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四名藏族僧侣被重判 人权组织吁尼泊尔尊重流亡藏人权利

2021-07-16
Share
专栏 | 西藏纵览:四名藏族僧侣被重判   人权组织吁尼泊尔尊重流亡藏人权利 四川藏族地区的政府官员逮捕了两名藏人,因为他们庆祝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 86 岁生日。图为西藏民众纪念达赖喇嘛生日。
照片取自西藏女作家唯色脸书

据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报道,由于警方的突袭,四名藏族僧侣被判重刑。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政府向西藏当局施压,要求查明并惩处真实或虚构的“政治颠覆”案件。而近期两名藏人也因庆祝达赖喇嘛诞辰被当局逮捕。此外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于近日发布声明,该组织与国际人权联盟谴责尼泊尔政府未能在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以落实尊重、保护在该国藏人难民权利的承诺。与此同时,居住在欧洲的流亡藏人于近日向藏人行政中央捐款,为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提供援助。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有关详情,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配音。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 ”在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庄严权力起诉他们:中国对登卓寺的镇压与西藏通讯管制”中说,去年,在警察暴力突击定日县的寺院后,西藏当局判处四名藏人僧侣长期监禁。而这一判决反映出地方官员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被要求限制线上通讯,同时将和平言论视为“安全威胁”予以惩罚。

人权观察在其 7 月 6 日的报告中称,当地政府以迅捷的力量“起诉他们”。这次突袭是在 2019 年 9 月, 当局发现一部手机,其中包含发给居住在西藏以外的僧侣的信息,以及向尼泊尔一座在 2015 年地震中受损的寺院捐款的记录。

人权观察援引该地区的消息来源说, 定日县登卓寺僧人群杰旺波遗失的手机被发现后遭逮捕,并在审讯中遭到殴打,随后武装警察突袭了寺院和附近村庄扎纳克 (Dranak) 的 20 座私人住宅。

人权观察称,执行突袭行动的警察殴打了当地僧人,并缴获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宗教文本和照片,并补充说,中国当局随后启动了僧侣被迫参加的每日政治灌输计划。

人权观察并说,9 月 7 日,一位名叫洛桑措巴的登卓寺僧人自杀了,显然是为了抗议当局的镇压,扎纳克的互联网服务也立即被切断。

人权观察表示,在突袭中被拘留的大多数僧侣未经审判就被关押了几个月,然后被释放,但四名高级僧侣——群杰旺波、洛桑景巴、诺布顿珠和阿旺益西,被日喀则的一个法庭秘密审判, 于 2020 年 10 月,分别被判处 20 年、19 年、17 年和 5 年有期徒刑。

人权观察并称,由于中国对该地区的通讯进行打压,因此无法提供对这四人的指控的详细信息,但中国法律目前并不禁止通过电话或短信进行跨境通讯或向国外汇款。

人权观察还指出:“中国法院通常仅对累犯或参与组织抗议、非法组织、间谍活动、暴力行为或越来越多地传播非官方新闻等活动而判处极端刑罚。然而,没有迹象表明任何登卓寺的僧侣以前被定罪或参与过此类活动”。

在 7 月 6 日的一份声明中,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将强加的刑期描述为“前所未有”。

理查森说:“中国政府认为西藏僧尼是潜在的颠覆者,加强边境安全,加强对在线交流和宗教捐赠的限制,所有这些都造成了令人震惊的误判。”

“由登卓寺僧侣的可怕遭遇可见,中国政府不停逼迫藏区官员追查并严惩政治颠覆案件——即便是所谓的颠覆行为也是纯属凭空虚构。”

人权观察并且指出去年10月登卓寺僧侣被判刑后,有两名境内藏人因向印度亲属汇款而被拘留,其中一名藏人妇女拉莫甚至在拘留期间重伤死亡,而且流亡藏人媒体曾多次报道西藏自治区、各藏区地方政府召开会议,并威胁藏人不能与境外亲属联系。除此之外,当局甚至拘捕与殴打那些被视为“危害国家安全”的藏人网民,因此登卓寺僧人的案件,表明了当局开始以极端的方式,对藏区的线上通讯进行更进一步的管控。

为此,人权观察呼吁中共立即释放这些被关押的僧侣,各国政府和联合国应向中国政府施压,并要求中共尊重西藏人权,而这些建议也呼应了去年六月五十名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在联合国建立中国人权监测机制。

此外,人权组织“自由西藏”七月六日发布的新闻稿中说,中国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的四名藏人于七月四日被当地公安逮捕。此前,当地官员在大规模搜查手机的行动中发现了违禁图片,据了解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照片。而中国当局不允许人们持有或悬挂达赖喇嘛的照片。

与此同时,另据西藏消息人士所称,四川藏族地区的政府官员逮捕了两名藏人,因为他们庆祝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 86 岁生日。

现在居住在瑞士的前政治犯果洛晋美说,这对夫妇,丈夫名叫贡秋扎西,妻子名叫扎波,两人都是 40 多岁,他们在甘孜藏族自治州被拘留。

果洛晋美援引该地区的消息来源说,“他们因涉嫌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图像和文件,并鼓励在达赖喇嘛尊者生日那天背诵西藏祈祷文而被捕”。

目前尚无关于两人被捕日期或现在关押地点的详细信息。

今年还有 20 至 30 名藏人因庆祝达赖喇嘛 七 月 六日的生日而被捕,果洛晋美说:“但由于该地区的通讯受到严格限制,他们的姓名或[他们被捕] 的地点外界一无所知。然而,他们都在达赖喇嘛尊者生日前后的某个时间被捕”。

藏人展示达赖喇嘛的照片、公开庆祝他的生日,以及在手机或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他的教义,往往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除此以外,据西藏之声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七届会议于近期在瑞士日内瓦召开,而尼泊尔的普遍定期审议(UPR)报告于七月八日进行。根据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于当日发布的声明,该组织与国际人权联盟谴责尼泊尔政府未能在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以落实尊重、保护在该国藏人难民权利的承诺。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与国际人权联盟于去年6月联合发布人权报告,呼吁尼泊尔政府尊重当地流亡藏人的权利,而这份报告于今年1月初联合国人权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UPR)进行评估。声明指出尼泊尔政府并不接受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时提及有关藏人难民的重要建议。

为此,国际人权联盟秘书长阿迪鲁拉曼坎(Adilur Rahman Khan)表示:“尼泊尔应该受到各方的赞扬,因为该国长达数十年收容超过数千名藏人难民。然而,这还远远不够,庇护难民还必须根据相关国际人权原则、条约给予他们充分地保护。我认为尼泊尔政府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并给予藏人合法的地位,以确保他们的基本权利得到尊重与保护。”

与此同时,声明强调尼泊尔政府没有接受一项关键性的建议,即登记与核实所有藏人难民的身份,并给予身份证件。然而,缺乏证件是藏人难民在尼泊尔面临许多困境的根源,包括无法获得教育、合法工作的机会,以及医疗与政府提供的相关服务。同时,缺乏法律保障的藏人难民更容易遭受任意定罪与侵犯人权。

为此,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驻德国分部成员凯•穆勒(Kai Müller)于声明中表示:“尼泊尔政府在普遍定期审议期间的回应,显示出该国无法保障藏人难民应享有的基本人权与法律地位,而该国政府必须承诺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以保护从西藏过境至印度的藏人难民。”

另据藏人行政中央官网于七月八日报道的消息指出,居住在欧洲比利时、法国、荷兰,以及西班牙等国的流亡藏人于近日向藏人行政中央捐款,为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提供援助。

消息指出,藏人行政中央驻比利时办事处代表扎西平措的带领下,比利时的流亡藏人捐款一万五千九百欧元;法国流亡藏人捐款四千八百七十欧元;荷兰流亡藏人捐款五千零十欧元;西班牙流亡藏人捐款一千八百六十八欧元。

藏人行政中央驻比利时办事处代表扎西平措向媒体表示,“在这一充满挑战的防疫状况下,居住在欧洲的流亡藏人此次向印度和尼泊尔流亡藏人提供的援助体现了藏人间团结精神,同时也证实了藏人彼此间的相互支持”。

据了解,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于今年5月下旬敦促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为印度和尼泊尔的藏人提供援助,以让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的流亡藏人度过难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