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野豬格殺令」是香港走向極權的縮影?

2021-11-24
Share
【華府看天下】「野豬格殺令」是香港走向極權的縮影?
粵語組製圖

特區政府「止暴制亂」之後,街頭抗爭絕跡。政府嚴厲實行強制「安心出行」閉關鎖港追求病毒零容忍,大家又貼貼服服順從指引。鎮壓機器要顯示威權威嚴與效能,一時苦無出處,手癢難止,於是發動了「野豬格殺令」,企圖獵殺每一隻出現在都市,遊逛覓食的野豬。

港府的捕殺野豬令,一開始便引起動物保護人士抗議。截至11月15日,動保人士發起要求漁護署收回市區野豬格殺令的聯署數已達六萬。最新更有獸醫業界包括獸醫、獸醫護士和獸醫學生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收回殺豬令。聯署表示:「野豬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原居民,與香港人一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在以往,野豬和香港人的關係和諧,發生野豬傷人的案例極少。過去十年間只錄得36宗野豬傷人個案,實在是少之又少…如今漁護署視野豬出現在市區為死罪,見一殺一,實在是極不可取的作法。」

獸醫業界建議政府「撤回是次定期捕捉及人道毀滅野豬的措施,以及排除重啓野豬狩獵隊的計劃。取而代之,應實行人道的措施以達至控制野豬種群數目之效,例如大規模地進行絕育手術、施打絕育針,配合長期的成效監管等。」

政府發動濫殺動物,最後遇到公民和專業、科學人士反對,變成政治事件,其實是香港走向極權的一個表徵。極權都有嗜血本性,但在其羽翼未豐,還未有能力大規模屠殺人民之前,往往要靠屠殺動物來滿足其殺戮慾望。

中共進行激進農業集體化之始,便曾發起包括殺光全中國麻雀的「除四害」運動。1955年,毛澤東首次批示,要在七年內基本上消滅老鼠、麻雀、蒼蠅和蚊子。消滅老鼠、蒼蠅和蚊子,沒有多少人反對,但麻雀竟然也成為要被殺絕,原因是有政府官員認為麻雀會吃穀物等農作物,令農業減產,所以為了推高農業產量,必須要殺光麻雀。1957年中共中央召開八屆三中全會,毛澤東清楚指示中國要成為「四無國:一無老鼠,二無麻雀,三無蒼蠅,四無蚊子。」

黨中央要殺盡麻雀,引起當時還有點自主性的科學家反對。他們引用外國經驗,指出麻雀食糧,農作物只屬少數,而麻雀會吃田裡的害蟲,萬一麻雀被殺光,害蟲少了一個厲害天敵,反而對農業有害,還會做成生態大災難。科學家的質疑,受到黨中央攻擊,當時的教育部副部長周建人,在《北京日報》發表《雀是害鳥無須懷疑》一文,認定「麻雀是害鳥,害鳥應當撲滅,不必猶豫」,一錘定音。

1958年,中共在展開大躍進時,也正式展開屠殺麻雀運動,全國城鄉各地黨組織發動群眾四出用火攻、槍擊、石頭等方法見雀即殺,也燒毀雀鳥棲身的樹木,搗毀鳥巢。黨也動員文藝媒體機器,大肆歌頌這場「人類征服自然的歷史性偉大鬥爭」。

最後,麻雀大屠殺一如科學家警告,帶來生態大災難,加劇了大躍進導致的農業失收,中共也靜靜地結束了殺麻雀的運動。但曾反對過殺麻雀的科學家,在文革時都被指反對毛主席,被清算加害甚至鞭屍。

現在的特區政府,並沒有當年中共和毛澤東的動員力和號召力,動員政府部門殺豬,恐怕也是甩甩漏漏,甚者可能發生警察和漁護被野豬追趕的場面。特區的殺滅野豬運動,只是中共殺滅麻雀運動一個滑稽的翻版鬧劇,但卻透露了當政者的極權衝動。市民和野豬都應該加強警覺,小心走避。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