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评论:也谈“被误读的新加坡模式”

政治独裁,经济开放的“中国模式”在经历了北非革命的冲击后,最近又面临南洋岛国新加坡政治发展的挑战。

2011-06-09
Share

新加坡被中共拿来作为抵制所谓“西方模式的民主”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可以说从邓小平70年代末第一次访问这个国家就开始了。在中共看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垄断所有政治资源,强调所谓“亚洲价值”,拒绝西方的多党民主和新闻自由,取得了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在国际上也很受尊敬,这说明政治独裁,经济开放这条道是走得通的。民主不民主和经济发展,改善民生,提高国家地位没有关系。所以,从那时到现在,已经有数不清的中共官员前来这个岛国进修,学习现代金融,财政,贸易和市政管理的经验。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对西方新闻媒体的轻蔑和反击,也常常被中国官方媒体和拥护一党专政的形形色色的群体拿来作为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拒绝境外势力对本国内政说三道四的案例。

但最近新加坡的大选中,反对党新加坡工人党获得史无前例的突破,在国会中赢得了6个席位。执政党领导人李显龙不但在选举中放下身段,深入选区拉票,而且对选民为执政中的失误道歉。这些都说明,尽管新加坡有一党独大,但选举是真格的。执政党难以操纵,没有舞弊,选票是算数的。新加坡的法制和对规则的遵守,符合现代民主的精神和制度。

新加坡的这个发展,对中国有重大冲击,尽管官方媒体尽量缩小影响,强化所谓导向。但纸包不住火,中国人从种种渠道了解到新加坡选举的真相。一些中国学术机构前去新加坡考察大选,包括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一些具有自由派色彩的媒体如《南风窗》、《中国新闻周刊》等,也纷纷特派记者前往新加坡采访。

北京的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在新加坡观摩选战后对新加坡模式的另一面深有体会,说中国当局忽略了新加坡模式一个重要的方面,即人民享有最基本的公民权利,有结党结社权,包括组织反对党。他说“中国人不了解,新加坡有那么多反对党,中国却没有。新加坡人有信仰权,不可否认,新加坡政府对传媒的控制依然很严,但它的法律不是中国官方所讲的,只管百姓,而是把做官的也死死管住了。这次反对党在选举中有突破,就是选举制度规范,令执政党难以作弊。”“要真正学新加坡,首先要给公民基本权利,中国没有真正的投票权,没有结社权,没有言论自由权。好在中国还有一个互联网,但新加坡的互联网,政府没有中国那样的严控。”

其实,对新加坡模式的解读,还不能忽略一个重大的历史背景。在60年代,新加坡刚刚独立时,执政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面对反对党社会主义阵线的挑战。社会主义阵线是一个毛派政党,它虽然对推动新加坡独立作出重大贡献,但独立后面对经济建设和国家认同的艰巨任务时却追随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路线,在新加坡展开全面反对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斗争。它不承认新加坡的独立,把李光耀看成是西方帝国主义的走狗,退出议会,全面抵制政府的所有重大政策,把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口号照搬到新加坡。

面对这样一个危险的极端主义势力,李光耀政府一方面依靠警察和安全部门严密监控,另一方面并没有像当时很多右翼民族主义政权那样对左派严酷镇压,而是一切都依法行事,从来没有出现过暗杀,酷刑,失踪这些在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屡见不鲜的事件。最后,是社会主义阵线的极端政策使得它在新加坡人民中彻底孤立,完全丧失了群众基础,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得到了巩固。

回顾这段历史,可以说如果李光耀当年不是基本上在法制范围内和左派作斗争,就难以有今天反对党和平合法挑战执政党的局面,而执政党自己也会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更不敢发展民主。

新加坡模式的这段历史,对当今中国也有重大意义。中共今天对政治反对派如此草木皆兵,连作家和艺术家都要投入监狱,这不但和今天新加坡的政治局面无法相比,也难以和60年代的新加坡相比。李光耀当年让公然号召推翻政府的政治反对派公开活动,包括建立政党,出版刊物,组织集会,这样的气度,是中共在宣传所谓“新加坡模式”时一个字都不敢提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