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儿子失学一年获准入学 女儿升学仍无着 张青致信温家宝

2008-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五集:维权人士郭飞雄第四十七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08,06,30)                  

在狱中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儿子在广州申请入小学被拒一年后,于30日得到入学通知;女儿今年升初中仍无着落。郭飞雄的妻子和友人希望各界继续帮助孩子入学。

郭飞雄的儿子被拒失学一年30日获准入学
     

6月25日本台报道了在狱中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儿子杨天策和女儿杨天骄申请入小学和初中没有获得学校准许的消息。

6月30日下午,杨天策在去年入小学被拒失学一年后,得到了华康小学入学通知书。现在杨天骄升初中仍无着落。

郭飞雄的妻子张青说,她就子女入学问题,电邮发出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预定发表当天,儿子的入学问题得到解决。

张青说:“公开信准备投(通过邮局给相关部门寄)六份出去,然后自己留一份,就(上街)去打印了七份。然后有电话来,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华康小学的,跟我很明确地说‘你现在可以来取杨天策的正式入学通知书’。我就去取,在门口碰上校长,我说‘我真的很高兴,感谢你们!’”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9月被拘捕,去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张青:警方曾威胁不让孩子入学*

张青说,警方曾经发出不让孩子入学的威胁:“郭飞雄去年11月23日会见律师时就对律师说,有关部门给他五、六条威胁,其中有几个兑现的。那就是,说把他送到沈阳去,用更加厉害的酷刑;说‘不会让你的儿子上小学、不会让你的女儿升初中’。
         
去年正好是儿子上小学,学校就非常坚决地拒绝。今年再申请,6月11日,小学给家长发放通知,我们没有得到通知。”

张青:希望杨天骄上学问题公平公正解决,与同学一起进47中


30日,儿子终于得到入学通知,张青表示:“接下来就是杨天骄的上学问题。我在家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如果孩子去很远的地方上学的话,照顾不过来。杨天骄自己也说‘我们班其他同学都能直接上47中,我为什么就不行?我们华康小学的在47中读书的同学,人家会怎么看我呢?’我希望杨天骄的事情也能够顺利解决。对一个孩子的公平公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给一个孩子心灵留下阴影,非常不好。”

唐荆陵律师:男孩能入学是较好开端,希望补录西西(杨天骄)入学

关注郭飞雄儿女入学的在广州的唐荆陵律师说:“他的小男孩入学,我还是比较高兴。这个事情拖了一年时间,现在能入学的话,应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开端。关于西西(杨天骄小名)上学的事,我们也通过一些朋友,去向不同的学校打听一些消息,大家也都对这个事情比较关心。学位(入读名额)紧张可能是一个比较客观的状况,但是有的孩子可能会放弃自己的学位...”

记者:“选择去更好的学校?”
答:“对。一般会是这样的情形。如果有‘补录’机会的话,西西能不能有机会得到补录?”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再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附录:郭飞雄妻子张青,就子女入学问题,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温家宝总理:您好!

以前就我丈夫郭飞雄的冤案和他在看守所受到的酷刑,我给胡锦涛主席、总理您写过公开信。

今天就我的孩子上学的问题给你写这封公开信——我的儿子已经失学一年,今年在漫漫的等待中,至今还没有入学通知,今年升初中的女儿正面临失学的危险。

说到孩子上学的事,得先说说他们的父亲郭飞雄的情况。

多年来,郭飞雄从事维权活动,为权力受到侵犯的人群提供法律援助,走在维权运动前沿。他倡导以“公开、合法、温和、担当、本土、底层、渐进、有序的维权运动.”“在中国大陆推动“法治下的政治改革”,渐进、有序地实施宪政民主。”“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地扩张公民权利运动。(郭飞雄语)

他多次遭受警方打压、迫害。被三次非法殴打、三次非法拘捕,在第三次的非法指控中,广州警方因为没有有效证据,在案件进行不下去的情况下。把郭飞雄转押到沈阳警方手中,在南北两地警方对他用尽酷刑,最后使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制造了郭飞雄政治迫害冤案。

在制造这起政治迫害冤案过程中,广州办案单位曾给了郭飞雄五六条威胁,其中三条:(1)要把他送到沈阳去用更加严酷的酷刑,(2)我们不会让你的儿子上小学的。(3)我们不会让你的女儿升初中的。

广州警方把郭飞雄送到沈阳使用更加严酷的酷刑,这是去年兑现的威胁之一。

不让郭飞雄的儿子上小学,是去年兑现的威胁之二。

去年我的儿子本该入读小学一年级,但遭到有关部门阻扰,被拒绝入学申请,失学一年。今年招生报名的第一天的上午就去小学申请学位,在6月11日的发放入学通知书时,没有杨天策的入学通知。向学校电话询问,校方说:还要再等一个星期。等待之后,校方依旧回答我:还要等待。到现在,已经失学一年,比其他的孩子大了一岁的杨天策,至今还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得到上学许可,已经失学一年的他,不再像去年一样常常担心地问我:我能不能上学?也许失学一年的他,认为失学也是常态。

今年女儿升初中。现在,不让郭飞雄的女儿升初中的威胁,正在兑现的行进中。

事情的经过如下:

为杨天娇升初中的事,我打电话去华康小学对口直升的中学——天河区47中。我说明我是该中学对口的华康小学的学生杨天娇的家长,是名雅苑小区的业主,但孩子户口不在广州,我想在47中交赞助费申请借读生资格。招生办主任说:47中的对口小学是华阳、华康小学两所小学,但是我们的学位有限,只能招收华阳、华康小学学籍,并且有广州市户口的学生入学,不符合这两个条件的都不能入读47中。也就是因为学位少,不能收借读生。不是广州市户口的学生不能入读47中学。

不久我收到女儿的一位老师的电话,我说到杨天娇不能升47中,我现在才知道。校方说是因为学位紧张的缘故,不是广州市户口的华康学籍的孩子,就不能升学,并且,就是交赞助费,申请借读都不行。

老师说:是的,杨天娇不能入读47中。交赞助费借读都不行,因为没有学位。她只能在附近的学校申请借读,一般赞助费不会太高。我告诉她说:既然47中不行,那只能找离家远的另一所中学,这样总比上不了学好。

我对女儿说:47中说没有学位,不能招借读生。就上远一点的其他中学吧。她感到难以理解,她说:其他的同学都直接升入47中,我却连交赞助费借读都不行,为什么?我去远处中学读书,每天都要从47中门前走过,也每天要在路上和上47中的华康的同学遇见,他们问我:为什么不上家门口的好一些47中,而去上远处的中学,我怎么回答?他们会怎么看我?为什么这么多的不公平,都被我们碰上?

我说:学校没有学位,有难处,只能满足地段生,这些我们只能接受,我说:就是某某老师的孩子读书,也接受一些不太合理的条件。要克服这些。在哪里都是上学。没问题的。

之后,我打电话去某中学,我说明我是华康小学学生杨天娇的家长,想在这里申请借读学位,接电话的主任说:我们这里不招借读生。只招地段生。他说完就挂掉电话。他说他们学校不招借读生不是事实。在我住的这栋楼的八楼,就有一个我们很熟悉的韩国孩子在该中学借读。

如果不是这所中学的拒绝和他不真实的拒绝理由,我还不会去质疑47中招生办不够学位的说辞的真伪。我找到学校在5月初开家长会的时候,47中副校长讲话时我做的笔记,校长说:华阳、华康在校人数331人,47中只招收300人。不会增加人数。但是,我知道,这其中有很多学生去别的高级私立寄宿学校就读,杨天娇班上就已经有十几个学生注册了这样的学校。基本上每班都有十来个学生要放弃入读47中的资格,两个学校七个班,要放弃47中学位的,起码有70人。比多余出来的31人,多得多。这样一来,余下的华康、华阳学籍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入读47中。根本不是校方所言之学位不够,不能招收借读生。看来这一规定完全有可能只是为了方便拒绝杨天娇入读才找的一个蹩脚的借口。目的是推进去年对郭飞雄的威胁——不让他的女儿升初中。

去年儿子被拒绝入读小学一年级,当时他们说了一句很响亮的话:如果我们把你的孩子赶出学校,那就犯了义务教育法,我们不招你的孩子入学,我们没有犯义务教育法。

也许是这句话在支撑着他们的行为。请问温家宝总理,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我们把你的孩子赶出学校,就犯了义务教育法,我们不招收你的孩子就没有犯义务教育法吗?一个孩子就应该受到其父亲的株连,就不能在他们出生、成长的城市上学?甚至交赞助费都不能上学,在一个不真实的学位不够的借口下,就要剥夺他们本该有的上学权利而只能失学吗?让孩子在承受着这样的不公平,承受着这样的打击,这是一个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政府该做的事情吗?孩子上学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权利吗?

温家宝总理:看见您奔波在雪灾、汶川地震灾区现场的身影,人民都看到您是一位顾念民众疾苦的总理,看见您拉着地震灾区孩子的小手:鼓励他们,安慰他们。现在,在广州也有受失学之灾和升学受阻的孩子。我作为他们的母亲,在为现今中国还有孩子失学的灾难发生的痛心的心情下,给您写这封公开信——请您伸出道义之手,关心一个已经失学一年的快满7岁的孩子的今年上学的问题,关心一个升初中受到阻力的孩子的入学的问题。

希望我的儿子能够就读就在家附近的华康小学,我的女儿能够就读对口直升的家门口的47中。因为,在有相当一部分的孩子,入读其他高级寄宿学校而放弃47中入学资格,空出许多学位的实际情况下,让她和她的同班同学一样能升学47中,这不是不切实际的要求。如果在中国,还有郭飞雄的孩子上学的权利的话,那么该给他们学位的就应该是他们出生、成长的广州市的这两所在家门口的学校——我认为,给孩子公平公正是构建社会公平公正的关键所在。为孩子争取基本的权利——正常入学、受到公正对待,不被随便一个借口而被剥夺权利,是这个社会、这个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保守孩子们的权利,保守孩子们的心灵不受侵蚀,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

在这里,我也要说:在人们心目中,学校,尤其是小学是社会的一块净土。现在的教育法规定老师有权利保护学生。在汶川大地震中,有多少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孩子的教师的感人肺腑的事迹流传。他们用生命说出一个事实——教育人的人是最好的人。保持学校教师的这样的社会职能和社会角色,是中国孩子们的福分。把公安局的权利渗透到学校的做法,经由学校教师去行驶对一个孩子的入学权利以及其他权利的控制,让教师勉为其难的用中国警察的脸孔和腔调去对待孩子,配合国安局做这样的事情,这只能让他们寒心地看到这些他们不该、不想看到的以庞大的政府之力欺负孩子的真相。这真的有失体统,有失倡导和谐社会的政府之威严。

温家宝总理,我的受到失学一年之灾的儿子,和面临升学阻力的女儿,他们在今年的入学问题上,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帮助,非常希望能够顺利就近上学。希望您的正义和您的力量能够改变他们所面临的,在他们的这个年龄不该面对的困境和不公正。

感谢!

张青
2008年6月29日

(此公开信将以邮寄方式,同时致送与事件有关的各级单位或领导——华康小学、天河区47中、天河区教育局、接防民众的广州市市长张广宁、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