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 “老五毛”遇到了新问题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反复被中国政府极左意识形态的喉舌《环球时报》指名攻击并造谣诬蔑。在忍无可忍而又无法可以依靠、无处可以说理的情况下,这位被集权政府迫害的艺术家于十一月二十日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报纸主笔王文、作家司马南和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的手机号码,意在通过公众向这四个在中国早已臭名昭著的五毛党魁们讨个公道。

2011.11.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艾未未的微博一经发布,早已对《环球时报》为虎作伥的行径胸怀怒火的民众响应既众且快。据说,这四人的手机几乎当天就被公众打爆。一向“理直气壮”地公开宣布站在中国政府“主流”一边的胡锡进抱怨,他“接到了大量动粗口的短信,还不断有人打电话骚扰”。吴法天在微博上发布了他的手机截图,说他在几分钟内拦截到几百条短信,拦截了三百多个电话。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对这几位动了粗口或是进行了骚扰,但是以他们的民愤之大之大,即使有人有些过火行为,我也不会感到奇怪。这四个人从来都是仗著“无产阶级专政”的保护来替其身后的“党和政府”传道的。他们手中有著政府支持的媒体,可以随意地对那些试图批评中国政府、批评中国的政治制度的中国公民进行攻击;并且不时地给那些政府不喜欢的中国公民安上“西方的走狗”、“民族的罪人”等形形色色的的罪名。

他们知道,由于中国政府对媒体的严格控制,那些被他们攻击的人是不会有机会在媒体和其他的公共场合与他们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辩论的,也是无法通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向他们提起诉讼的。因此,只要符合主子的意图,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岂止是为所欲为,而且还可以据此去向主子邀赏去。

随著对中国的专制制度不满的日益增长,民众对这些五毛党们的无耻行径也越来越无法容忍。这一次他们遇到的公众“群起而攻之”的待遇其实并不偶然。当“法学五毛”吴法天为“党国”献策,建议以“非法集资罪”继续迫害民众制动发起捐款支持的艾未未时,摇滚歌星崔健愤怒之极,公开要求公众提供吴的地址,要亲自去痛揍这个无耻之徒一场。

当那个一向对政府官员逢迎拍马而对弱势群体落井下石 “极左五毛”司马南在讲演会上不顾事实地粉饰太平、攻击因为民间维权而被当地政府迫害的程光诚是,在场的大学生更是拍案而起,对其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批驳,使其在公众面前哑口无言。至于那个自以为是的胡锡进,其微博一开,便被批评者们指责得无还手之力。

看来,这些“老五毛”的确是遇到了新问题。当然,民众的不满不是他们担心的问题,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把民众放在眼里。他们担心的新问题是民众找到了一个聚集起来向他们显示力量的渠道,这就是互联网。主流媒体无法替民众发声并且代表当权者压制民众,但是互联网却向民众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渠道,使得他们能够利用“游击战”的方式说出自己想说得话,甚至聚集起来作出自己想做的事。

面对这些新的问题,“老五毛们”并没有什么好的对策,他们的对策是“以不变应万变”,那就是乞求他们的主子对民众采取更加严厉的镇压。《环球时报》在昨天的一篇社论中,就公然地乞求有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对上述违法及犯罪行为形成打击之势”。不难想像,当这些奴才们顶不住的时候,主子自然是会出场的。只是主子一出场,“老五毛”们的奴才真相就更是大白于天下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