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 “老五毛”遇到了新問題

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反復被中國政府極左意識形態的喉舌《環球時報》指名攻擊並造謠誣蔑。在忍無可忍而又無法可以依靠、無處可以說理的情況下,這位被集權政府迫害的藝術家於十一月二十日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報紙主筆王文、作家司馬南和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吳法天的手機號碼,意在通過公眾向這四個在中國早已臭名昭著的五毛黨魁們討個公道。

2011.11.25

艾未未的微博一經發布,早已對《環球時報》為虎作倀的行徑胸懷怒火的民眾響應既眾且快。據說,這四人的手機幾乎當天就被公眾打爆。一向“理直氣壯”地公開宣布站在中國政府“主流”一邊的胡錫進抱怨,他“接到了大量動粗口的短信,還不斷有人打電話騷擾”。吳法天在微博上發布了他的手機截圖,說他在幾分鐘內攔截到幾百條短信,攔截了三百多個電話。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對這幾位動了粗口或是進行了騷擾,但是以他們的民憤之大之大,即使有人有些過火行為,我也不會感到奇怪。這四個人從來都是仗著“無產階級專政”的保護來替其身後的“黨和政府”傳道的。他們手中有著政府支持的媒體,可以隨意地對那些試圖批評中國政府、批評中國的政治制度的中國公民進行攻擊;並且不時地給那些政府不喜歡的中國公民安上“西方的走狗”、“民族的罪人”等形形色色的的罪名。

他們知道,由於中國政府對媒體的嚴格控制,那些被他們攻擊的人是不會有機會在媒體和其他的公共場合與他們進行擺事實、講道理的辯論的,也是無法通過正常的司法程序向他們提起訴訟的。因此,只要符合主子的意圖,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豈止是為所欲為,而且還可以據此去向主子邀賞去。

隨著對中國的專制制度不滿的日益增長,民眾對這些五毛黨們的無恥行徑也越來越無法容忍。這一次他們遇到的公眾“群起而攻之”的待遇其實並不偶然。當“法學五毛”吳法天為“黨國”獻策,建議以“非法集資罪”繼續迫害民眾制動發起捐款支持的艾未未時,搖滾歌星崔健憤怒之極,公開要求公眾提供吳的地址,要親自去痛揍這個無恥之徒一場。

當那個一向對政府官員逢迎拍馬而對弱勢群體落井下石 “極左五毛”司馬南在講演會上不顧事實地粉飾太平、攻擊因為民間維權而被當地政府迫害的程光誠是,在場的大學生更是拍案而起,對其進行了有理、有據的批駁,使其在公眾面前啞口無言。至於那個自以為是的胡錫進,其微博一開,便被批評者們指責得無還手之力。

看來,這些“老五毛”的確是遇到了新問題。當然,民眾的不滿不是他們擔心的問題,因為他們從來都不把民眾放在眼裡。他們擔心的新問題是民眾找到了一個聚集起來向他們顯示力量的渠道,這就是互聯網。主流媒體無法替民眾發聲並且代表當權者壓制民眾,但是互聯網卻向民眾提供了一個有效的渠道,使得他們能夠利用“游擊戰”的方式說出自己想說得話,甚至聚集起來作出自己想做的事。

面對這些新的問題,“老五毛們”並沒有什麼好的對策,他們的對策是“以不變應萬變”,那就是乞求他們的主子對民眾采取更加嚴厲的鎮壓。《環球時報》在昨天的一篇社論中,就公然地乞求有關部門“積極行動起來,對上述違法及犯罪行為形成打擊之勢”。不難想像,當這些奴才們頂不住的時候,主子自然是會出場的。只是主子一出場,“老五毛”們的奴才真相就更是大白於天下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