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曾团结如一人,试看党内谁能敌!(高新)

2017-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赶在2008年新年前夜,有好事者突然斗胆贴出习近平的私密照片,内容是略显谦恭的习近平和神采奕奕且还老当益壮的曾庆红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各自夫人随侍左右两傍。(Public Domain)
赶在2008年新年前夜,有好事者突然斗胆贴出习近平的私密照片,内容是略显谦恭的习近平和神采奕奕且还老当益壮的曾庆红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各自夫人随侍左右两傍。(Public Domain)

赶在2008年新年前夜,有好事者突然斗胆贴出习近平的私密照片,内容是略显谦恭的习近平和神采奕奕且还老当益壮的曾庆红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各自夫人随侍左右两傍。

相关报道称,该照片边上有相框,显示为翻拍。照片标注时间为2017年8月3日,也即中共十九大前夕。暂时不知道这张合影的出处,以及如何流出。不过,也有说法称,这张合影可能拍自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 一般来说,中共现任、前任高层领导人都在8月初至8中旬前往北戴河休假。因此,这张合影也可能是在北戴河休假期间照的。

依照笔者分析,虽然照片上的时间标志显然是一条白纸贴在相框上被一同翻拍,但是即使是时间有假或者有误,也不会是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因为当时照片上的习近平老态已现,肯定是近照。至于北戴河休假期间的说法较有可能,因为八月一日是建军九十周年纪念日,七月三十日习近平在朱日和阅兵,八月一日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在京政治局委员均出席庆祝大会,习近平亲自讲话。当晚习近平和全体领导人又出席了建军纪念招待会,从八月二日之后的近二十天时间里再没有过公开活动。如果说习近平是八月二日抵达北戴河,次日便晋见老领导是很正常的。

这张照片引发的外界大量评论内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倾向于相信照片应该不是剪裁拼接在一起的,但肯定是好事者从曾家或者习家张挂在墙头或者案头摆放的相框翻拍出来的。从曾家的可能性最大,因为首先是有资格进入习家的应该没有这个胆量对外“泄密”,其次是习近平是当今圣上,曾庆红夫妇与习近平夫妇的照片当然会被曾家摆放或者张挂在显要位置。

自五年多前的习近平被从普通中央委员直升排名在李克强之前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到今年年中,笔者为力证曾庆红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是血浓于水和曾庆红为推举习近平所起到的最关键性作用,,曾先后为本专栏撰写了十数篇专题文章,包括《习近平与曾庆红的关系是血浓于水》,《曾庆红当年曾亲自出马为习近平站台拉票》,《曾庆红助习近平力压李克强》,《习近平被看好是在曾庆红掌控中央组织大权之后》,《 习近平何时被内定为第五代接班集体龙头?》《习近平的“伯乐”是江泽民还是曾庆红?》,《当年的习近平为何会“乘势而上”?》,《施芝鸿的“习老板”不会为难“曾老板”?》,《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一词是施芝鸿首创》,《习近平岂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党内民主”的计票结果居然对投票人保密》等。

自习近平上台之之后将两个前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政治上打翻在地之后,中共内部即把胡锦涛八年间的军委主席权位事实上是被两个军委副主席“驾空”的说法对外公开,但无论是中共内部还是外部世界在回顾胡锦涛事实上从来没有把军权抓在自己手里的同时,都忽略了胡锦涛在位时的党权也从未“独揽”,尤其是党内组织大权,前五年是被他“放心”地交給曾庆红行使,后五年则是由曾庆红的接班人习近平接掌。

而曾庆红在辅佐胡锦涛之前,已经以“大内总管”和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的身份辅佐了江泽民十三年多。如果再加上江泽民交出总书记之后又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两年时间,曾庆红在中南海里辅佐江泽民的时间长达十五年。

如今一说起曾庆红,外界媒体仍多以“江泽民的大内总管”称呼之。乃笔者的“专利”。

笔者二十多年前年前发表过一篇题为《位高权重全凭红色背景----江泽民的大内总管曾庆红》的数万字长文,文中介绍说:如果说邓小平的政治生命正式结束之後,中共政坛上还有一位身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者,此人既不是政治局常委会里的第二手把李鹏,更不是政治局里唯一有实力与江泽民唱对台戏的乔石,而是被江泽民礼聘为“大内总管”的曾庆红。其具体职务对内称之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共中央警卫局政治委员,对外则称之为“国家主席特别助理”。而他之所以能够官就如此之高位,除了“后天政治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其“先天政治养分”较别人更为充足。父母及革命战友们给予他的“胎教”便是誓死捍卫红色政权,所以政治元老和江泽民不信任他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正所谓“权力基础来自父辈的生死患难,位高权重全凭红色背景”。如今,用这两句话来形容习近平的权力背景以及他与曾庆红和江泽民之间那种被曾庆红形容这“血浓于水”的关系,依然是十分的贴切。

在上述文章里,笔者详细介绍了当年曾庆红和江泽民及胡锦涛共同看好的李源潮在十七大落选中委,只能屈就中央候补委员之后,把胡锦涛接班人选目标聚焦到习近平身上的整个过程,断言习近平被安排为上海市委书记之时,已经是当时的中共高层选定总书记接班人选之日。

习近平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一个半月后,曾庆红即亲赴上海,借考察党的高级干部培训之机,为习近平站台。

当时的中共官媒报道说,(2007年)5月10日下午,曾庆红一下飞机,不顾旅途劳顿就直抵红色圣地———中共“一大”和“二大”会址纪念馆参观瞻仰。面对记载我党光荣历史的一张张照片、一件件革命文物和文献资料,曾庆红说:这里是我们党的诞生地,86年前我们党仅有53名党员,到去年底党员队伍已壮大到了7080万。在80多年的奋斗历程中,我们党虽然也历经了坎坎坷坷和各种艰难险阻,但是历史事实证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就有了主心骨,中国的革命、建设、改革大业就有希望。

内地的记者朋友当年曾经告诉笔者,曾庆红此次亲赴上海,他的大秘施芝鸿提前通知上海市委办公厅时特别要求只需要习近平一人接机,市委其他领导人和浦东干部学院的领导人都到曾庆考察的第一站,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恭候就行了。

由此可见,在二零零七年初决定上海市委书记继任人选时,江泽民、曾庆红和胡锦涛就已经为一项“党内重大决定”达成共识,那就是安排一位他们看好的总书记接班人培养对象接掌这个职务,因为这样非常有利于此人在十七大上获得较高选票。

曾庆红当时有一个内部讲话,大意是,对在复杂国内外势下,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仍然能够保持清醒头脑,自觉自愿将个人前途与党的未来、社会主义事业前景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且确有一定领导工作能力者,应根据其各自专业、经历,分别在党、政、军各级领导岗位上逐级培养提拔。简单一句话,就是那些不为全民经商大潮所吸引,一心一意从政的干部子女,应该成为共产党政权的主要依靠对象。

有消息说,曾庆红正是在中办接见了进京公干的习近平之后讲出这番话的。笔者在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到中共官媒特别渲染曾庆红与习近平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的国家副主席交接班“拥抱仪式”之后即从内地记者朋友处得到消息说:十七大之前江泽民、曾庆红和胡锦涛在“比选”习近平和李克强时,曾庆红一强调习近平的基层领导工作经历,特别是县级和地市级领导工作经验,胡锦涛立马哑口无言,因为这也同样也是胡锦涛的软肋。
十年前的十七大人事尘埃落定之日,也是当时的胡温体制结束倒计时的开始。十七大上,总书记接班人习近平入局接替曾庆红的党政职务,习近平是作为胡锦涛总书记接班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但先接的是曾庆红的“副总书记”和国家副主席的班。而曾庆红虽然失去了连任五年政治局常委的机会,却颠覆了共青团系人马全面接班的格局,换来了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这个新时代就是中共太子党时代。他们要接过父辈打下的江山,传承“正统”的中共血脉,“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接(班)谁接,我们不干谁干”。曾庆红终于以少当五年常委的代价,完成了一种不是颠覆的颠覆,结束了一个时代,开创了一个时代。他在十七大会议期间,在到老家江西代表团参加讨论时,表达了这种心情。他说,中共的事业“是面向未来的伟大事业,这个事业是‘铁打的营盘’,我们一届又一届、一茬又一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是‘流水的兵’。”对自己亲自举荐的整个中共政权的接班人习近平的放心和满意溢于言表!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