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教宗與暴君過從甚密 警惕重回世紀黑暗

2020-10-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梵蒂岡企圖遊說教廷不要延續與中共的臨時協議,竟然遭到拒絕接見。教廷的解釋是要避面外界懷疑他在選舉年幫特朗普背書。但德高望重、88歲高齡的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跑到梵蒂岡求見教宗,遊說他不應任命中共屬意的人為香港區主教。結果教宗也拒絕接見他。連對自己忠心耿耿的老主教也拒絕接見,如果這不是為了討好中共,便很難找到別的解釋了。

2018年中共與天主教廷就任命中國教區主教簽署臨時協議,協議內容仍然保密,很難不讓人懷疑是有甚麼不見得光的細節。很多人相信教宗方濟各答應中共只從中共認可的主教候選人中挑選主教。這便有如中共的香港假普選方案:由中共決定候選人,大家再從幾個中共的人挑一個。

中梵協議簽訂後,中共仍繼續大力打壓教會,把習近平抬到比神還高的位置,還發生中國主教被失踪的事情。教廷與這樣一個政權合作,其實與荷里活為了中國市場自我審查自我矮化沒有兩樣。

歷史上,天主教不少神職人員和教眾做了很多好事美事。天主教廷以其影響力幫助波蘭人民推翻共產黨統治,引發蘇聯集團倒台的貢獻,將被傳頌萬世。但絕對權力,一定帶來絕對腐化,教廷在全球各地擁有巨大財富和對信眾心靈的影響力,擁有十分集中的權力體制,在這樣的組織,腐敗墮落的誘惑一定十分巨大。現任教宗為了擴展中國信眾和分得來自中國信眾的捐獻和各種物質利益與中共合謀,並不令人驚訝。畢竟在教廷的歷史裡,教宗與暴君為伍,掀起或參與各種鎮壓與屠殺人民的例子,多不勝數。

上周教宗竟然說全球瘟疫證明了資本主義失敗,這應引起我們額外的警惕。這位現任教宗,在位以來不斷攻擊資本主義。這當然可能出於他對貧富懸殊的關注。但這次瘟疫起源於中共不負責任和事事隱瞞的極權體制。抗疫表現最好的國家,如台灣、韓國、與德國,都是資本主義國。教宗借題發揮攻擊資本主義,令人擔心在現今自由世界與威權極權的對決中,教廷是否準備選擇站在後者那一邊。

教廷批評資本主義,不是教廷進步的表現,而是教廷返回中世紀抗拒進步改變、敵視自由、維護暴君的返祖徵兆。中世紀教廷一直反對私有財產,卻維護教會財產,並不放過任何機會搜刮土地和財富。16世紀天主教神學家摩爾(Thomas More)著有《烏托邦》一書,講述一個沒有私有財產人人敬畏主的世外桃源,這便是烏托邦一詞的來源。20世紀初,蘇聯還歌頌他是共產主義先鋒。但同一個摩爾,卻在成為英王亨利八世政府的御前大臣掌權期間,曾瘋狂迫害新教徒,親自下令對新教領袖施以酷刑和火刑,殺人如麻。

很多學者曾論證,歐洲中世紀教廷有關人類歷史終點將是末日大審判的目的論史觀、壟斷真理消滅禁書殘殺異見的思想迫害、自己掌控一切卻反對私產的教義、高度集權滲透到基層社區的組織體制,與共產極權有很多相似之處,甚至有人指出現代共產主義,其實是中世紀黑暗教廷的借屍還魂。

十六世紀後新教在多國擊敗天主教。來自新教的競爭推動天主教告別中世紀黑暗,進行了不少教義與組織上的改革。但教會中敵視自由、與暴君極權為伍的原始衝動,仍然深藏在其心靈深處的幽暗角落,一有機會便返魂作惡。二戰時教廷與納粹間至今仍爭議不休的合作,便是一例。在現今世界自由與奴役的對決之中,梵蒂岡將會選擇站在哪一邊,我們絕不應掉以輕心。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