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評論:讓貓吃辣椒――毛澤東的絕招

這個周末是毛澤東的冥誕,一個讓很多毛左派思念不已心潮澎湃的日子。

2010-12-23
Share

mao_liu_zhou_art305.jpg
2008年11月,香港佳士得拍賣行推出當代中國畫家曾梵志的油畫《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法新社2008年10月20日圖片)

有關毛澤東,人們說得已經夠多了,但似乎還是有議論不完的話題和分析不完的問題。針對這種現像,有人說這就是毛澤東的魅力。 

今天在這個節目中我們就從毛澤東的一段不太被官方廣而告之的談話中看看這個所謂的偉人的一個側面,從中也可以了解到究竟是誰才會覺得他有“魅力”。 

這個談話發生在50年代中期的上海。毛澤東當時正在處理對民族資本家的社會主義改造問題。一次在召見過一批資本家後,毛又召見了劉少奇和周恩來。毛澤東向他們問道:你們知道貓是不吃辣椒的,但你們能不能讓貓吃辣椒?
 
劉少奇說:“這還不容易?你讓人抓住貓,把辣椒塞進它嘴裡,然後用筷子捅下去。”

毛澤東很不滿意地擺了擺手:“決不能用暴力,每件事應該是自覺自願的。”
  
周恩來說:“我首先讓貓餓3天,然後,我把辣椒裹在一片肉裡,如果貓非常餓的話,就會囫圇吞棗般地吃下去。”

毛澤東也不同意,因為在他看來,不能用欺騙手段愚弄人。
  
他的辦法是:“可以把辣椒擦在貓的屁眼上,當它感到火辣辣的時候,它不但會自己去舔掉,還會感到刺激和興奮。”

聽毛這麼一說,三人都哈哈大笑。

這段故事是從毛左派的角度來敘述的,所以毛澤東不同意劉少奇的辦法就說明了毛澤東反對暴力;而他不同意周恩來的辦法就說明了他也反對欺騙。其實這兩點都站不住腳。因為毛的辦法本身就比劉少奇的辦法更有欺騙性,比周恩來的辦法更有暴力性。不但如此,和劉少奇赤裸裸的暴力或者周恩來精心安排的欺騙相比,毛的辦法結合了暴力和欺騙,實際更陰險毒辣,更沒有人性,而他竟然還把這叫做讓貓“吃”辣椒。 毛之所以不同意劉和周的辦法,並不是因為他們使用了什麼暴力和欺騙,而是因為不如他的辦法高明。他的辦法是讓貓自己去舔它本來根本就不願意去碰的東西。不但舔了,還心甘情願,甚至還覺得刺激和興奮。

毛澤東在那個時候對讓貓心甘情願舔辣椒這個難題如此感興趣,不是沒有原因的。50年代中期,正是社會主義改造轟轟烈烈的時候。所謂社會主義改造,說穿了就是讓人們去做他們在正常情況下決不願意做的事情,例如讓業主放棄財產,讓農民放棄土地,讓知識分子放棄獨立思考,等等。怎樣才能讓人們去做這些他們不願意去做的事情呢?毛想到了他從小就觀察到並從中得到啟發甚至感到了樂趣的這個讓貓舔辣椒的過程。
                           
我們完全有理由設想:毛對這個過程印像如此深刻,很可能是因為他親身干過。因為按照他的認識論,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親口嘗一嘗;只有從實踐中得到的知識才是真知識。
 
我們都知道毛澤東的政治生涯就是一部充滿了暴力和欺騙的歷史。這裡的暴力和欺騙針對的倒還不是國民黨,而是那些屬於“人民內部”的“分子”甚至自己的同志,例如彭德懷和劉少奇。可以說離開了暴力和欺騙就沒有毛澤東思想。但從毛澤東對讓貓違背自然本性去舔辣椒這個辦法如此難忘而且推崇我們可以知道,實際上毛澤東心理的陰暗和歹毒遠遠不是用暴力和欺騙可以概括的。在這種陰暗和歹毒的背後,是對人性的深刻的蔑視。在毛澤東看來,人和貓沒有差別,他們都會去做他們在正常情況下不願意去做的事情,只要你把辣椒塗到他們最感到難受的地方,他們就會心甘情願地按照你的意願行動了。 

任何一個人,如果他對毛澤東的讓貓心甘情願舔辣椒的辦法不但津津樂道,而且對這個“偉人”更加崇拜,只能說明他的心理和毛澤東一樣遠離正常人類的世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