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誰干的?

一名有身家、有地位,更兼大小公僕貼心錢匣子的私企CEO在通鋼7•24群毆中喪命。誰干的?

2009-08-10
Share

吉林當局“打破常規”,不僅“不惜重金花錢買情報”,連干警們的“朋友、親屬、戰友等關系”都廣泛發動,決心“摸清查實”,找出群毆致死案的“組織者、策劃者和核心、骨干成員”——其決心、魄力和壓抑之怒火可見。

首當其衝的,當然是死者身上大小傷口的直接行為人。幾天下來,行凶者基本鎖定:目擊者揭發的“沒穿工作服的人”——即如今未入憲法及大小詞典,但已頻繁出現在警方用語裡的“社會人員”。

按照一般破案規矩,鎖定嫌疑人,警方該查動機了:誰人能從受害者之死獲得好處。消息披露,社會人員們之所以行凶——“他們靠‘吃通鋼’為生,建龍進入後,陳國軍截斷了他們的財路”。至於具體是誰,據報已查出“為通鋼供應廢鐵的回收公司”,比如通化萬銘;以及以一年多以前破獲的“惡勢力團伙李氏三兄弟”。

這是現場行凶。但事件的骨干成員、核心、策劃者和組織者呢?通鋼人這回從上到下的抵觸,國資委心裡沒數麼?

比方說,案發前兩天,7月22日下午,國資委主管官員就建龍控股向通鋼領導通報的時候,就已經擔心他們擰成一股繩反對,采取的是“分別”談話策略,結果還是碰了釘子,通鋼領導班子4人反對,並集體辭職。碰釘子不反省,反而由上級機關省政府硬行“傳達決定”,並且當場公布簡直就是火上澆油的人員調整。

氣勢雖大,不能說他們一點不心虛。因為22日那天晚上,他們已經在“通化鋼廠附近部署警力”。翁安、孟連、石首……一個接一個亂子,“民間積怨爆發而後出警”幾成當代中國唯一維穩模式——以後官員改稱“一根筋”得了。

依此模式,官家第二天到通鋼召開的,居然只是“座談會”,對處級干部、內退人員和老干部,告喻一下而已——人家也是改制後的小股東啊,怎麼一點不放在眼裡。再度遭抵制,依舊不思退讓,依舊不改路數,反而搬出絕對正確且絕不可違拗的黨:“省委會議已經討論決定”,並立時發布正式通告:建龍控股通鋼。
共產黨的官,是不是從來就當得如此恣意、如此志在必得?

小字報就在這天傍晚出現,號召更基層的通鋼人前往理論——誰是骨干、核心和策劃者呢?

國資委注意到不能在細節上失手。“市公安局和通鋼集團接到指令”連夜清理小字報,對貼報人“掌控或訓誡”;而周遭的打字社、復印社、印刷廠排查,無論是打印、復印、還是印刷手段,無論是上訪材料、傳單還是橫幅,都被警察“制止、訓誡、收繳”。

可惜他們忘了此時已是2009年,忘了這是東北老工業基地,忘了通鋼幾代人曾獻出血汗生命,更滋潤得忘了中共早期工運領袖加入幫會、拉攏杜大耳朵之流的真經。“具有天然組織性紀律性”的工友不打算就這麼引頸就戳。“找他們說理去啊”——罷工有如野火般燎遍全廠。

“建龍滾出通鋼”條幅7月24日早晨打出。有報道說,先挨打的,是“國資委工作人員及通化市政府人員”。如果此說屬實,估計不過是下屬在疏散人群時候的肢體衝突。一手處置此案的副省長、市委書記、省國資委主任副主任們此時在何方坐鎮?未見報道。只有新任總經理陳國君底氣十足地蒞臨焦化廠,亮出“重組”之殺手锏:四個廠長免掉三個。陳總此時如此行事順理成章:背後有黨有政府,上層中層都搞掂了,你們有什麼可鬧的?還不說十年來建龍吞下了多少家國企,什麼陣勢沒見過?

人死了。建龍收起它曾經的野心:控股通鋼不過第一步。接著,它將擁有吉林經貿鋼基地的所有權,以及,通鋼原有的礦山所有權。

10天過去。轟轟雷聲中,未見吉林公安拿住一個說得過去的凶犯。連三鹿毒奶粉案中那樣一個摻水兼摻藥的農民都沒逮住一個。想來是省領導——沒准已經驚動了中央——還沒有想好,這回該把哪個倒霉蛋推出來頂罪。

辦案人不惜重金買到了什麼情報?要麼換換思路,把此次命案來龍去脈好好歸攏歸攏,找找怨憤積聚的原因,順便把一直推不動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借勢提出——比方說此次增資擴股官方第一推手、省國資委主任李來華。

完稿後獲知最新消息:
命案的元凶、骨干、核心、策劃者尚未見捉拿歸案;原領軍人物安鳳成雙免職;聽招呼的崔傑和與此事件無甚瓜葛的鞏愛平到任;李來華不再出場但也未見觸動;國資委依舊咬定“建龍集團增資擴股通鋼符合全體職工利益”。

讓我們拭目以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