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的家信与张青的绝食日记(1-4)

2008-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五集:维权人士郭飞雄第四十三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21-26)

 
家人4月21日收到狱中郭飞雄家信
        
在广东梅州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21日晚在广州家中收到郭飞雄的一封信。张青说:“刚刚才收到的。信的内容我读一下――
    
‘张青:你好!上次写于3月初的信收到没有?’(张青说明)这封信我收到了。‘如果4月20日前无法过梅州监狱来看我,就请将征订书报用的钱、帮忙查询的邮发代号,通过邮政汇寄过来。这里缺纸少笔,连写字都很困难,请速寄蓝格纸二、三十本,笔二、三十支。遇事慢三拍,培养沉静、安祥心态,后面不断有信,请回短笺,或专回函,谈小儿教育亦可。杨茂东 4月14日上午’”。

张青说,郭飞雄信中提到的这些东西,早在二月份已经寄给他。她说:“ 我在2月25日都寄给他了,一看就知道没给他。”

我打电话到梅州监狱。
问:“请问是梅州监狱吗?”
答:“是。”

问:“在狱中服刑的人如果需要得到本子和笔,亲属已经给他们带过去,是不是可以交给他们?”
答:“纸笔可能都行。”

问:“如果有人家里带了以后送不到怎么办呢?比方说像‘医院监区’的郭飞雄,也就是杨茂东。”
答:“这个我们不知道的。”

问:“您能帮忙我(把电话)转到医院监区吗?”
答:“不可以的。”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去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张青的银行存款被提走,帐户被冻结,儿子因当局干预,无法入小学读书,张青只好在家中教他学习。

郭飞雄去年12月13日被转到梅州监狱后,遭到殴打,当天开始绝食抗议。

今年4月18日下午,家人在广东梅州监狱会见了郭飞雄,这是狱方以“严管三个月”为由,拒绝家属探视后的第一次会见。张青得知,郭飞雄2月25日被迫停止绝食,因为梅州监狱给他“插空管”,他的体重降到八十五斤。

郭飞雄写给律师多封要求申诉信,律师都没有收到。张青21日给郭飞雄发出一封信,让他向狱方要求依法寄出给律师的委托书,张青的这封信同时在网上刊载。

张青说:“他的申诉无法启动、权利被剥夺这个事情,请律师给他提供法律援助。”

受郭飞雄委托的在北京的莫少平律师说:“郭飞雄跟张青说了,给我写了几封信,但确实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收到,很有可能监狱就没有给他寄送出来。郭飞雄在监狱里有通信权。特别是他如果的确表示‘我想聘请律师,代理我进行申诉’,监狱当局没有权力阻止郭飞雄聘请律师,扣押郭飞雄的信件。

一方面,郭飞雄可以向监狱、向当局有关部门投诉。另外一方面,我建议张青探视他的时候,拿着正式的委托书,让郭飞雄去签署,不必瞒着监狱当局,郭飞雄签字以后,带出来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艾晓明教授谈张青:我很敬佩她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将“第六届受难者家人奖”颁给狱中郭飞雄的妻子张青。与张青同在广州的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一直关注郭飞雄案、关心张青和孩子们。

得知张青获奖消息,艾晓明教授说:“我觉得她非常理解郭飞雄所做的事情,而且在郭飞雄遭受打压的时候,她尽了她最大的努力来保护孩子,独立支撑这个家庭,同时为她丈夫和孩子的权益而努力。并且她公开呼吁,包括给国家领导人写信申诉。她不仅保护自己的权益,而且也为权益受到侵害的普通人呼吁,所以我觉得她非常了不起。

张青非常坚强,她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承受了很多的痛苦,我是很敬佩她的。她不顾个人的安危,勇敢地站出来呼吁。

她非常明理,她知道是应该大声疾呼的。如果不讲这个道理,保持沉默的话,也许有时候是可以带来一时的安宁,但是对于根本的原则,就是人们应该享有的权利,是不利的。就是说,如果这个原则得不到尊重的话,很多其他的人都会因此而遭受磨难。她选择的是站出来大声疾呼,她的大声疾呼是和平的。”

谈到郭飞雄案,艾晓明教授说:“我也认为郭飞雄应该被释放,他无非是(发出)些批评,而且这些批评都是有道理、有依据、充满良善动机的。”

艾晓明教授希望有更多的人关心帮助张青。她说:“在这样情况下,家庭都是处于很困难的程度,如果能够给她一些实际的帮助,让她生活可以安定。”

熟悉张青的艾晓明教授说:“我觉得张青真的很了不起。她是一个很开朗的人,是个一点都不懦弱的人。而且我觉得她对郭飞雄很了解,也是很信任的。

张青和郭飞雄过去有师生之谊,她对郭飞雄始终存着一份尊敬的心,始终保持这一点真是很不容易的,还是很知己的。在价值观上,她是很理解他的。

我觉得,这点对于一个一般的朋友,可以志同道合,惺惺相惜,但是对于家人来讲很难做到。因为家人都要面对很具体的问题,对不对?一个人要出去做事,很难顾及家里,(入狱)带来物资上的困难,全都落在家人身上。

所以,这样我就觉得张青特别不容易。在郭飞雄入狱以后,她还继续维护这种价值,就是人们应该享有的各种权利――生命权、健康权、在法律面前受到同等保护的权利,还有受到公平审判的权利...她的这些大声呼吁都是很公开的,而且是很直率的。

我觉得,包括她对酷刑的表达,就是...如果你认同‘性’是一个负面的东西,你就会对‘性’的攻击觉得很羞于说出口。但是我觉得张青在这方面是很有见识的,她根本就是一个大声疾呼的态度。她的大声疾呼,不光是为自己的家人着想,其实也是为所有人着想。就是说,如果我们处在这种情况下,遭受这种攻击,不仅给你带来肉体上的痛苦,而且给你带来精神上的摧残,从根本上攻击你的人格尊严,使你不仅承受肉体上的痛苦,而且特别感到精神上的羞辱。

张青在这一点上是毫不退让的,直接揭露这种攻击带着很下流的动机,‘我要揭露它,我要毫不掩饰地表达我反对的立场’。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她真是为所有人的尊严去呼喊的人。这样的人,我非常尊敬她。”

张青的四篇《绝食日记》


郭飞雄案宣判日是去年的11月14日,星期三。此后,每逢星期三,郭飞雄的妻子张青绝食一天,以示为丈夫抗争鸣冤。

今年4月2日,张青写下第一篇绝食日记,并且在网上发表,至今已经连续写了四篇。

以下请听张青朗读她的四篇《绝食日记》--

 4月2日
张青    绝食日记(一)


在漫长的接近四年的周三绝食抗议日,我将写下绝食日记,为的是纪念每一个从时光之流中跳跃出来的非同寻常的这些日子。身体的历炼,就是心灵的历炼,每一个绝食抗议的日

子过去,每一个24小时绝食过去,我都感到自己的精神更加坚固。                                                                                                                                                   
今天,4月2日。我的第21个绝食抗议日。早晨,我从一阵汽车行驶在湿的道路上的涩涩的声音中醒来。

又是一个雨雾蒙蒙的日子。老天阴沉着脸,一整天都是这样。这是广州常见的灰霾、阴雨天气。       

由于阴雨和灰霾的双重作用,广州城大多掩埋在灰霾雨雾之中。每年春天,尤其是清明时节,雨就不分昼夜的下,昏天暗地,旷日持久,已经数不清有多久没见到阳光了。

去年的今天,星期一,我打电话问天河区检察院的内勤查问郭飞雄案件的情况,一个女士接电话,她说案件到了检察院,现在关押在第三所。我再次核实,才知道是广州市第三看守所。这天我得知郭飞雄从沈阳辽宁省看守所回到广州。那一天的天气,我记得清楚。是一个大雨的日子。那天的雷雨,使整个城市在上午十点左右陷入暗夜一般的黑暗之中。街上亮起路灯照明。那一天的暴风雨惊心动魄、聲勢浩大,黑暗压扁了整个城市。那天我在得知他已经从沈阳回到广州后,因为恶劣气候的缘故,我没有去看守所,而是在第二天才去广州市第三看守所,给他送了一些衣物等。
 
中午,我和儿子金宝坐在一个沙发里,听他读书,他一边读书,一边用头轻轻地碰我的头。在一篇课文读完时,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边读书,一边用头碰你吗?”

“不知道。为什么呢?”我说。

“因为你总是有很多事要办,总是不陪我玩,所以我生气,要用头碰你。”他委屈得连说话的声音也变了。

我赶紧说:“好的,说话算数,明天就带你出去玩,去看木棉花。现在木棉花都开了。”

“不。今天就要去。”他说。

“今天不行,今天在下雨。明天去,明天一定去。来,拉钩算数。”他和我拉钩,但他没有很高兴。他很快说到他的美术老师,他说:“余老师小的时候真的也不会画画吗?”

我说:“是的,他小时候也不会画画,他也是跟老师学习之后才会画的。”

“余老师画的人像真的人一样。我也要画真的人。”他说:“我现在就画。”

他开始画画。我在他画画的时候,想着他刚刚说的话,的确是太少花时间陪他玩。他失学在家,每天给他放上学习的碟片;让他听学习的磁带;做加法、减法;读故事给他听。对学习,他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常常主动地要求听磁带,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而带他出去玩的时间的确少了。他没有上学,没有玩伴。虽然他学了不少东西,总是觉得有欠缺,孩子的社会生活也是极其重要的。

胡佳案本周四宣判。

郭飞雄案宣判的日子浮现在眼前——暗光的法庭里,秋凉的2007年11月14日,除了我和郭飞雄,法庭里都是政府的人,在那个秋凉的光线暗淡的法庭上,法官宣读判决书,郭飞雄坐着,两个法警的手按压在他的双肩上,法官读完判决书后问他对判决有什么意见。他用手推推按压他肩头的手,然后平静得像是在听着别人的事情的神态说:“我只说一句话:你们是用一种曲折的方式在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广告宣传,你们和我,都在中国的民主事业中扮演着一个历史角色。我感到很荣幸。”
 
胡佳案的宣判,也就在明天。希望会是轻判。他的肝硬化,他的幼儿,他的年迈的父母,都需要他不被中国政府冤得太过分、判得太重。


4月9日
张青     绝食日记(二)


众多的日子,如同雪花飘落在水中,无声无息,消失不见。但寥寥数笔的描绘,就可以固定住那个日子,那天的光线、风、声音、心情,都可以回忆起来。

今天2008年4月9日。星期三。我的第22个绝食抗议日。阴雨天。天色阴沉,光线黯淡,没有风。今天郭飞雄严管三个月期满,我给梅州监狱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我可以去会见。

自2008年元月22日,我去梅州监狱探视郭飞雄,被拒绝并被告知对郭飞雄严管三个月以来,我一直没有见到他,三个月的严管,横跨2007年,2008年,春节也包括在其中,过大年前,我千里迢迢去梅州监狱探视他,被狱方拒绝。随着这没有像样严管理由的三个月时间的即将过去,我多次打电话询问情况。狱政科的警察说会通过信函通知我具体的会见时间。并说信件在4月9日左右会送达我。今天正是郭飞雄严管三个月期满的日子。我没有收到会见通知。上午11点,我打电话给梅州监狱狱政科问会见的事,一个女士接电话,她说,她不知道情况。只有科长知道,科长不在,科长到里面去了,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第二次打电话是在11点55分。没有人接听。可能是下班了。

下午三点多,我再次打电话到梅州监狱狱政科,接电话的还是那个女子。我说我上午打过电话,是你接的,科长在吗?她说:科长还是不在这里,他又去里面了。她说,你说的会见的事,我问过科长了,科长说会见通知书已经寄出去了。什么时候寄出来的通知?我问。她说:这个我不知道。科长没有说什么时候寄出的。会见的时间通知上应该写得很清楚。我想知道他(扬茂东)现在在什么区,他以前在六区的。女警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查到他在什么区吗?她说:不知道。我这里查不到。

现在,我只有等那封据说已经寄出的信到来,看上面说的会见时间是那一天,然后去见他,见到他之后,才能知道真实情况。自郭飞雄2006年9月14日入狱至今,已是18个月过去了,我还只是获准探视他两次,时间加起来不过一小时。时间一天接着一天过去,已经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他入狱已经一年半。昨夜的梦境非常的奇特。在一个本该熟悉的地方迷路,奇特的事情,奇特的场景,已记不清。又有什么事情来临,又有什么事情正在来临。再见到他的时候,不知道又会是听到什么样的真实,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暴风雨?回想这几年的时间里,常常是在一段时间相对安静之后,去面对暴风雨一样的掩盖着的震撼的真实。

今天教金宝做加法,这是第一次教他用竖式,以前一直让他用心算口算。他和我挤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他做加法,口里念念有词:要不要进位?对啦!这不是很简单吗?164对吗?他拉我的正在写字的右手,让我看。我看,75+89,对。再做心算吧。这些太简单了。他说。谁说的,这些都是要学习的。好,听好,口算,269+269.他说:200+200=400,60+60=120,现在就是520,9+9=18,最后等于538.这太简单了。他说。看他做完的8道加法,我说,你看你这一题没有写整齐,要个位对个位,十位对十位,不能全都挤在一起。把这些擦掉重写。他不肯。说做完加法该看电视了。他看起了《猫和老鼠》。


4月16日
张青      绝食日记(三)

 
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晴。我的第23个绝食抗议日。

今天正午12点多,我和儿子金宝在广州体育东路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在一阵阵的浓黑的汽车尾气和尘埃升腾的街道旁,我想:此时此刻,我本来应该正在由广州开往梅州的火车或汽车上。由于这封迟到的公函,我却还在正午的阳光下的十字路口,看着车辆奔腾,热浪袭人的城市街道,看着在一阵风中翻转的几片黄叶,想着我刚刚从邮局取来的公函,这就是我期待已久的从梅州监狱发出的通知我探视杨茂东的公函。上面规定会见的时间是今天,而我显然今天赶不过去。


公函的内容是:
                       会见通知书
                                   编号:1213003
张青女士:
医院监区罪犯杨茂东申请其亲属会见,经研究同意下列人员共壹人于2008年4月16日携此通知书和本人身份证明前来会见。
特此通知
姓名     关系     家庭住址
张青     夫妻     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
注意事项:会见时应协助政府做好思想工作,鼓励其接受接受改造。对改造不利的话不说,对改造不利的事不做。

                                                     广东省梅州监狱
                                           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盖公章)
   

多天来,我一直是每天查看信箱,等待着梅州监狱寄给我的会见通知书的到来。昨天晚上带儿子下去,在邮箱中看到了一份邮局来的邮件催领单。取回公函才知,会见的时间就是今天,今天已经来不及。从我家到天河客运站,买票、等车、坐车到达梅州,加起来的时间起码要用七小时,到达梅州监狱,他们早已下班,我想:只有下午打电话给梅州监狱狱政科,要求更改会见时间。要么明天或后天,或按监狱医院监区会见时间下星期一,或者下星期三,这都没有问题。总之,我近期要见到他。

下午两点半梅州监狱上班时间,我打电话去,是一个女警接听电话,我问科长在吗?我是杨茂东的妻子张青。女警把电话给科长。我说:我今天才收到你们寄来的信件,上面的会见时间是今天,广州离梅州很远,所以今天赶不过来。他说:你今天才收到信吗?寄出去一个星期了。我说:是,今天才收到,还是我去邮局拿回的信件。一般寄普通的信件反到更快,挂号信投递时,如果家中无人,他就没法准时送到。他说:我们发公函规定必须是用挂号信。那现在的问题是,我今天赶不过来,什么时候我可以见他呢?他说:那就重新安排会见时间。我说好,谢谢,你说什么时间会见都可以。他说:你看你什么时间方便,你定一个时间吧.那好,我说,就星期五吧。他说:星期五就是18号,是上午来吗?我说:上午来不了。要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到达你们那里。那好吧,他说:杨茂东的姐姐打来电话说想会见,她也可以来见。我说:好,如果她能够请假,她就会来。

这一段时间我都在为会见他准备他需要的书和物品,昨天为了找他要的一套书,花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清理他的书房里堆积的书。还好找到了。

今天天气很好,木棉花、紫荆花盛开。清逸的风吹来夏天的气息。昨夜的梦里,我见到了杨茂东。

我觉得张青真的很了不起。张青。


4月23日
 张青     绝食日记(四)

        
2008年4月23日,星期三,我的第24个绝食抗议日。云淡风轻的日子,阳光若隐若现。

才从会见郭飞雄后震撼的感觉中恢复过来。4月18号的会面,延续了以前两次的会见所经历过的震撼之感,虽然我还只会见他三次,律师在案件未定之前会见过他五次,每一次都是如此,没有例外,听到的都是震惊的信息。多年以来已经习惯,并且有心理准备,在面对震撼的事实,不至于让自己的笑容僵在脸上。我不知道,怎样的语言才能描绘出这样的内心感受,多年来我们的经历常常如此:来不及开口高兴,事实已经魔幻地展现在眼前另一幅严峻或凶残。岁月让我明白了这样的现实,如果本来就是严峻的不友善的状态,而你不习惯面对这些,想用自己的努力或者退避来减免这份紧张的感觉。这是办不到的。真正的办法是面对它,不遗漏任何细节地看着它,这才能够让人的心沉静下来,知道自己当做什么。所作的能否凑效,是另一回事,但首先应该这样去面对。这几天为女儿西西升中学报名,想多报几所学校。为的是稳妥。一年级的孩子失学,我还对付得来,如果是中学生失学,那就难对付了。

听见儿子在客厅里大声说“我来了”,是西西放学回来了。金宝给她开门,我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西西没有马上回她的房间,电视的声音很响,他们都在看电视。肯定的。

自从金宝失学在家,姐姐放学回来,几乎都是金宝去开门,在去年九月刚刚失学的日子,每次看到儿子高声应承姐姐叫开门时说我来了,然后跑着去开门,我在旁看了心里都会生出难过和感伤:他本来是该上学的,这会儿应该和姐姐一起放学回来,在门外叫开门,开门的人应该是我,不应该是他,他成了我们家小小的开门人。现在,这样的想法当然早已不再有。人能够适应的事情很多。

西西为我打开千千静听,十多分钟后,《回家》曲子响起,我让它单曲循环播放。

记得在4月18日去梅州的火车上,车厢里突然音乐响起,正是萨克斯风吹奏的曲子《回家》。当时,我记起在一个傍晚,我和他带着两个孩子,正拿着从超市买回的食物,走在地铁口,《回家》曲子响起。他说:这支曲子很好听,有点忧伤。忧伤的曲子,很美。打动人心。那时候,是他从广东番禺太石村罢免事件被关押接近四个月后出狱不久,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东西,也许是太久没有这么自由自在,太久没有能够去超市购物,他当时很兴奋,他说,买这么多东西,让人很高兴。购物让人高兴。今天早上出外买报纸,看见热闹的市场上,到处都是丰富的物品,到处都是浮光掠影的生活场景,而他在物质匮乏的监狱。最起码的物品都缺乏。缺纸少笔,连写字都很困难,我给他寄出的笔记本和中性笔,监狱都没有给他。一次只给他两本书。而他所在的监区,除了和他住一起的四个人是正常人外,同楼层的其它多间屋子里,住的是一些杀死自己父亲、杀死自己母亲的精神有问题的人。他多次要求调离,监狱都没有答应。

记得在上周三的绝食日记里写到:昨夜的梦里,我见到了杨茂东。那次的梦里,我和西西去看他,他在一间长方形的屋子里,屋子很大。有人送来像滑板一样的东西。那个年轻警察,尽管不声不响站在旁边,却用分明看得出的一种非友善的眼光打量着他。后来,那人走了,我对他说:我们回家。他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看着我。在反复回旋的《回家》的曲子里。我写下今天的绝食日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