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2018︰四面楚歌的习近平元年

2018-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是习近平的政治元年。在第一个任期内,习近平的团队是他的前任们安排的,因此不少人把明显向左转的内外政策看作是习近平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策略性举动,甚至归结为某些前朝旧臣的「高级黑」。这些人幻想习近平在摆脱了各项人事掣肘和巩固了政治基础之后,会重回改革开放的轨道。在去年年底的19大和今年初的13届人大上,习近平登上了核心的「神龛」,取消了宪法对主席任期制的限制,并且强势地按照自己的意志组建了执政的核心班底,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让这些心存善良幻想的人们极度失望。

更为重要的是,踌躇满志的习近平和他的小团队也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应该开启时代的政治元年却变成了自己政治上的滑铁卢。无论是在中国和还是在世界,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习近平和他的小班子迅速变成孤家寡人。上台之初发起的反腐运动的确曾给民众带来一线希望,但是现在已经明显地被视作是一个失败的政治运动,选择性、不彻底的反腐打破了中国社会脆弱的政治结构, 不仅让普通民众彻底失望,同时也损害了中国执政党自己的政治基础,如果说对习近平的政治威胁过去主要来自体制之外,那么现在则是内外兼具。

自由派人士一直被习近平视为最危险的敌人,习近平执政之后、尤其是过去一年里,他们遭遇了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最为严酷的政治打压,大量的律师、媒体人、公众知识分子和具有社会责任感的青年被威胁、骚扰、羞辱和抓捕。虽然他们已经从官方的媒体和传统的社会政治舞台完全消失,但是从官方尚无法完全控制的网络上不难看到,他们的立场丝毫没有后退,他们用一种更具有历史感、更为幽默的斗争方式在中国人的心中耕耘,这股无法斩尽杀绝的力量令习近平们无时无刻地充满恐惧和无奈。

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中国的原教旨马列毛主义者也成为了高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口号的习近平的敌人。一些左翼的青年学生走出教室,到遭到不公正对待的蓝领劳动者中去进行动员组织工作,这些幼稚的青年以为劳动者的敌人是资产者,完全没有意识到极权的国家才是压迫劳动大众的最邪恶、最凶狠的政治源泉。他们的行动让习近平的执政团队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而习近平对他们的镇压则充分显示,习近平政权正是一个天然地与青年和未来为敌、没有任何理想、没有社会公义、只求垄断权力的利益集团。

从国际上看,习近平亲手缩短和葬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过去四十年里,中国在全球化中收获了后发优势的成果,开始缩短和世界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而这一进程在习近平元年嘎然而止。习近平傲慢、盲动和反现代文明的一系列政策引发了大面积的世界性反弹,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的对华强硬政策引起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和文明国家的响应,中国空前孤立、空前困难,只剩下一些觊觎中国钱袋的落后国家的极权领导人与习近平在那里各自心怀鬼胎地共舞,而普通中国人对这种自我营造的「万邦来朝」丑相已经感到极度厌恶。

不难看到,习近平的政治元年是他从政治顶端开始跌落的一个重要转折,也是中国人民彻底丧失对这个执政党任何希望的一个重要转折,更是世界文明国家普遍放弃对中国共产党的绥靖政策的开端之年。那种在维持政治压制的同时通过吸收外来技术和管理制度的跛脚改革已经走到了尽头。

经济增长已经并且继续的减速不仅为这种政治制度的无法持续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也为这个制度的破产增添了加速度。中国执政党政治设计上的自私、经济管理上的无能和外交政策上的缺乏历史方向感正在驱使中国这条巨轮撞向体积庞大的冰山。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