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金正日之死對中國人的提醒

神秘無常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死了。我不知道朝鮮街頭面對電視機鏡頭哭天喊地的人有多少是出於難以抑制的悲傷,有多少是為了政治安全或者是為了政治投機在進行行為藝術表演。即使是那些自認為是真心悲哀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是源於兔死狐悲的凄涼,還有多少是源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那種對迫害者的情感依賴。

2011-12-23
Share

不少現存的中國人在一九七六年也曾經親歷如此的場面。看到這幾天朝鮮電視畫面中出現的情景,想必絕大多數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的中國人一定會死五味雜陳,也有不少人會會心一笑。

多年來,面積不大的朝鮮在世界上是一個麻煩不斷的角落;而這些麻煩的絕大部分都是由這個剛剛死去的獨裁者制造出來的。當他活著的時候,世界各地的人們,無論是他的敵人還是朋友,甚至是與他互相稱之為為親密戰友的北京紫禁城牆背後的“中國同志們”,每時每刻都會感到忐忑不安,因為他們實在是不知道這個深藏於宮闈之中的“親愛的領導者”下一秒鐘會產生出一個什麼怪誕的主意,而且也無法預知這些怪誕的注意將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災難性的後果。

這個子承父業的麻煩制造者不僅自己深居簡出,他的封閉政策也令朝鮮國門緊閉,這不僅增添了人們對這個人和這個國度的神秘感,更增加了人們對這個反復無常的獨裁者的恐懼感。可以說,他的唯一的確定性就是不確定性,而且絕對不是那種可能給人們帶來某種驚喜的不確定性,而是那種隨時會給人帶來災難的不確定性。正因為如此,他的死去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應該是一個福音。

但是,對於金正日的中國的親密戰友而言,這個獨裁者的去世也會帶來些許的尷尬。這個尷尬就是,中國人民會再一次地被提醒,中國的執政黨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樂於與什麼樣的人為伍。這個讓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唾棄的人、也是被絕大多數中國人厭惡的人一直被中國的執政黨用大量中國人民的納稅錢來豢養著。這實在是一件令國家蒙羞、令中國人蒙羞的事情。同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人們當然也會通過世界輿論所表達的對金正日的蔑視聯想到中國執政黨在世界上的聲譽。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個聲譽絕不會令中國人感到驕傲,也不會讓中國的執政者感到驕傲。

金正日是被他那個擔任“終身主席”的父親指定為接班人的國家的“親愛領導者”,而在去年他又一手指定了他的那個才二十多歲的兒子來世襲金氏王朝。這種行為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時刻實在像是一個令人貽笑大方的政治進化史上的“恐龍化石”。對於這種世襲式的政治繼承,我想絕大多數中國人是不以為然的。但是中國的執政黨對此則是傾心支持的,甚至是准備以金錢甚至軍事介入為代價來支持的。中國人民和中國執政黨之間對待金氏小朝廷的這種不同態度也一定會讓那些還有思考能力的中國人有所感悟,而那些具有舉一反三的能力的人也一定能輕易地在政治制度的光譜上測出中國和朝鮮現有制度的同質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