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為什麼中國外交官如此不外交?


2016.08.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胡少江評爲什麽中國外交如此不外交(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最近中國外交官們似乎正在進行一場比賽,比賽的目標是看誰最不講道理,誰“最不外交”。我們就看三個具體的例子吧。第一個例子是現任外交部長王毅在加拿大的一次“發飆”。在一次聯合記者招待會上,一位加拿大的女記者向加國外長發問,要求解釋加拿大政府如何就中國政府違反人權的問題進行交涉。王毅主動“搶答”,只是他並沒有回答記者提出的人權問題,也沒有澄清中國人權的現狀,而是發出了一連串反問,這些反問歸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加拿大人不懂中國,沒有資格談中國人權。

第二個例子是中國駐英國大事劉曉明,在英國皇家國家關系研究所的一次公開會上,一位日本人問中國何時能夠與南海主權爭端的當事國完成“南海行為准則”的談判,中國大使的回答是:“我認為你沒有資格提這個要求,因為日本並非南海談判的當事國。談判是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的談判,日本卻急著要定談判結束日期,豈有此理?”一個大使,在回答聽眾提問的環節, 拒絕回答問題,而且理由只是因為對方不是南海行為准則談判的當事國代表!

第三個例子則是中國前外長李肇星。最近李到中國西部講演,在談到海牙國際法庭對中國南海問題仲裁一事的時候,李說:“都說南海仲裁是一張廢紙,廢紙還可以在處理、廢物利用。我認為,南海仲裁連廢紙都不如。”李還指責海牙國際法官的“道德不高尚,專業水平很可笑。”他說:其中兩個法官我認識,那個日本的法官之前和我在美國一起當大使,現在時安倍政府的親信。他們恐怕都有經濟問題,現在已經有人揭露菲律賓為南海仲裁支付三千萬美元。在此也希望新聞界的朋友可以采訪菲律賓方面。”

上面三個中國頂級外交官還講演和回答提問時似乎有三個共同點:一是不講道理,他們不願意、或者不屑正面回答聽眾、記者提出的問題,而且都是用質疑聽眾的提問資格的方式來拒絕回答問題;二是他們在自說自話時候,完全不講邏輯,很具有非邏輯的跳蕩性。三是他們下結論都不需要用事實來支持,只是下一個斷言便收兵回營。

例如,王毅假定提問記者沒有去過中國,然後由此推論她沒有資格提問。又如,劉曉明僅僅因為提問者不是來自南海當事國,便認定對方沒有資格提問。殊不知上述兩個場合的聽眾絕大多數沒有去過中國或者不是當事國的國民,按照王毅、劉曉明的邏輯,豈不都沒有提問的資格?至於李肇星,在完全沒有事實根據的情況下隨意指責海牙法官“恐怕有經濟問題”,更由此得出他們“沒有道德”,再推論出“他們的判決連廢紙都不如。”這些跳盪性的思維和隨意的指控竟然出自來自人口最多的國家的頂級外交官之口,真讓人瞠目結舌。

一個國家的外交領域應該是最少“痞子氣”和“流氓氣”的,或者說應該是最能夠表現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的。雖然外交也是一個國家在國際社會爭取自身利益的一種手段,但是它應該是所有手段中最文明的一種手段,是一種爭取“不戰而勝”的手段,是一種通過講道理爭取人心從而獲取國家長遠利益的手段,是一種相對成本最低的手段。當然外交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這便是為什麼需要軍事手段。但是,即使到了不得已需要動武的時候,外交官們也應該是文質彬彬的。這不僅是外交官們的教養,也是他背後的國家的文明程度。

看到中國外交官競相比賽誰更不講道理,誰更不禮貌,在扼腕嘆息之餘不由得想到兩點:一是這些外交官果然沒有辜負五十年前那場席捲中國的紅衛兵運動,他們的霸道,他們的批判口氣,他們的不講道理都有著當年紅衛兵的身影。二是這些外交官的講話不是用來在國際場合為中國爭取朋友的, 不是為了說服那些心有疑慮但是可以通過外交途徑爭取的中間聽眾的,他們是說給中南海的“皇上”聽的。當今皇上也曾經歷過紅衛兵運動的歷練,說話也具有這種霸氣, 他也許希望他的外交官們在世界去彰顯這種霸氣吧。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