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中国成功阻止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机会不大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2019-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月中于美国国会众议院在无异议下通过,势如破竹。但现在在参议院排期,并未有排得很前,有议员主张加快处理,暂时仍未知道能否成事。

现在已经联署支持法案的参议员,已超过四分一,但最关键的议长麦康奈尔还未表态——虽然他乃是当年主力推动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议员,并且在香港发生反「送中」、抗警暴运动之后,又多次发表声明向香港抗议者给予道德上的支持。现在法案在参议院的进展看似胶著,有关议程亦可能受到国会酝酿弹劾特朗普的议程影响,令香港关心法案的朋友焦急,乃是十分正常。

大家可能会问,美国议会支持在世界推动民主人权,在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怎会犹豫?问题是中共通过影响美国大企业再影响国会,一直是历史常态,也是中共确保华府长期奉行对中有利政策的套路之一。这一情况在最近美中关系恶化的氛围下有所改善,但对这一美国政治现实的惯性,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例如在中国还未加入世贸前的1990年代初,中国产品靠美国总统每年延续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才能以低关税进入美国市场。1989年六四屠城之后,美国国会,特别是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都反对给中国延续「最惠国待遇」。但由于当年亲商界和秉承基辛格对中路线的共和党控制了白宫和参议院,所以中国在1989年后都继续可以享受「最惠国待遇」。

1992年美国总统大选,克林顿主张中国「最惠国待遇」续期应与人权改善挂勾。克在赢得大选和1993年执政后,即将政见付诸实践,宣布在1994年考虑延续中国「最惠国待遇」时,将加入人权因素,如中国在宗教自由、政治犯、西藏等七个人权范围有两个没有改善,将丧失「最惠国待遇」。

1993年距离六四屠城才四年,北京的鲜血仍暖,苏联东欧又刚变天,世界正在经历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而当时中国依赖美国市场,远大于美国依赖中国产品。美国舆论,都支持克林顿政府以贸易迫人权的政策。但中国为了扭转形势,在1993-94年展开了拉拢美国大企业的攻势,例如向美国电讯公司承诺向他们开放中国电讯市场,和给予美国油公司在南海和内蒙古的开采权等。收到这些甜头的美国大公司,继而大举游说白宫和国会将人权问题与「最惠国待遇」问题脱钩。

最后在1994年,克林顿政府宣布将人权问题与中国贸易问题脱钩。参议院的右翼共和党议员与左翼民主党议员如桑德斯,觉得这有违人权价值,也威胁美国工人利益,所以联手提出议案反对,但相关议案,竟被大比数否决。这一役,充分显示出中国政府通过收买美国企业再影响华府决策的威力。

当年美国针对中国人权的政策和议案,被中国以商迫政的攻势击退。这次美国制定挺港法案,会不会又重演当年历史?当年在中国甜头下积极帮北京游说华府的美国企业,后来不少都在中国碰钉,成为中国违反承诺的受害者。美国商界会否再因为中国的甜美承诺为中国利益背书,目前仍是疑问。美中关系恶化,美国政界对中国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天真。《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中国介入下于阴沟翻船的机会不大。但这不等于一定不会发生。在法案正式通过前,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