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拆泛民「大台」北京主導 他日後悔已太遲

2021-08-18
Share
【華府看天下】拆泛民「大台」北京主導 他日後悔已太遲
粵語組製圖

北京和港府不斷強調,國安大法只是針對一少撮極端分子和分離主義者,大多數港人不用擔心。但會員人數接近十萬,創立接近50年、在政治上算是泛民中最保守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也在巨大壓力下解散。

教協解散了之後,《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還咬著不放,宣示:「解散不等於一筆勾銷,漂白更是癡心妄想」。誰還能說這個國安新秩序只是針對一少撮?誰還能有信心這些鎮壓不會繼續擴大?

1970年代孕育教協出現的教師與知識分子的社會運動,包括捍衛中文法定權益,抗議英國殖民政府歧視中文的「中文運動」。教協的創辦人和歷屆領導,都是骨灰級的中國民族主義者,反對西方列強欺負中國,旗幟鮮明。

這樣一個反殖和中國民族主義組織,在英國殖民管治下,不單可以自由成立運作,會員更不斷擴大、業務蒸蒸日上,在中國治下反而要黯然解散。以後誰還指鹿為馬,說香港現在的自由,比英治時代更大,聽到的人要忍著笑或忍著哭,恐怕會極度困難。

教協百分百愛中國、反西方殖民,也落得與其他被指責與中國有離心、主張港獨或香港自決的本土派團體一樣的下場,清楚顯示了北京透過《國安法》,並非要止暴制亂和鎮壓分裂國家的主張和活動,而是要徹底消滅香港社會幾十年來發展出來的民間社會,建立對香港全面和徹底的控制。連教協這樣「愛國」,幾年前還被大部分本土派攻擊為「大中華」、「投共」的組織也出事,令人不禁懷疑,下一個被攻擊和被施壓到要消失的組織會是誰。

教協之外,多年來被本土派攻擊為對北京軟弱、大中華,前幾年因為在六四紀念活動提出「愛國」口號而引起掀然大波的支聯會,也同樣受到巨大壓力。已經成了香港公民社會與集會自由標誌的年度六四燭光晚會,在疫情之後能否繼續,支聯會能否繼續存在,大家都心裡有數。

或許有人會說,北京對香港這樣強力鎮壓,都是2019年的激烈抗議激發出來。但如果香港是叛逆的「壞孩子」,那麼澳門這個在主權移交之後一直貼貼服服的乖孩子,又怎樣呢?澳門的民主派,比香港的泛民還溫和,論政議政都側重民生議題,在政治上不敢抱著與建制有太衝突的立場,基本像中國大陸的民主黨派花瓶。但最近連這些順服的澳門民主派也被全數禁止參選。

澳門從來沒有「止暴制亂」的需要,北京也用這樣重手對付,可見民間社會有無激烈反抗,民間社會在中共面前,也只能面對同一種被殲滅的命運,分別只是在寂靜和國際上沒有人留意的情況下死去,抑或在暴烈的光芒和尊嚴中死去。

研究古今中外民間社會的學者,都發現健全自由的民間社會組織,很多時候都起著維持社會穩定、緩和政治社會矛盾的作用,幫助建制把較激進的行動與主張孤立起來,無法成為主流。長年以來,香港社運的所謂「大台」,便是起著這種維穩的作用。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政權大力打壓發起運動,也同時將運動控制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範圍以內的大台領導人,結果為2019年更激烈的抗爭掃清了障礙。

現在北京用這麼暴烈的手段想更徹底地將香港民間社會的這些保守大台拆掉,他日政治形勢起變化,壓抑下去的不滿再次爆發出來時,能夠約束與疏導抗爭的大台不復存在,到時北京要後悔也太遲了。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