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评论:一个为恐怖主义辩护的逻辑

恐怖主义首脑宾拉登被击毙后,中国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总监张欣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他在新浪微博中说,“拉登是阿拉伯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民族英雄。”

2011-05-12
Share

在中国网络言论对拉登之死的反应中,类似张欣这样的话本来不足为奇。从 “911”发生当天,北京一些大学校园像过节一般敲打锅碗声震天动地到当时在美国的一个中国记者团听到消息后情不自禁地鼓起巴掌开始,很多中国人一直对国际恐怖主义感情深厚,尤其反映在互联网上。

但张欣的身份不同,他的名字和央视联在一起。哪怕人们都知道他的微博言论不是新闻联播,央视不为此负责,但一个媒体主管对突发新闻事件在公共场合发表言论,人们很难不联想到他的身份,很难不把他的私人言论和央视的导向联系起来。自从911以来,在恐怖主义问题上,中国官方除了在国际场合发表的声明,为什么在一般的新闻报道上总是避免对国际上的反恐斗争做旗帜鲜明的处理,张欣情不自禁的言论从侧面为人们提供了一点线索。

当然,也还有很多中国人明辨是非,他们立刻对张欣的言论发起反击。张欣很快意识到自己只顾一时痛快,给别人留下了支持恐怖主义的证据,于是又在微博发文说,自己绝对不是“同情恐怖主义”,自己的用意只是想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即造成恐怖主义的根源。他说“如果这些根源不消除, 还会有这个拉登及那个拉登。”他辩解说“看来是我的表述不太清楚,请各位原谅!我可绝不是同情恐怖主义。大家说得都对,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公敌,谁都恨。”

昨天还把宾拉登说成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今天又说他人人都恨,明眼人都看得出其中的言不由衷。但是说到底,只要不在行动上支持恐怖主义,任何人都可以对宾拉登保留他自己的看法。问题在于张欣那个为自己辩解的逻辑。他说他在思考恐怖主义的根源,这些根源不除,恐怖主义就不会消失。

张欣的这个逻辑一点也不新鲜。911以后,所有在实际上反对美国的反恐战争的人都把这个逻辑拿出来,说恐怖主义的根源是世界范围内的财富分配不公。这些人在显示自己的深刻的同时把反恐斗争贴上治标不治本的标签,在实际上解消对恐怖主义的仇恨,反过来对反恐斗争冷嘲热讽。这个逻辑可以说是为恐怖主义量身订做的最常见最有效的辩护。

这个逻辑错在哪里?让我们打一个比方。当一个法庭判决一个抢劫杀人犯死刑的时候,旁听席上有一个人站起来义正词严地说他绝不是同情这个杀人犯,但是这个人之所以犯罪有深刻的社会原因,这就是社会不公。法庭的判决治标不治本。只要还存在社会不公,这样的罪犯还会大量产生。

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貌似公正的言论在那个场合,只会起到替罪犯张目的作用,只会产生法庭无用,法庭可笑,法庭回避真正的问题,法庭并不在主持正义的效果。

要指出这个逻辑的错误其实非常容易。法庭就是法庭,它的任务是惩罚罪犯,而不是解决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反恐就是反恐,它是把犯下大规模杀人罪的恐怖主义者绳之以法并摧毁他们的老巢,而不是解决什么世界范围内的贫富问题。对法庭判决的讨论只能限制在这个判决是否合法,是否量刑准确;对打击恐怖主义的具体手段的讨论也只能局限在被打击的是否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打击过程中有没有竭力避免伤及平民。

所谓贫富问题自打人类社会产生以来就存在了,而以无辜平民为对像的恐怖主义不过是当代的政治现像。就算我们承认所谓世界范围内的贫富问题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那也无法拿来为杀人辩护。和滥杀无辜相比,贫富不均根本算不上什么罪恶。何况贫富不均有复杂的社会和个人原因,一定程度的贫富不均因此可以说是人类社会的常态,所以绝对的贫富不均根本不可能实现。那根据张欣的逻辑,岂不是说杀人永远有理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