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疫情比沙士更猛 世卫应对比当年更弱 误信中国党国效率害人不浅

2020-0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肺炎人祸,纸包不住火,国家主席习近平终于不得不承认形势严峻,还用极端手法,尝试将武汉和湖北封锁。但相信已经太迟。武汉市长周先旺承认,武汉封城前,已经有五百万人从武汉离开,散布全国各地。而他在中央电视台的访问,更竟然透露「国家机密」,说武汉市作为地方政府,传染病相关讯息需得到上级授权才能公开,武汉早发现新肺炎,但在中央没有指示前,他们不能披露有关讯息。

在大陆,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疫情刚爆发时那个本来是将疫情控制在一地的黄金窗口,浪费在了用大量精力去镇压私下传播有关肺炎信息的公民。另一边厢,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一月初媒体开始报导大陆的肺炎疫情时,竟然毫无警觉,还呼吁市民不要「误信谣言」。

人类总是要不断重复错误,在共产极权体制内的人类,错误更是重复得更频繁。从最初隐瞒疫情到令危机扩大直到失控,这套路根本就是2003年SARS的翻版。当年SARS疫情在五月开始消失,很多中国内外的马屁精,都高呼这是中国威权全国动员体制的厉害。他们说虽然最初的隐瞒延缓了抗疫,但当党和国家认真动员起来后,问题便很快解决。这种讲法,很快便渗入了人文社科领域,成为证明中国党国体制高效率的明证。

但只要懂一点点科学的人都知道这是胡扯。当年SARS迅速消失的最重要原因,其实不是因为中共高效,而是因为五月开始气温回升,SARS病毒便失去最理想的存活与传播环境,疫情便自然受控。这就如每年的流感肺炎季节都是在冬天与初春,夏天来到就减退的道理一样。当年中国政府的动员,对疫情受控不是没有起作用,但并不是最重要。如果没有气温回升这个因素,单靠中共之力,肯定不可能那么快解决危机。

这种对中共党国动员能力的迷信,造成中共近年自说自话的制度自信。国际社会对中共的盲从附和,导致SARS扑灭17年后当中国又犯同一个错误时,外界回应中国疫情的能力更弱。这次肺炎疫情,看来比SARS更严重,病毒的传染能力,可能更强,但到目前为止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的回应,比17年前更差。17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还隐瞒疫情时,一早强力向中国加压,要求中国公布疫情,亦一早向全世界发出旅游警告。但这次世卫的回应,却受到不少人质疑,是太过软弱和缓慢,甚至有过分考虑中国面子、迁就中国的嫌疑。

中国发生疫症后,世卫不单没有向中国施压,还不必要地赞赏中国抗疫的效率,甚至在是否将此疫列为国际紧急事件的问题上,也比中国地方政府与世界各国迟。世卫迟至在中国政府将武汉和湖北封锁,而美国、日本和德国都准备派专机到武汉撤侨时,才将疫情的风险评估从中级调升至严重,并承认最初的评估有失误。不少西方媒体已批评,世卫在疫情明显已经失控时,仍尝试淡化疫情严重性,不发国际警告,看来是政治考虑先行。2003年,世界可以将希望寄予统筹全球抗疫的世卫,但现在已变得不可靠。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疫情会发展到多严重。但种种迹象显示,形势大不妙。这场由中共封闭专权制造出来的人为灾难,在夏天疫情退却后,会引起多大的政治冲击波,恐怕是中共高层现在想到也会夜半冒汗的问题。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