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狱中致信家人 律师再请保外就医

2008-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 第十三集:维权人士胡佳、曾金燕第十四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5,20)

*家人收到胡佳狱中来信*

5月18日,在潮白监狱服刑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写给父母和女儿的信件由国保转交到胡佳妻子曾金燕手中,但胡佳致妻子的信,据警方说还在审查中,没有交给曾金燕。

胡佳写给父母的信落款是5月8日。胡佳写给女儿的两封信分别落款5月8日和13日。 

*胡佳和胡佳案简介*   

现年三十四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2006年春,胡佳被警方绑架四十一天获释后,医生诊断他患了肝硬化,是不可逆转的疾病。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今年4月3日,胡佳因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五篇文章和境外记者采访他的两篇报道,被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曾金燕带着现在六个多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

*胡佳给父母信:近期停药,担心不能继续原医院治疗方案*

胡佳给父母的信中说,他7日被转入监狱,药停了,他现在很担心不能继续原来在地坛医院的治疗方案。

曾金燕收到信,马上问国保关于胡佳用药情况,国保说“现在有药了”,但家人目前仍然无法得到胡佳本人确证。

*胡佳给父母信:生活艰苦,努力宽容平和,望父母多保重*

胡佳信中说,潮白监狱的生活比较艰苦,没有午休,早晨五点半起来,晚上十点半才能睡。每天要背监狱的守则,要学十几首“改造歌曲”。说他早晨吃玉米粥,有馒头,咸菜,中午有炒芹菜。

他说,很想念家里人,希望爸爸妈妈、岳父岳母保重身体。胡佳信中还说,很庆幸有女儿,她是快乐的小天使,给他带来安慰。胡佳说,他要努力保持宽容、平和。
 
*胡佳给女儿信:幸福的人是被爱和爱别人的人*         

据胡佳同监狱人说,狱中强制劳动是制做排球等。但胡佳现在是否作此劳动,他信中没具体写,家人尚不清楚。

胡佳给女儿谦慈的信中说“特别想宝宝”,说了些家常话,并说母亲节他已经替宝宝向母亲问候了(国保说这封信还在审查中)。胡佳给女儿的信中还说“将来每到母亲节,你一定要记得向妈妈问候,因为我知道妈妈为了生你,受了很大的苦”。

胡佳信中说“ 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宝宝笑,看宝宝又健康、又活泼”。 

胡佳被抓后,曾金燕往看守所送衣服,把女儿常用的两块手帕塞进衣服口袋,没有被警方没收。胡佳信中提到,以前在看守所一直把宝宝的手帕带在身边,但现在不允许把手帕带在他身边了。具体原因家人不确知。
        
5月13日胡佳的女儿满半岁,胡佳信中说很想念女儿,还说“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半岁。一个幸福的人肯定是被爱的人,也是对别人充满爱的人,要平和、要节制。。。”

*探视路途远,尚未获准行*
        
胡佳七十多岁的母亲5月14日收到狱方5月8日签发的胡嘉(胡佳户口注册名胡嘉)入监通知书,得知胡佳已于5月7日被转到位于天津界内的北京市公安局管辖的潮白监狱(原清河农场),通知附地址、行车路线。家人探视胡佳,往返仅路途至少需六、七个小时。胡佳的母亲已经 于18日前用特快转递将入监通知回执寄给有关方面。家人提出探视申请,目前还没有得到许可通知。
       
日前,曾金燕的母亲因为家乡的家人需要她照顾,不得不回老家去,现在曾金燕只能自己带着六个多月的女儿,在警察监控下生活,买东西、做饭、带孩子。。。分身无术。

*狱方肯定胡佳在此,其余皆不回答*

我打电话到潮白监狱――
张:“喂,您好!请问是潮白监狱吗?”
对方:“对。”

张:“我想请问一下有位叫胡佳的服刑者,是新入监的,您能告诉我他在第几监区吗?”
对方:“你是哪里啊?”

张:“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
对方:“我没有权力回答你。”

张:“他在不在这个监狱,能告诉我吗?”
对方:“在我们监狱。”

张:“他目前身体情况怎样?”
对方:“我无权告诉你。”

*李方平律师:胡佳是重病号,营养跟不上,用药曾中断*
         
胡佳的代理律师李方平先生和朋友19日去看望了胡佳的家人。
在北京的李方平律师说:“我们分别看望了胡佳的父母和曾金燕。他父母收到了胡佳入监通知书,上面说还有一到三个月的入监集训。可能过了这一段,家属才能会见,监狱通知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家属才能过去。”
        
问:“具体到胡佳,这段时间多长?”
李:“正常时间是一个月,现在还没有落实到底多长时间,还没与狱方联系。近日,胡佳家人会与狱方联系。”
         
李方平律师说:“我也看到他写给女儿和爸爸妈妈的信。那边的生活情况,对他这个重病号来讲,营养方面可能还是跟不上。用药方面,刚刚转过(监狱)去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作抛弃处理了,包括他的药。到了那边,可能耽误了几天,药才续上。”

*李方平律师:依法律,胡佳具充分条件申请保外就医*
        
李方平律师谈为胡佳申请保外就医所作的努力:“最开始我们给看守所寄了保外就医材料,看守所的负责人员,包括管教,也和胡佳谈到这件事,他们答复‘在看守所没法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等转到监狱以后再去申请。’
         
曾金燕也到医院去提取了病历,都盖了地坛医院的公章,我们会把这些汇总后再寄给潮白监狱,争取这个礼拜寄出去。”

问:“从律师角度,您看医院出具的现有材料,胡佳申请保外就医条件充分吗?”
李:“目前来看是充分的,因为他是肝硬化,而且处于‘失代偿期二型’,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胡佳这种情况可以申请保外就医。”

问:“你们近期会去见胡佳吗?”
李:“家属见完以后,我们再去见胡佳。”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