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会对刘云山礼让三分(高新)

2014-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网络资料)
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网络资料)

笔者在本专栏的《“衣马列”居然还是习大大的“引梦人”》以及《衣俊卿仍被保留党中央马列专家封号是因为“道德不够败坏”》两文中均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共中央马列局前局长,至今仍然被继续保持党中央马列专家封号的衣俊卿之所以能够在诱奸了青年马列女博士的同时竟还能让人家心甘情愿地再付他一笔“好处费”,就是因为山西籍的女博士当时是百分之百地相信了衣大官人的承诺:“云山进(政治局)常委之日,就是小女子你获取北京户口之时”。

当然,衣俊卿当时的意思也不是说刘云山升任政治局常委之后就会亲自出面为那位马列女博士办理北京户口,而是说刘云山一进常委他衣俊卿不但会跟着被提升,而且还会被安排诸如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之类的可以对地方上指手划脚的职务,届时给北京市委打个电话就是了。如此说来,假说前年十一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没有发生“云山进常委”这回事,那位财色两失的山西女博士也就认命了。

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这位衣大官人为证实自己早已经被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刘云山“尤其器重”,在“开房间”的过程中向那位山西女博士吹嘘了好多党中央的“机密”内容,包括“云山在书记处里虽然不是最年长但却是政治资格最老,比年龄最长的何勇进中委还早,比快要接胡锦涛班的习近平进中央更早,云山第一次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时候,习近平还只是个县团级干部......”等等。这类内容如果已经被中南海内的好事者传递到习近平的耳朵里,他习近平是否会“大人不见小人怪”外人无从判断,但刘云山的“党内老资格”令习近平从十七大上进入中央领导层之后就一直对他保持着十分的尊重确是事实。

虽然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因为刘云山和周永康曾经“一文一武”相约到重庆为薄熙来占台而导致中共党内党外都曾强烈质疑他刘云山和周永康及薄熙来之间的帮派关系,但事实上刘云山虽然在薄熙来倒台之前即已经是没有争议的十八届政治局常委新任人选之一,但他居然能够在十八大之后坐上相当于副总书记的位置,恰恰是因为薄熙来的倒台和周永康事实上在十八大召开之前即已经在政治上失势而让他意外地捡了个大便宜。

人们都还记得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中共“两会”期间周永康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身份亮相重庆代表团的故事。虽然事后的周永康眼见挺薄无效且在政治局和常委会内已经触犯众怒的前提下终于表态同意了胡锦涛提议的对薄熙来问题的处理意见,但周永康以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身份在关键时刻“拥警自重”,利用其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特殊身份公开支持政治局内的地方诸候对抗中央主要领导人的表现,还是令胡锦涛强烈意识到政治局常委会内不能再搞“军警分治”,中央政法委和中央军委一样,都应该在政治局常委会内被统一指挥,党总书记与中央政法委之间不宜再设一专职常委。在此前提下,政治局常委仍然要保持偶数制,就必须“减肥”,只能令政治局常委会内既没有专职的政法委书记,也没有专职的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所以,政治局常委会在习近平上台时“瘦身消肿”的主张并不象一些外界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是习近平为了防止政法委权力坐大,而是胡锦涛退休之前率先提出后得到习近平当即附和。

接下来的故事才是刘云山因此而成为分管党务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并同时内定他除了负责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习近平所负责的那一大部分党务工作,还要接替当时的李长春负责的那一摊。在此前提下,也是胡锦涛提议完全是因为政治局常委会的“消肿”和“瘦身”才失去了在十八大上“入常”之机会的李源潮出任国家副主席职务,理由之一就是刘云山身上的党务工作担子比十八大之前的习近平和习近平之前的曾庆红都多出了一个整块儿,再兼任国务方面的工作就会分身乏术、力不从心了。

如此一来,刘云山虽然因为政治局常委会的“瘦身”和“消肿”而被成全为事实上的党中央副总书记,但却不能有曾庆红当年以国家副主席身份外出风光的福份。至于李源潮,在未过完五年时间的国家副主席官瘾的二零一七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肯定还会有一次“入常”的机会。

人们都还记得胡锦涛担任首届中共总书记时,手下扮演副总书记角色的党务总管是曾庆红,而在此之前曾庆红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兼组织部长。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外界正是“依次类推”,大都相信在十七大上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处,并在习近平直接领导下兼任中组部长的李源潮会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里成为习近平手下的“副总书记”。殊不知习近平和李源潮之间早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即已经有了“瑜亮情节”,均是当时要被江泽民隔代指定的胡锦涛之后的党总书记接班候选人。

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江泽民在决定把总书记职位“禅让”给胡锦涛的同时,也与胡锦涛制定了党中央领导集体接班培养对象的中长期计划。计划内容之一就是将在位省部级官员中的几名“五十后”,当时在福建省担任省长的习近平和在江苏省担任副书记的李源潮均安排进入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并在十六大之后安排他们两人和十五大上即已经是中央委员的李克强分别就任几个经济大省的省委一把手,一方面为积累党的地方一把手的“执政经验”,一方面是为他们加厚政治资本。

于是,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福建省长习近平被调任浙江省代省长,十六大上顺利进入中央委员会立刻接替了张德江的浙江省委书记职务。而已经内定在十六大之后接替回良玉江苏省委书记职务的李源潮却不幸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委。

在中共“党内差额选举”的历史上,历届全国党代会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上,最基本的人选首先包括中央党政军领导人选,其次是在位的地方省和自治区一级的党政一把手,直辖市的党政一把手更是名列其中,因为直辖市党的一把手成为中央政治局里的地方代表已经是不成文的党内组织规定.再次则是军队中大军区一级的党军一把手和中央部委的一把手。这里指的一把手都是已经在位的一把手。自俞正声和萧秧在一九九二年召开的十四大上落选中央委员的党内民主事故发生之后,中共历届全国党代会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党代表候选人落选规律,那就是凡是在是届党代会召开之时还没有官至正部级但已经被内定为某省党、政一把手,只待党代会结束之后即可到任者,是最容易被党代表们差额掉的。而在十六大召开之前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怎么就没有预测到这一点。假如十六大召开之前江泽民和胡锦涛先把时任江苏省省长调走,安排李源潮出任省委副书记兼代省长,就象当时的习近平调任浙江省代省长一样,那么党代表们就不会和他李源潮过不去了。而李源潮落选中央委员并被迫进入中央候补委员的差额选举过程,虽然当选,但选票数字令他非常难堪。

接下来,虽然李源潮居然以新当选的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成为十六大闭幕之后第一个被任命的省委一把手,但如此安排引发的党内怨言导致了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前的那一次就十七届政治局“新增补委员建议名单”的秘密投票过程中李源潮的得票大大低于习近平。

自十七大上习近平以王储身份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后,李源潮和他习近平之间当然已经没有此前的一层潜在的“竞争”关系,毫无疑问已经心甘情愿地接受“习近平同志的正确领导”。但即使是这样,相于比李源潮,让刘云山替自己主持中央日常党务工作习近平会更为放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