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人应该向香港人学习

2019-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二百万学生和市民上街,抗议香港特区政府试图强制在其控制的立法会通过所谓的「送中条例」,这场声势浩大的示威迫使傲慢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该条例的修订议程无限期「暂停」。显然,任何知道中国政府和香港关系的人都非常清楚,无论当初强行在立法会提交该项条例,还是现在突然宣布停止审议该项条例,这些都不可能是林郑月娥自己的主张,她只不过是背后的中央政府的代理人而已,因此香港市民的胜利不仅仅是对林郑月娥的胜利,也是对中国政府的胜利。

就在这次抗议活动前不久,香港市民刚刚举行每年一度的烛光晚会,悼念了在北京那场「六四」血腥镇压中的受害者。那场被坦克和机关枪镇压下去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已经过去三十周年了,至今已经被中国官方从传媒中完全抹去。与之相比,香港市民反抗中国执政党暴政的胜利似乎来得太快了,以至于出乎许多观察家的意料之外。不可否认,与三十年前相比,中国执政者的构成、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等等都发挥了作用,但是有一点绝对不应该被人们忽略:香港人的勇敢和坚持绝对是这场胜利不可替代的关键因素。

香港人是勇敢的,虽然他们在与国家暴政进行抗争的过程中也有过失败,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因为失败而屈服。二零零三年,五十万香港人的抗议曾经迫使北京和港府撤回了旨在钳制思想自由和实施政治迫害的「二十三条立法」;二零一二年香港的家长和学生们又共同抵制了特区政府在学校里强行推行「崇共」洗脑的所谓国民教育的企图。香港市民这次「反送中」的胜利也不是由于北京政府的恩赐,而是由于香港人自己从来没有停止对极权制度的抵制,从来没有放弃对自由和法治的捍卫。

与香港人相比,被剥夺了更多的基本政治权利的中国民众的处境要差得太多太多。毫无疑问,中国政府的对持不同政见者和他们的同情者的残暴镇压和全方位的舆论控制等等都是造成大陆人权缺乏的基本原因,而且他们长期的洗脑活动也愚弄了许多中国民众。但是,人们也不应该否认,中国大陆地区的一些人、尤其是大量的知识分子的放弃、妥协、甚至为了个人的蝇头小利而不断地在思想上进行自我阉割以适应大陆的政治生态,他们的这些行为也都怂恿、放任了中共极权政府对民众的侵权,而且使其越走越远、越来越放肆。

我常常问自己,中国人究竟在怕甚么?为甚么大陆政府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剥夺大陆公民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居然没有得到民众的顽强抵抗?我想大陆人民大体上有四怕:首先是怕死,因为政府手中握有枪杆子,子弹是会杀人的;其次是怕坐牢,进了监狱就会失去自由,需要承受与家人分离的痛苦;三是怕失去生活来源,中国政府的权力无处不在,它可以任意剥夺人们居住和工作的自由,切断人们的生活来源;四是怕无法赚钱和升官,无法顺著社会阶层的梯子向上攀爬。

对于怕死、怕坐牢、和求生存的中国人,我满怀同情,也充分理解,毕竟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我没有权利去要求人民为了抗争去牺牲自己的生命、失去自由和失去生存的手段,但是也正因为我们珍惜这些,我们就更应该对那些为了他人的政治权利而牺牲自己的勇士们表示敬佩和爱戴,但是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却早忘却了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那些勇士,也抛弃了那些为了捍卫公民权利被关进监狱的英雄。这种忘却是一种背叛,这种背叛不会给这个民族带来前途,也不会给这个民族的个体带来政治权利的改善。

至于那些为了适应当前的野蛮政治生态而不惜对自己的思想进行阉割的人则令人不齿。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监视和封闭持有不意见的微信聊天群,一个最令人痛心的现象是,不少在微信群里被剥夺了权利的人不仅没有对政府的侵权行为进行批判和抵制,反而不断抱怨在群中坚持自己的政治见解的人,要求他们满足政府的无理要求进行自我审查。当然,这种现象不过是中国人向权力屈服的丑陋行为的一个缩影。只要中国人的自我阉割不停止,极权政府的暴行就永远不会终结。通过顽强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大陆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应该向香港人学习。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