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全球化出了什麼問題?


2016-11-25
Share
com-quote620-1128.jpg 【胡少江評論】全球化出了什麼問題?(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人們對反對全球化的聲音並不陌生,每當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召開重要會議的時候,都有聲勢浩大的反對“全球化”的示威游行。反對的內容包羅萬像,從反對使用童工到反對環境污染,從反對華爾街金融資本到反對戰爭,等等。許多人將其看成是左翼知識分子的嘉年華盛會,認為這樣的示威只不過是一群“吃飽了沒事干”的職業抗議者的娛樂方式,並不能代表底層民眾的利益。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令人不得不重新審視上述的看法。

與在任的奧巴馬總統和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裡相反,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對迄今為止的“全球化”是持批評態度的。美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精英們反對特朗普、支持“全球化”的立場不難理解。但是,那些一向沉默的底層民眾卻親手用選票將特朗普這位反對“全球化”的候選人送進了白宮。特朗普的勝選至少說明:反對“全球化”在相當一部分的底層民眾中並非沒有市場。那麼,政治、經濟和文化精英們所大力支持的“全球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呢?

人們所說的“全球化”主要是指“經濟全球化”,它首先包括原材料、制成品等各類商品更順暢、成本更低地跨國界流動; 隨後,全球化進一步包括了資本大規模的跨國界流動,基於資本追逐利潤的本性,在具有一定法律保障的情況下,它總是由資本充沛而收益較低的國家和地區向資本貧乏而收益較高的國家和地區流動;最近二、三十年來,經濟全球化進一步發展到大規模的人員跨國界流動,例如,歐盟國家間的勞動力流動以及大量勞工向發達國家流動等等。

在經濟學家看來,全球化有利於更有效率地配置資源。這也意味著在資源總量不變的條件下,能夠生產出更多的產品,從而為人類提供更多的消費和服務。這個觀點是十九世紀英國經濟學家李嘉圖對經濟學說的重大貢獻,也是迄今為止所有支持全球化的金融資本集團和自由派學者們的基本論點。的確,上個世紀下半葉也見證了全球化的進展,與此同時也見證了經濟的快速增長,全球化的好處似乎也被歷史發展的進程所證明。

問題在於,隨著全球化進程的深入,尤其是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非民主國家加入這一進程之後,全球經濟增長的速度不僅沒有進一步加速,反而出現了長期的停滯。越來越多對經濟全球化的質疑也隨之而來:首先,在發達國家的工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的同時,發達國家的金融資本受惠,而勞工界卻不得不承受工作流失的後果;同時,非民主國家在接受大量國外資本的同時,好處被少數權貴瓜分,而底層民眾卻不得不承受惡劣的勞動條件和被污染的生活環境。

這種狀況表明了全球化面臨的兩個重大問題:一是發達國家沒有能力將本國金融資本流出後所增加了的收益轉變成促進國內經濟增長的動力;二是非民主國家沒有意願限制權貴的壟斷,讓資本流入的好處惠及底層民眾。全世界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精英們、尤其是西方的金融資本和東方的政治暴君們似乎已經結成了鐵血同盟,試圖繼續壟斷全球化帶來的經濟總量提升,而拒絕對承受全球化傷害的弱勢群體進行任何補償。

這正是相當一部分美國民眾支持特朗普、反對全球化、反對現有體制的原因;也正是中國和世界其他非民主國家的民眾對壟斷權力的現有體制進行各種反抗的原因。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解決這個問題的路徑早已經超出了經濟的範疇,它早已成為一個聚焦於利益分配的典型的政治問題。這是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所面臨的挑戰,也是東方國家專制制度所面臨的挑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