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胡锦涛时代的“军委副主席负责制”(高新)

2015-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胡锦涛(法新社/AFP)
图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胡锦涛(法新社/AFP)
AFP

近日有外界报道说周永康案送交司法尚未开审,军中落马但已经死去的大老虎徐才厚案结案经当局内部文件传达到县团级。徐才厚贪腐数额被指控超过百亿,但在文件中被严重缩水,框定在区区数千万元。有分析猜测当局处理死虎徐才厚案可能仍然有压力和顾忌。

此消息的源头,香港太阳报引述内地“知情者”的话说: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军中“第一大老虎”徐才厚死得及时。上月十五日他因膀胱癌医治无效死亡,军事检察院随即对他作出不起诉决定。这一死,似乎一了百了。但罪孽深重贪腐过百亿的徐才厚,涉案金额被严重大缩水。

日前,中共中央以机密文件的形式,向县团级以上官员通报了徐才厚的犯罪事实。按文件披露,徐才厚所涉犯罪没有超出此前军事检察院公布的罪名,主要是,他利用职务便利,为总后勤部前营房部主任谷俊山晋升职务和后期保护提供帮助。文件称,谷俊山向徐和其妻前后行贿四千多万元。谷俊山因多次送钱送礼,成为徐才厚家座上客,逢年过节,谷还专门送上大红包。徐习惯了收受谷俊山的礼金,也见怪不怪,认为十分正常。

文件提到,徐还插手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煤矿“易主”,使得价值几十亿元的国有资产等同白送给辽宁春成集团,徐因此收受该集团老板王春成一千多万元。

此外,文件证实,徐家拥有多处房产,也的确从徐家现址查抄出大批现金和金银珠宝,以及各种古玩器具和名人字画,但文件并没有交代这批赃物实际价值多少。但出人意料的是,文件还披露徐家女儿也参与父亲的腐败行为,她曾经两次乘坐飞机专程到境外购物,当然,负责全程埋单的是他人,这个他是谁,文件没有交代。

对广泛传闻的徐才厚在军中出卖将星,及生活作风糜烂等问题,文件没有丝毫涉及。但对徐才厚病情和死亡详情,文件有专段文字予以交代,表明官方对其确已尽到人道主义的救治责任,徐才厚最终死亡完全是病情无法控制的结果。

报道分析,整份文件据说有十页纸之多,但给人的感觉却有点言不及义,这令人揣测最高层对徐才厚案,似乎有到此为止的意思。

中共当局如此作为,当然不是基于徐才厚也曾经“有功于人民军队”的考虑,而是基于如果将徐才厚所犯罪行全部公之与众的话,“党和人民军队”丢不起这个人。“徐才厚被揭露出来的罪行越可怕,性质越恶劣,对党和人民军队的负面影响就越严重,舆论杀伤力就越致命”----这才是习近平在清算徐才厚及其同伙的过程中最为担心的。

最近几天,海外中文媒体竞相转载了一篇题为《胡锦涛当年放掉了军权 习近平时代拨乱反正》文章,说是北京时间4月26日《解放军报》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信息。包括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3名军级以上干部落马。这是解放军年内第三次公布反腐“战果”,至此从今年1月15日到4月26日的102天时间内,被查处军级以上干部增至33人。这也意味着十八大后,中共“打虎”数量破百,其中三分之一为“军老虎”......。如此之多的中高层将领落马,恰恰证明了过去几十年中,中国军队的实际控制权,并未完全掌握在军委主席手中,而是被军委副主席和一众大大小小的“军头”所掌控,因此他们才能如此骄纵,无所顾忌的贪污腐败。

文中说:今年3月,军事科学院的少将杨春长一句“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一度给波澜不兴的舆论场投下一颗石子,掀起阵阵暗浪。短短几个字,向外界直接传递了两个信号,其一,外界此前都知道胡锦涛是“弱主”,但没想到一代总书记竟被分权至此地步。其二,也正式印证了外界此前对于中国军队领导体制并非“军委主席负责制”,实际是“军委副主席负责制”的判断。

文中还说:虽然中共一直强调“党管枪”,但是一些观点认为中国实际是“枪管党”。军委主席才是真正的掌权者,这是建立在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即使在不担任党内最高领导人的情况下,也一定要担任军委主席的观察结果。

毛泽东自1935年遵义会议开始成为军队实际领导人后,就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待到1976他去世。虽然中间经历了取消国家主席,刘少奇、林彪两位“继承人”意外死亡,中国仍然能够保持基本稳定,毛泽东仍然掌控全局,与他一直握紧“枪把子”不无关系。

华国锋在叶剑英的帮助下继承了毛泽东“衣钵”之后,虽然也担任军委主席5年,但是由于他没有军队经历,而三度出山的邓小平则获得军内一批复出老干部的支持,因此他的政治生涯也伴随着离开军委主席的决定而结束。

而邓小平则是毛之后,第二名真正理解“军委主席”这一职务真正含义的中共领导人。终其一生,邓小平未曾担任过党内的“一把手”,但是在他真正掌握中国权力的时间里,他都是牢牢抓紧“军委主席”这一职位。在后人的解读中,正是因为这个职位,让邓小平能够从有毛泽东“遗命”的华国锋手里平稳接权,让他能够在同陈云的路线之争中胜出,让他能够在面对六四时候有着最后的“王牌”,乃至让他在看到中国有重回计划经济老路的时候举家南巡,因为有解放军为其“保驾护航”。

江泽民2002年卸任总书记一职后仍然担任军委主席,甚至将被视为“江派”的将领徐才厚、郭伯雄都提拔至军委副主席一职上,“辖制胡锦涛”。
情况在这个时候就发生了变化,虽然看似军委主席掌控全局,但实际负责军委的日常领导事务是两名军委副主席,他们才是中国军队的最高管理者,决策者。

因此当遇到弱势领袖时,徐才厚们自然更是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大开卖官鬻爵、贪赃枉法方便之门,于是乎上行下效,乌烟瘴气。军委主席不懂军事,没有军内人脉,对各种人事任免、调配调拨不甚了了,多半是在呈上的公文上盖章签字而已。故此,宋江架空晁盖,军委主席负责制沦为空文,成了“军委副主席负责制”。

今年初,《解放军报》头版刊发评论员文章称,“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必须坚持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中央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严格落实军委工作规则”。

强调“军委主席负责”,恰恰是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对于军队的领导并非完全掌握在军委主席的手里。印证前文所说中国军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军委副主席负责制”的真实性。

将如上文章阅读到此,似乎已经得出如下之“三段论”:中共历史上从来都是“指挥枪的人才能指挥党”,胡锦涛时代的“军委主席负责制”事实上已经被“军委副主席负责制”所取代,所以整个胡锦涛时代都是在由郭伯雄和徐才厚挟枪指挥党?当然,这时说的“军委副主席负责制”,并不包括胡锦涛兼任军委主席最后几年的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

众所周知,胡锦涛在位党中央总书记的时间是整整十年,但在位军委主席时间只有八年。而这八年时间的后三年里,军委副主席还增加了一个习近平。

笔者去年底已经在《刘源搬倒谷俊山居然要“几经磨难”?》一文中介绍过:谁都知道,徐才厚的被调查始于谷俊山的“卖主求生”。太子党出身的少将罗援公开讲过: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名义举报谷俊山贪腐问题。谷俊山在某些人指使下很猖狂地说“我后面也有人”。

也是这一罗援少将,在接受另外一家香港媒体采访时再次夸赞了刘源对谷俊山的嫉恶如仇,说刘源在与谷俊山的斗争中“几经磨难”。
查谷俊山的发迹史,他是2007年6月从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位置上升任部长,继而又兼任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两年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晋升中将。

这段时间里,胡锦涛是中央军委主席,而到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时,习近平也已经是军委副主席。也就是说,当时的刘源在发誓要斗垮谷俊山时,虽然背后有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撑腰,却仍然还要“几经磨难”?由此可见当时不但是军委主席胡锦涛被架空,连在军委副主席位置上为全面接班进行政治热身的习近平也同样是说了不算。所以,如果没有投鼠忌器这一层顾虑,他习近平不但不会替徐才厚遮掩,也恨不能把郭伯雄尽早送上军事法庭严惩不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