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民族团结法”改变西藏传统文化?

2020-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通过“民族团结法”。(Public Domain)
西藏通过“民族团结法”。(Public Domain)

中国当局现在对西藏实行越来越严厉的信息控制,并严格禁止防范外国媒体采访西藏。有鉴于采访受阻、驱逐关押的可能性,导致西藏新闻报道锐减。2020年1月11日中共当局通过一项所谓《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区创建条例》。同时还宣布该条例于今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国新的《民族团结法》被视为努力促使藏族文化中国化,让有识之士为之忧心不已。除此以外,中共当局也积极推广藏汉通婚,称为促进民族间的团结。

据人权组织和其他专家称,中国西藏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该地区信息流通的控制,去年逮捕了藏人,原因是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新闻和观点,并与流亡的亲人联系。 审查官员和警察的具体目标是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手机上分享的图像,并呼吁保留藏语,现在受到政府命令警示要建立中文作为藏语学校主要教学语言的威胁。驻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局局长 塞德里克·阿尔维安尼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已经受到中共严格限制的中国藏区的言论自由“由于检察机关的建立和审查而没有得到改善。” 他表示:“对于藏人来说,调查和走私西藏以外的信息仍然极为困难和危险,”他并补充说,北京拒绝让外国记者自由进入西藏,这使得外界更难评估那里的情况。 在五月初的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驻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在180个国家中将中国排名第177。

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的高级研究人员莎拉·库克说:“对西藏人来说,与外国记者或自由亚洲电台这样的海外媒体交流,要比对其他中国人更加危险”。库克说:“那里的人受到的报复比中国其他地区要大。”

国际新闻自由团体强调,今年五月三日世界新闻自由日之前,中国对全国各地媒体工作者的限制日益严格。去年,在西藏地区被判处长期徒刑的那些人试图提请注意腐败官员或环境问题,而其他人只是表达了对使用藏语的支持或分享了达赖喇嘛的图像,中国领导人即将他们视为危险的分离主义者。

2019年12月6日,安吉·森德拉是青海省甘德县的居民,因在网上投诉腐败官员,非法采矿以及非法狩猎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而遭以扰乱社会秩序被逮捕,他被判了七年监禁。

与此同时,现年22岁的藏传佛教僧侣索南·帕尔登于2019年9月1日在网上批评北京政府对该地区的政策,评论发表后于9月19日在四川的阿坝藏族自治州被捕。去年10月,一名36岁的藏族男子拉达尔被拘留在西藏那曲县,其后继续被关押。一名当地消息人士在一份较早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极有可能因'泄露国家机密'而被捕。”这位消息人士引用了一项指控,通常被用来阻止抗议北京当局统治西藏地区的抗议新闻或其他政治上敏感信息的传播。此外在2019年2月20日,西藏日喀则市定日县扎西宗乡的45岁居民慈仁多杰与他的流亡兄弟谈了几小时后被拘留,而他们的话题只是谈论教导孩子们讲藏语的重要性。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国际关系部秘书噶玛琼英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自由世界中,人们每天都在例行的交流信息。他说:“但是,中国政府对这些类型的对话表示怀疑。”

作家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自由表达研究与政策主任詹姆斯·泰格说,中国对言论自由和在西藏分享信息的限制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

泰格说:“我们应该记得,中国自己的宪法制度保障了言论和新闻自由,宪法和《区域民族自治法》都对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权利进行了重要保护。”

他说:“因此,当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政府保障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时,包括那些以藏语发言,写作或报道以及涉及藏人关切事务的人,我们没有提出激进的要求,”他说。“相反,我们坚持中国政府所说的话。”

除此之外,中国新近实施的《民族团结法》被视为努力使藏族文化中国化。

五月一日,一项在西藏地区和社会机构中强制实行的“民族团结”的中国法律,引起了藏人和外界观察家的关注,他们说,新法律将进一步破坏藏族身份,因为数十年来大量的汉族移民,在该地区已经削弱了藏族身份。

这项新法律标题为“关于建立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与进步示范区的规定”,要求非藏族在政府单位,学校,私人企业,宗教中心,和军队的平等对待。

华盛顿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在4月30日发表的声明中说,该法律的新规定“明显偏离了对西藏人的“优待”原则,该原则本应保证藏人可以保持自己的文化和传统方式。

“通过宣称一种占统治地位的民族文化以使藏族人民中国化,这些规定违反了国际人权标准,例如《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表示。

该组织副总裁布昌次仁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尽管中国的新法律规定应保留部分西藏文化遗产,但需对其长期,实际影响进行严格监控。

他说:“如果北京真的希望保护和促进藏族文化认同,那么应该像以前那样保护藏族文化价值。”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苏菲•理查森称,中国新的《民族团结法》“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自己的宪法和中国政府根据国际法承担的义务产生紧张关系。”

理查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您不能要求民族团结。” “这是一种歧视形式,已经被法律粉饰,但这并没有使其合法” 。理查森说,藏人必须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践行自己的文化”。

美国国会议员詹姆斯·麦考文在5月1日的声明中写道:“中国政府控制藏族文化和宗教的运动,长期以来一直违反国际人权准则。”“而且这些新规定似乎旨在进一步歧视和镇压,明显违反了中国的国际义务。”

麦高文说:“随着这些'民族团结'法规的生效,美国和国际社会必须保持警惕,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共同努力,制止破坏藏族身份或压制藏族人民的努力。

除了《民族团结法》,中国当局也在加强促进汉藏通婚。

在西藏日喀则地区举行的公开会议上,中国官员正在促进藏人与汉人之间的婚姻,因为新的“民族团结”法开始生效。藏人说这是对他们文化身份的另一次攻击,由于数十年来汉人移民到藏区,已经削弱了该地区的藏族传统文化认同。

1月11日,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与进步示范区建设条例》,该条例于5月1日生效。

它要求非藏族各族群在各级政府以及学校,私人企业,宗教中心和军队中平等参与,这一要求被人权团体描述为旨在使西藏人民“中国化”的举措。


图片: 一对新人身穿传统藏服,在拉萨布达拉宫前拍摄结婚照。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一对新人身穿传统藏服,在拉萨布达拉宫前拍摄结婚照。 (法新社资料图片)

如今,当地政府还敦促藏人和汉人通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如果藏人和中国人在日喀则结婚,他们将被作为模范的'民族团结'家庭,这样的模范家庭将被授予奖品。”

消息人士说,中国官员还命令与会人员研究习近平主席的著作和政治思想,概述了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愿景。 不过这项努力不太可能成功 ,日喀则流亡藏人说,在西藏促进种族间通婚的努力不太可能取得成效。 日喀则居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们的家人永远不会跟中国人结婚,因为藏人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我们的语言,饮食和生活习惯相距甚远。我们甚至很难相信中国人制造的任何东西。”

消息人士继续说:“目前,日喀则市的藏人和华人之间的民族间婚姻很少。”“在我自己的家庭中,我们的父母经常建议并鼓励我们在自己的族裔中结婚,自我们年轻以来,我们在本族裔中就拥有共同的语言。” 与此同时,人权活动家和西藏支持者抨击中国的新民族统一法规,称他们是企图吸收藏族人民进入中国的主导文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