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拉达克藏人庆祝 西藏班禅喇嘛诞辰

2021-05-07
Share
专栏 | 西藏纵览:拉达克藏人庆祝 西藏班禅喇嘛诞辰 西藏妇女会在达兰萨拉放飞多支装有祝词的气球 纪念班禅喇嘛生日
图片取自西藏妇女会脸书

西藏班禅喇嘛的生日庆祝活动于近日在拉达克和印度南部的扎西伦布寺举行。1995年西藏班禅喇嘛还是一个六岁的男童时,被中国政府关押,流亡印度的扎西伦布寺被认为是现年32岁的西藏精神领袖的駐錫之地。而在当前印度疫情严峻的时候,流亡印度的西藏人也卷入印度的第二次新冠病毒传染浪潮。 此外,据西藏流亡人士所称,被拘留的西藏政治教育班学习者诺桑于2019年去世,中国当局称诺桑的死为自杀,而当地藏人认为他是受到了酷刑致死。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配音。

在印度西北部的拉达克地区,是印度和中国军队近年发生边界冲突的地方。四月二十五日在地区首府列城的格鲁派主寺辛克希寺Tiktse举行了庆祝活动,这是该地区首次举行的纪念活动。

活动组织者洛桑竹清Lobsang Tsultrim指出,尽管班禅喇嘛的生日是世界各地的藏人定期庆祝的,但这是在拉达克举行的第一次庆祝活动。

洛桑竹清说:“可悲的是,他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和我们在一起。他的失踪不仅对藏人来说是一个不幸的现实,对其他佛教徒和喜马拉雅社区也是一个不幸的现实。今天我们在这里庆祝班禅喇嘛的生日,以便我们可以向尊敬的客人解释[他的持续失踪]的情况,并尝试对他的失踪做些事情。”

拉达克佛教协会主席图丹泽旺Thupten Tsewang同意,直到今年,拉达克的佛教徒一直忽略了班禅喇嘛的生日。他说:“但是现在我们必须继续庆祝这一重要的日子。”

拉达克学生团体的代表丹增曲波Tenzin Choephel用藏语称呼一位尊敬的精神导师说 “班禅仁波切只有六岁就被绑架了,但是我们和印度政府随后忽视了这种情况这么长时间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拉达克的青年将竭尽所能,提高对这一问题的意识。”

四月二十六日,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拜拉庫比的扎西伦布寺继续举行了庆祝活动,这里是班禅喇嘛在西藏日喀则的传统驻锡寺庙设在流亡社区的分支,扎西伦布寺的住持泽嘉仁波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们被拘留的精神领袖。

泽嘉仁波切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非政府组织和富有同情心的政府“共同增强了对释放班禅喇嘛的要求”。

泽嘉仁波切表示,“直到问题得到解决,我们才会停止。”

西藏的班禅喇嘛根登确吉尼玛Gedhun Choekyi Nyima于1995年5月14日六岁时,被达赖喇嘛指定是他的前世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十世班禅喇嘛于1989年去世。

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承认激怒了中国政府,三天后,中国当局将这个男孩和他的家人拘留,然后安置了另一个男孩坚赞诺布Gyaincain Norbu作为自己的候选人。

藏人对中国政府干预选择现任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感到痛苦不满,北京指定的班禅喇嘛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不受藏人欢迎。

与此同时,对现年85岁的达赖喇嘛的年龄的担忧,以及他去世后可能的继任人选的不确定性再次出现。北京要求任命达赖喇嘛继任者的权利,而达赖喇嘛本人则表示,任何未来的达赖喇嘛都将在中国以外之地出生。

达赖喇嘛手持班禅喇嘛幼年的照片。(西藏之声)
达赖喇嘛手持班禅喇嘛幼年的照片。(西藏之声)

另据消息人士称,随着印度在第二波新冠病毒传染疫情中挣扎,在印度的藏族居民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数正在上升。

新闻来源称,印度现在至少有两周的时间每天有300,000例新感染病例,最近一天的检测结果为350,000例阳性,并正式记录了至少220,000例死亡。同时,医院报告显示病床和氧气供应短缺。

在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的达兰萨拉一位医生说,印度最大的藏族医院德勒医院缺乏疫苗,现在已终止了一项旨在为18岁及以上年龄的藏人接种疫苗的计划。

丹增尊珠医生Tenzin Tsundue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目前,我们在德勒医院没有任何疫苗,但我们有一些正在研究的选择。”

丹增尊珠指出,一星期以来,居住在达兰萨拉的近140名藏人对新冠病毒的检测呈阳性,随着病毒继续在社区中传播,这些数字正在迅速攀升。

丹增尊珠并说:“一个想法是我们与大型医院合作,因为我们需要的疫苗数量太少,无法直接从供应商处订购。”

居住在印度北部北阿坎德邦州首府德拉敦的藏人也受到了重创,据消息人士说,当地的萨迦寺有83名喇嘛经检测呈阳性。

该寺已经被封锁了一年,但工作人员经常外出在附近的城镇购买物资。

寺院的一位消息人士说:“我们正在隔离僧侣,目前尚无人处于严重状况,但是其中一些人的氧气含量很低,因此我们已将他们送入德吉林Dekyiling西藏医院。”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在德拉敦的225名藏人中,有83名被感染的僧侣在印度第二波大传染中已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

与此同时藏人牵头帮助,生活在德里和班加罗尔等城市的年轻藏人正在领导帮助感染该病毒的藏人的努力。总部位于德里的藏族癌症协会筹集资金购买氧气瓶,并筹组志愿者呼叫中心。

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州的一个城镇蒙多哥,印度最大的藏族定居点之一的所在地,藏人行政中央卫生部下属的“防护武汉疫情小组”正在治疗34名新冠病毒患者,其中大多数病患仍处于稳定状态。自12月以来,“防护武汉疫情小组”由八名护士经管,没有固定的医生。

消息人士称,另一家医院的医生顿珠扎西Dhondup Tashi每周访问该设施一次。

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已呼吁世界各地的藏人向印度的新冠病毒救济运动捐款。同时,由藏人行政中央设立的两个检疫中心已改建为治疗中心,以应对不断增加的病例。

藏人行政中央“防护武汉疫情小组”工作人员慈仁参曲Tsering Tsamchoe说:“我们现在看到新冠病毒病例的数量迅速增加,因此,我们已在新冠病毒护理中心准备了必要的预防措施,例如氧气瓶。”

慈仁参曲表示,目前只有少数患者需要氧气支持。

到目前为止,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总共有2584名藏人对导致新冠病毒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进行了检测,呈阳性反应,据报道有59名藏人死亡。而据藏人行政中央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为15457名藏人接种了疫苗。

此外,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最近获悉,两年前,一名六岁儿童的西藏父亲于政治再教育拘留期间被释放后,在不明情况下死亡。

一名住在印度的藏人援引当地消息来源说,现年35岁的诺桑Norsang是那曲市居民,当时被政府命令参加政治再教育课程。中国当局称诺桑的死为自杀,而当地藏人认为他是受到了酷刑致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诺桑和来自同一城镇的其他一些藏人于2019年9月被送进政治教育班。其他人被释放,但诺桑的下落很长一段时间始终不为人所知。但我们最近得悉,他在被当局严刑拷打后于2019年去世。”

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来源说,由于互联网的严格限制以及在那曲市的其他通讯封锁,针对中国统治的抗议活动频频发生,而诺桑去世的日期和其他细节仍不得而知。

消息人士指出 “中国当局说,他因无法偿还债务而跳下桥自杀身亡,但我们了解到他没有欠任何人钱,而且他被捕以前一直负责任的与家人一起生活。”

消息人士又说,在他被捕后,有五到六辆警车抵达了诺桑的家乡,并连续几天搜索他的房屋,他的妻子和家人也受到了骚扰。

消息人士还说,众所周知,诺桑对在那曲实施的中国政治教育政策怀有敌意,并反对“崇拜中国领导人并与分离主义者断绝关系”的命令,
他说:“所以他被中国共产党拘留,最后被杀害。”

消息人士并说,中国监狱中的酷刑和严酷条件,常常对关押在那里的藏人的身心健康造成永久性损害,许多人在释放后不久或在家里遭受多年苦难后死亡。

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研究员白玛·嘉乐(Pema Gyal)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西藏地区在中国的统治下所实行的政策,使西藏人面临许多问题。

白玛·嘉乐说:“但是由于互联网的严格限制和官员的审查,有关这些事情的详细信息很难获得。”

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国家,在70年前被武力入侵并并入中国。

中国当局对该地区保持严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动以及和平表达文化和宗教特征,并使藏人遭受迫害,酷刑,监禁和法外处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