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李文亮醫生——一個用生命點燃憤怒火焰的普通人

2020-02-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李文亮醫生去世了。在過去近一個月裡,他是數以萬計(隨後或者會是數以十萬計、或百萬計)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的疑似患者、確診患者之一;從今天凌晨停止呼吸那一刻起,他又成為數以百計(今後或者會成為數以千計、萬計)的死於該病的不幸者中間的一位。但是他沒有像大多數無名氏死者那樣默默地離開這個世界,他用自己的離開演繹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今天,數以億計的中國人用苦澀的淚眼目送著他的靈魂冉冉升天,用嘶啞的憤怒在心底詛咒那個迫害他的沒有人性的制度和官員們。

作為一名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在去年的12月30日,李文亮在一個150人左右的大學同學群中發布了一條信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隨後,該同學群的一名網友將他的對話截圖發上了網絡;不久,他即被醫院監察科約談,並在1月3日到當地派出所簽了一份公安機關對自己「違法問題」進行警示的《訓誡書》。在被訓誡之後的數天之內,他在接診過程中被感染,直到今天凌晨去世。在這期間,他的多名同事和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他用自己年輕的生命證明,當初他在網絡上傳播的不是謠言,而是一個本來應該由政府出面向大眾拉響警鐘的、威脅公共安全的真實的重大事件。他也用自己寶貴的生命證明,那個指責他散布謠言的制度和官員們,是將統治集團的私利置於無數人民的生命之上的滿嘴謊言的一伙人類垃圾。當我看到李醫生的死訊的時候,禁不住老淚縱橫,他才34歲,與我的兒子同齡,是父母的心頭寶貝、是妻子和孩子賴以依賴的丈夫和父親、是風華正茂的社會棟梁,但是就這般無聲地離去了!

當他離去之後,有人將它稱之為英雄,事實上他並不是英雄,而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尋常人。當他披露疫情的時候,沒有一絲一毫向這個沒有人性的制度挑戰的念頭,只是想提請自己的同學們多加保重,這是任何一個人類都應該具有的對同類的溫情,但是這也恰恰為這個制度所不容。李文亮也沒有英雄般的勇敢,反而在壓迫面前顯得十分怯弱,他在派出所承認自己「造謠」,對猖狂專橫的專政人員的無理「訓誡」溫順地表示「明白」,直到強大的社會輿論大聲呼籲為他正名的時候,讀者仍然可以從他那篇躺在病榻上接受的採訪中心痛不已地感受到他的餘悸。

但是,李醫生是一個普通人這樣的事實也正是它能夠點燃民眾對扼殺言論自由的專制制度和政府官員們憤怒火焰的最關鍵要素。因為李文亮的遭遇告訴無數的普通人,今天的李文亮,就是明天的你和我。想到這一點,怎麼會不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縱使你在主觀上願意屈從這個壓迫性的制度,但是仍然無法知道甚麼時候會遇上李文亮式的突如其來的麻煩,遭受到李文亮所遭受到的屈辱和驚悸,眼睜睜地看著無數為了個人的蠅頭小利而願意向魔鬼出賣靈魂的同胞對你落井下石,最後孤零零深感無助地死去!

李文亮醫生的死也給那些參與迫害民眾的中國人帶來了許多尷尬和惶恐。筆者在一個北京大學的微信群裡看到,有那麼幾個恬不知恥的人動輒以黨和政府的代言人自居,狐假虎威地指責不同政見者「反黨」「違法」。今天,面對李文亮之死帶來的排山倒海的憤怒民意,他們卻顯得理窮詞盡,茫然無措。未來的中國人當然不會忘記,除了那些坐在廟堂之上的閻王,這些從靈魂到做派都極度齷蹉的鼠朋之輩也曾踊躍地為迫害李文亮的行為歡呼,並由此而爭搶黨國分發的殘羹剩飯。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