明天一天上班时间了,其它法定的非上班时间不允许探视,电话你打去都没人上班。

我还把《监狱法》看了一遍,我就看到一个‘五天时间’(通知家属的规定)。我觉得你要是干什么,都要言行一致。你法律上写了是啥样的,你就应该做什么,这样人家才能信服。你不知道人家家里人都在着急,不知道他在哪儿,你说多着急啊!

各方面都在问‘有消息没有?’”

 

*杨茂平:2月1日给看守所打电话,对方说“到监狱一个月后才准家属见”*

自从1月22日二审裁定维持原判以后,家人就在等待郭飞雄下一步被送往哪个监狱的消息。

几天前的北京时间2月1日晚上。

杨茂平说:“我一直在等杨茂东的消息。等到今天都2月1日了,没有等到。我今天早上大概是在九点钟的时候,我就给天河区看守所打了个电话。那个电话号码是前一段时间在广州时张磊律师给我的,打过去是一个女性接的电话。

我说‘我需要知道杨茂东是不是转到监狱了’。她说‘他随时有可能转去’。我说‘天气很冷,我要给他送棉袄’。她说‘我们不接受你送的棉袄’她说‘他到了监狱一个月后才准家属见’。

回来我就在网上翻《监狱法》,里面说转到监狱五天就应该通知家属。我就把我看到《监狱法》的这个事也给张青说了。同时我也给张磊律师打电话,问张磊律师怎么办。

杨茂东有过嘱咐,他说,家属见不到他,就说明有问题,所以我对这件事特别着急。我们也在等待着那边的消息。我到星期三必须给他们打电话,因为马上就过年了。”

 

*杨茂平:2月3日给看守所打电话询问情况,录音片段*

星期三也就是2月3日,我问杨茂平:“是不是打了电话,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杨茂平:“我打了,有录音。”

(录音)“杨茂平:‘有件事就是我们家里面特别担心,我们看到《监狱法》里面说,到监狱里边五天就应该通知家属,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他在哪儿,心里特别着急,知道吗?’

看守所:‘不用着急,急也急不来。我们也不知道他送到哪儿去,到时候上面安排了送哪去,才能知道送哪儿去的。反正呢,人这么久在这里,你也看到了,没什么事的,是吧?到监狱那条件就更好了。’

杨茂平:‘行。谢谢你!’

看守所‘就这样’。”

*杨茂平:警察要我提供是杨茂东姐姐证明,我被牵连时他们都知道我是杨茂东的姐姐*

看守所接电话的人所说的“你也看到了”,指的是杨茂平1月25日上午在看守所与杨茂东一个小时的会见。

专程从湖北赶到广州的杨茂平是从1月22日二审裁定日开始要求和等待这次会见的。

1月22日晚上,杨茂平讲述当天的情况。

杨茂平:“是这样的,我今天上午就去了。看守所里的人让我登记,说等一会儿法院在看守所那儿有一个判决的屋,让我去。等到十一点钟,法院人说‘还有没有没被叫到的?’我说‘有,我就没有被叫到’。他说‘怎么回事?’我说‘我是杨茂东的姐姐,看守所说让我等着您这儿判决呢’,他说‘没有啊,我不知道这件事’。

我就给法院他们打电话。法院那边说,叫我打另外一个电话。另外一个电话就不接。还有以前郑昕法官给我的一个无线电话号码,打过去他也不接。

我下午又去,(看守所)那个人说,他们没有接到判决书。

我就在那儿等。

 

张磊律师给我打电话,说‘法院那边戒备森严,肯定杨茂东被带到那边去了’。张磊律师说他已经拿到一个‘维持原判’的判决书(裁定书),说‘一会儿杨茂东的囚车可能会过来,你在看守所门口等’。

我就在看守所门口紧等,紧等……当时下着小雨,心情也非常差。等了好长时间都没等到,我就在那儿使劲哭。

有个老人过来了,说‘哭没用,给你一个律师的名片吧,你找这个律师’他给我。我没看律师名片,但是看到有人围过来了。法院那边,边上的那些便衣和警察都过来了,把他们分开了。

唐荆陵律师的妻子陪着我,进去问,在外面一直监控着我们的警察也进去了。我说‘我要见我弟弟,判决书已经出来了。因为杨茂东在里面跟看守所里有过要求,说‘让我姐在看守所里见我一面,他肯定有些事情要跟我交待’。

警察说要我提供和杨茂东是姐弟关系的证明。我当时就说‘我被牵连的时候,他们都知道我是杨茂东的姐姐’。

我问律师怎么办,律师说‘你签的法律文书都有人认可呀’。他们(看守所)叫我写一份东西,我说‘我是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我在本看守所签署的《律师委托书》,看守所都认同了我签字有效,这个律师委托书就可以证明我是杨茂东的姐姐’。

看守所叫我等待通知。星期六他们不上班,那就要等到星期一了。”

 

*郭飞雄被抓捕两年五个多月后125日首次见家人,隔着纱网,看他戴着手铐*

星期一,1月25日,杨茂平终于见到了杨茂东,这是杨茂东,也就是郭飞雄被抓捕两年五个多月后第一次见到家人。

杨茂平接受我的采访,讲述见面的情况。

杨茂平: “1月25日上午九点多钟,我到天河看守所,见到杨茂东”。

 

主持人:“请问是隔着纱网吗?”

杨茂平:“是隔着纱网,没用电话,过去我在梅州监狱(会见)的时候,就是要通过一个电话跟他说话。这次隔着一个纱网,就像律师(照的杨茂东隔着纱网)照片里的那个样子,见到的杨茂东。

是我先去的,我先坐在那儿。后来杨茂东去的,他戴着手铐,双手在前面。”

 

*杨茂平:我看他面色苍白,整个瘦了一圈。两年多没阳光照射,人也矮了一点儿*

杨茂平:“我看他面色苍白,人也很瘦,比过去瘦了一圈,精神状态还可以。当时我看他这个状态我很难受。

我是(医生)看老年病的。老年在骨质疏松的时候,人身体会变矮,这是骨质疏松的一个临床表现,所以我就判定,是两年多因为缺少运动,没有阳光照射,营养又不良,导致骨质疏松,整个瘦了一圈,人也矮了一点儿。

看他又消瘦又苍白,我非常难受。

 

*杨茂平:杨茂东说买不着东西吃,如果去监狱后被酷刑侮辱,他和家人将绝食抗议*

杨茂平:“我就跟他讲些营养方面东西。他意思就是不让我太教条了,他说他的钱是买不着东西的。

我说‘这两年多我每次来给你存钱都存不进去,说你(存在)那里还有钱’。杨茂东说,他是买不着东西的。

 

接下来他就说他自己最关键的事。他说,因为上次在梅州,开始去的时候被他们(狱方)指使(的人)打得狠,这次到监狱以后,要求有书看,不挨打。他要站着,不要有(强迫做)手抱着头蹲下去这种被侮辱的行为。如果发生这些,被打、不给书看、强行抱头下蹲这样的事情,他在见到我以后……因为我们很快还会去见他,如果有这种现象,他就宣布绝食,然后叫张青带着孩子到联合国门口绝食。

他说如果没有这些事,他也会遵守跟别人……和狱友、狱警和平相处,在这几年未来的刑期,作为宁静的修炼。”

 

*杨茂平:杨茂东说依据《联合国人权公约》维权,身体力行*

杨茂平: “杨茂东说,他这样做是有依据的。后来我看到了……他说的《联合国人权公约》,第八条第二、三个小节里面都提到了——不被强迫的役使,不被强迫劳动。

还有一个,我们国家好像签署了一个1988年就执行了的一个条约就是不准有酷刑的条约。他说根据这个条约,因为我们国家签署了,他要身体力行。并且他说,他所做的事他就要言行一致,他让我干什么事也要言行一致。

 

*杨茂平:广州1929年以来第一次下雪,很冷,杨茂东没有穿棉衣。我买了没送进去*

杨茂平:“我进去第一眼就……因为我那几天在广州被冻坏了,真的好冷啊。因为那几天说是广州1929年以来第一次下雪。

我赶上雪了,所以一大早进去我也是很冷。我穿了一件羊绒衫,外面穿了大衣。我穿那么多,就看他穿得很单薄,里面穿没穿毛衣我都没有看清楚。

我第一眼就说‘杨茂东,你没穿棉袄,你赶快向看守所申请你要个棉袄’。

我当时好傻呀,晚上我给您打电话(当时美东大雪无法到台里录音,只用笔作记录发推,第二天采访补录),我当时扭头就应该出去买棉袄,所以那一晚上我都没睡觉。

第二天早上四点钟我买票以后,把行程都定了。我今天上午去买棉袄,还买了一套比较厚的绒的衣服,我到看守所去送。看守所说‘我们有,他要申请我们会给的’。我拿东西没有送进去。”

 

*杨茂平:杨茂东说,如果不让家属见他,就是有事。如果无酷刑侮辱,大家相安无事*

杨茂平: “(继续说见面情况)我说‘你每天吃一罐酸奶,一个鸡蛋,一个苹果这样大部分营养就够了,再吃里面的饭,吃点蔬菜’。我说‘别人买五块钱的东西,你用十块钱去买’,我让他‘宁愿贵了,你也要吃’,我看他身体那个样子,我觉得他需要。他说‘你不要异想天开,根本买不着’。我说‘杨茂东,你这个样子我非常难受’。

 

我也想到他要(转)进监狱,我也怕他刚刚进去的时候跟监狱摩擦,就跟他说‘我今天来看你,等一到监狱以后,马上(郭飞雄的哥哥)杨茂全就来’。他说,如果家里人见不到他,去了不让见,那就是有事。如果他们不让我们家属去见他,也是有事。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肯定要向全世界说,公开抗议。

他说‘如果没有发生,大家都相安无事’。

 

*杨茂平:2007年梅州监狱的残酷殴打,希望不再发生*

杨茂平:“我是他的姐姐,我肯定不希望他受任何苦,当然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愉快。我不希望他被打、被剥夺权利、不给看书、被侮辱。我也不希望因为这样,后面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我都不希望这些出现。我希望我们国家监狱方面或各方面,用文明的、人道的态度对待他。

他提到了,如果再有像当时梅州那件事发生,他说他见到我以后他才宣布绝食,叫张青带着孩子到联合国门口抗议。”

 

杨茂平回顾2007年杨茂东被判刑五年,从看守所刚刚转到梅州监狱发生的事情。

杨茂平:“当时是2007年秋冬的天气,杨茂东刚刚去那儿。每天他们都要做相同的动作,就是抱着头蹲下,还有强迫劳动。杨茂东肯定没有屈服于他们做这种事情。

他们就指使监狱里边像狱霸性质性质的在押人员,个儿很大,把杨茂东从二楼的楼梯用脚踢到楼下面,就打,用脚踢。拳打脚踢打得杨茂东……很长时间,两百多个在押人员都在那儿看着,没有人敢劝阻。

打到最后,全体人都嘘,叫‘嘘——’的声音,这时候才有一个人来制止‘你们不要闹出人命来’,才停止打。当时杨茂东进行了绝食。

我们当时好长时间都不知道杨茂东在什么地方。他绝食很长时间以后,可能他们感到有危险的时候才通知张青和我马上去见他。所以我才跟张青带着金宝(郭飞雄的儿子)去见他。这时候艾老师(艾晓明教授)跟着,艾老师当时全程都有记录的。”

 

*杨茂平:杨茂东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我希望社会各界都谴责对人施酷刑的行为*

杨茂平:“对杨茂东所受的这一切我都感同身受。我们杨茂东从小没有母亲,是我一手把他带大的,杨茂东一直很听话。在高中的时候就名列前茅,考大学时是全县第一名‘理科状元’(因为同时也报考了文科,后被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录取)。

他说话也很温文尔雅。因为我从小带他们很苦,我就性子很急躁,大声说话的时候,他就说‘姐姐,我跟别人吵架的时候就不大声说话,我不认为大声说话就有力,小声说话就没有力量’。他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我觉得温和的人就不应该受到这麽多磨难,特别是肉体的磨难。对他施加酷刑的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我觉得文明社会不应该出现这种现象。所以,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我会拼命发出声音。

我也希望社会各界都来谴责对人施酷刑的这种行为,我也希望大家都关注这件事。”

 

*张青:当局恶劣环境下的关押造成伤害郭飞雄健康,导致身体缩小,我们非常难过*

现在在美国的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密切关注着郭飞雄的境况,担忧郭飞雄的身体和处境。

张青说:“我是通过跟杨茂平有电话交流,然后知道她在2016年1月25日第一次见到了飞雄,这是飞雄关押了两年五个月时间以来第一次见他。

哎呀,杨茂平跟我直接讲了‘他瘦了一圈,小了一圈,就是身体都变小了’。她跟我解释,估计是长期不见太阳以后骨质疏松人就缩了。这个我们都晓得,人年龄大了以后也是因为骨质疏松,身体就缩小。现在当局这种有意的恶劣环境下的关押,已经造成对他身体的伤害,导致身体缩小,也非常消瘦……我们非常难过。

 

杨茂平和他交谈的时候说到‘你可以多花一点钱买东西吃’,飞雄就说‘不是我不想买,是人家不让我买’。所以这样的话就完全变成有意的、主观意愿上的你可以看得出来的一种恶意,就是你要想花钱、想改变都不可以。其他人可以买东西,但是他不可以,这样故意伤害他的身体,这是让我们非常非常担心的。这种状态就是不仅剥夺他的自由时间,而且剥夺他的健康。”

 

*张青:看守所的轻描淡写与我们的担心,看守所的虐待与转监狱的“下马威”酷刑*

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后两个星期,家人仍然不知道郭飞雄转监狱的情况。

张青说:“我们很担心飞雄即将转监狱的情况,非常担心他去新的监狱的时候会有一种惩罚啊,‘下马威’啊,就是给他‘颜色’看看的‘收拾他’的那种心态,以前有,是发生过的。

而且现在从飞雄的姐姐跟看守所人交谈当时(接电话的)一个女的说‘他在这里不是没什么情况’,(没)怎么的呀……她说得这种轻描淡写的,就是说他们已经把这种恶劣的关押条件,已经造成他身体严重缺钙、身体变小缩短的这种状态,都说成是没有关系,都当成平常状态。其实这是一种非法的关押条件,像这样的关押条件,不允许晒太阳,这种组织就应该取缔掉。

你既然不具备这种法律上要求的每天晒太阳啊,定期放风啊,这样的看守所就应该被取缔掉。他们不仅没有这样做,还认为‘没所谓呀,我们对他(郭飞雄)没怎么样啊’……

其实我们也知道,每次……包括开庭、审判、宣判……都是很恶劣地对待他,甚至把他的脚都踩破了,而且手铐脚镣都卡到肉里面去,都流血了。

现在关押条件很恶劣已经导致身体受伤害,他们还说‘这没什么呀’‘不是没有发生什么嘛’。所以这种情况很值得外界关注。

现在的问题是,因为看守所说现在‘还没有往监狱送,随时会送’,这样就是说中间有很大空间,我们不晓得究竟哪一天会送,也不知道送了以后是不是五天通知家人。而且有可能在刚刚去监狱里的时候给他酷刑、给他侮辱对待,这样我们就不知道。

所以我们一直很担心,杨茂平就经常打电话问,看他送了没有,怎么样。”

 

*张青:希望外界在这个特别的时间段关注郭飞雄是否遭受酷刑虐待*

张青:“现在的情况就是希望这个特别的时间,外界能够关注一下。还有就是他也希望如果遭到了酷刑、侮辱对待,他会绝食。因为《监狱法》规定是不能这样做的。所以我们也有准备,如果他遭受了酷刑的话,我们也会作出相应的抗议、其它一些行为来声援飞雄。

我们家人都关注着飞雄从看守所到监狱这个转换的交接点、时间段,我们是非常的关心,也非常担心他会遭受不公正的对待。”

 

*郭飞雄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今年50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
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
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2015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郭飞雄案从一审到二审简况*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2015年11月27日上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郭飞雄被法庭临时增加一个罪名“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二人当庭表示上诉。

案件涉及当事人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开庭宣判后,郭飞雄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和《宪政民主政体革命为什么必须——郭飞雄上诉状》先后全文上网。

郭飞雄的律师要求广州中级法院二审依法开庭审理,律师将当庭发表辩护意见。法院方面则要求律师1月18日之前提交书面辩护词。

 

1月20日,郭飞雄的辩护律师张磊先生说:“1月11日广州中院本案书记员打电话通知辩护人,要求在18日之前提交书面辩护词,说已经决定不开庭审理。19日晚法院又通知律师22日下午去天河法院领取法律文书。

 

如果我们不提交辩护词,会说我们拒绝辩护,肯定会要求司法局处罚我们,这个有现成的例子 。我们没有办法,也提交了。按《刑诉法》规定,如果上诉人对一审的事实有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就应当开庭审理。郭飞雄在《上诉状》中对一审的证据和事实都提出了异议,明显肯定会影响定罪量刑,所以按照法律规定就应当要开庭。”

 

* 张磊:郭飞雄表示要申诉,目前确定继续委托我和李金星律师代理申诉*

1月22日,张磊律师从天河区法院取回了此前通知所说的法律文书。

张磊:“是广州市中级法院的《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主持人:“您领取裁定书之后有没有见到郭飞雄?”

张磊:“没有。我是昨天上午会见他的。二审判决下来以后,再做就是申诉了。当然他有申诉的权利,郭飞雄也表示要申诉,目前确定他继续委托我和李金星律师来为他申诉。

 

*张磊:郭飞雄说,他为中国自由民主的理想和事业坐牢,感到非常光荣……*

张磊:“因为我们(会见时)预见到二审极大可能就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郭飞雄先生说,他为中国自由民主的理想和事业坐牢,感到非常光荣。他说他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里,会和理想主义者同道一起,一定会把宪政民主政体在中国大陆上变成制度现实。他感谢所有朋友对他的关心和支持。”

 

主持人:“接下来去什么地方服刑?”

张磊:“去什么地方服刑现在不知道。”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