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专栏:四天交账

应该说,当局这回对待“7.23”动车事故,没敢掉以轻心。除了胡温二位适时发出最高指示,在一线出任“事故救援和善后处置工作指挥部”正、副总指挥的,是规格无可挑剔的浙江省长与铁道部长。“事故调查组”提到了国务院一级:延揽了各个技术领域的系统头目、外加一大堆两院院士。挂帅的,是安全监管总局局长。

2011-07-28
Share

Wenzhou_railway_truth0727_350.jpg
温州动车事故遇难者的家人打出要求真相的横幅。(法新社2011年7月27日图片)

以此大阵势,到了28日,即事发四天之后,亿万人企盼的“事故调查结论”,终于出台:原来导致这个破了数项世界纪录(下面细说)的大悲剧,是“温州南站信号设备”出了故障:当晚7点48分,前车(D3115)因“雷电”在本该停一、两分钟永嘉站停了20多分钟,又以较慢车速(每小时20公里)慢慢向前滑。就在这时,后车(D305)在本不该停靠的永嘉站临时停了10多分钟之后,得到出发信号,速度很快提到100公里以上,司机跟著绿灯前行,直到追尾发生。

发布会上,调查组长给出毛病出在“温州南站”那里的一个“信号设备”上这样的结论——不是因为雷电,而是该设备“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从而,“本应显示为红灯的区间信号机错误显示为绿灯”。而“调度人员也未发出预警,引发动车追尾事故。”

一件小设备;一个行车值班人员——交账啦?

这盏“2009年9月28日投入使用”的信号灯,运行了近两年,“设计上的严重缺陷”居然未被发现。请问,属于“铁路信号系统基础”的“智能诊断系统”“防止相撞和追尾的安全闭塞系统”……怎么运作的?

动车运行没有“通行日志”么?还有永嘉站当晚的出勤记录?事故调查中怎么一个字不提?是不是23日晚8点温州南站一带断电(对此国家电网已经坚决否认),这两列车的日志如受黑客攻击一样彻底黑屏?

还有,怎么不见前车(D3115)的机务长出面解释临时停车、慢速行驶、有没有发现沿途绿灯(或者红灯)、与调度室联通……等等关键现场细节?如果高铁已经现代得根本没有了机务长,前车司机呢?怎么也如杨佳的母亲一样,说不见就不见了?

这里还没有提到网民的怒吼:现场谁下令掩埋车头的?谁下令停止搜救?谁制定的先签协议有奖? 既然实名制售票,为什么不公布四节遇难车厢的每一个人?更为匪夷所思的是,报告中,对于属于行车最基本常识的救生锤、安全带、高架桥逃生通道……一字不提,更不要说追问既是政府部门、又是国资委直属央企的“中国通号集团”与温州事故动车承包商的牵扯,以及,十年间铁路系统强行征收的“人身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达168.75亿元)的去向。

更为诡异的,就是24日刚刚到任的上海铁路局长的安路生了。事发当天,他正在铁道部总调度长任上;事发之后现场搜救关键领导——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责任事故的重点调查对像。不意我们看到的,竟是大咧咧出席事故调查结果发布会,并就关键责任所属在会上发言——揭出那导致灾祸信号灯的研制单位: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该公司一句申辩没有,立马发布道歉信,对死难者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为国人称为“宝宝”的温总理,在调查结果公布前一天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以其一贯的动人风采,强调“要严肃认真地对事故进行调查处理”;要“查清事实,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包括“调查处理工作要公开、透明”……面对这一结果,请问阁下打算如何处置贵部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