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生態環境


2019-03-21
Share
AP_17292185047658.jpg 資料圖片:民衆走過貼有習近平照片和中國經濟增長情況的宣傳海報。(美聯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鞏勝利先生,中國經濟評論家


一、民營企業家何以外遷?


外資: 中國外資正以整個產業鏈相關企業羣體外遷……三星、 富士康、優衣褲、無印良品大幅減少中國工廠,耐克、阿迪達斯此前已將生產工廠轉到越南。

內資:內資企業有條件的也在設法外遷。企業從謀劃遷移到實際搬遷,至少需兩三年,因此2019 年起的今後三年,企業外遷潮會一年比一年猛,其後果將比目前能預想到的更嚴重

1、先知李嘉誠的故事

2、曹德旺的福耀集團赴美投資建廠

3、投資國外與資本出境

4、導致企業外遷之因:中國的綜合成本過高,首先是制度成本高;另,中國民族民粹主義氾濫,致外企對中國未來預期不佳,安全感喪失。

二、民營企業的經營環境

中國國家統計局及物流與採購聯合會2月28日聯合發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2月份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爲49.2%,比上月下降0.3個百分點,低於預期的49.4,前值爲49.5,這是PMI連續第三個月位於枯榮線下方。而且是2016年2月以來最低位,顯示中國製造業還在繼續下滑。

具體數據顯示,大型企業PMI爲51.5%,比上月上升0.2個百分點,繼續高於臨界點;中、小型企業PMI爲46.9%和45.3%,分別比上月下降0.3和2.0個百分點,均位於臨界點以下。

中國國企和民企經營環境的差異:

國企得天獨厚:關於其行業的壟斷,關於銀行融資的便利,關於“做大做強”—— 因此,由於其壟斷性,國家補貼、融資的無限性,….儘管效率低下,國企仍是“中國經濟主體”。

民企日益艱困:關於稅負,關於融資難, 其外部困難約20%來自於重稅,20%來自於干預用工自由的勞動法規與社保負擔,還有60%左右來自於官員以檢查、整頓、罰款、責令整改、環評標準過高、強制限產、責令停業、拆違、趕人、限制經營範圍、限制外來人口子女入學、購房等等各種限制與折騰帶來的麻煩,讓企業困苦不堪。但仍然承擔了全國就業的60% 以上。

法制環境: 政府部門高標準立法、選擇性執法,讓企業普遍處於違法狀態,政府官員隨時可上門刁難處罰,這是中國所有民企面臨的常態。

三、中國民間經營的制度成本

納稅者的雙重負擔—— 黨政二元體系、兩重官僚結構

其成本大幅度直接推高稅收

鉅額的維穩經費、腐敗

政府需養大批冗員以維穩,腐敗是專制政體運行的潤滑劑,“縱兵劫掠”也是養兵之法。官員權力尋租與蠻橫折騰企業帶來的負擔與損失,

非法治的權力尋租

沒有獨立公平的司法。政府官員隨心所欲的權力之手干預企業經營,以及官吏以執法爲名的尋租滋事,最令企業經營者心力交瘁。應對這類騷擾的時間與精力,是企業經營者更大的成本,比法定的高稅收與社保更傷害企業。

四、民營企業的出路

1、真正的結構性改革,或稱“倒逼式改革”   

2、離場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