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金正日之死对中国人的提醒

神秘无常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死了。我不知道朝鲜街头面对电视机镜头哭天喊地的人有多少是出于难以抑制的悲伤,有多少是为了政治安全或者是为了政治投机在进行行为艺术表演。即使是那些自认为是真心悲哀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是源于兔死狐悲的凄凉,还有多少是源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那种对迫害者的情感依赖。

2011-12-23
Share

不少现存的中国人在一九七六年也曾经亲历如此的场面。看到这几天朝鲜电视画面中出现的情景,想必绝大多数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中国人一定会死五味杂陈,也有不少人会会心一笑。

多年来,面积不大的朝鲜在世界上是一个麻烦不断的角落;而这些麻烦的绝大部分都是由这个刚刚死去的独裁者制造出来的。当他活著的时候,世界各地的人们,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甚至是与他互相称之为为亲密战友的北京紫禁城墙背后的“中国同志们”,每时每刻都会感到忐忑不安,因为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这个深藏于宫闱之中的“亲爱的领导者”下一秒钟会产生出一个什么怪诞的主意,而且也无法预知这些怪诞的注意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这个子承父业的麻烦制造者不仅自己深居简出,他的封闭政策也令朝鲜国门紧闭,这不仅增添了人们对这个人和这个国度的神秘感,更增加了人们对这个反复无常的独裁者的恐惧感。可以说,他的唯一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而且绝对不是那种可能给人们带来某种惊喜的不确定性,而是那种随时会给人带来灾难的不确定性。正因为如此,他的死去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是一个福音。

但是,对于金正日的中国的亲密战友而言,这个独裁者的去世也会带来些许的尴尬。这个尴尬就是,中国人民会再一次地被提醒,中国的执政党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乐于与什么样的人为伍。这个让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唾弃的人、也是被绝大多数中国人厌恶的人一直被中国的执政党用大量中国人民的纳税钱来豢养著。这实在是一件令国家蒙羞、令中国人蒙羞的事情。同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们当然也会通过世界舆论所表达的对金正日的蔑视联想到中国执政党在世界上的声誉。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声誉绝不会令中国人感到骄傲,也不会让中国的执政者感到骄傲。

金正日是被他那个担任“终身主席”的父亲指定为接班人的国家的“亲爱领导者”,而在去年他又一手指定了他的那个才二十多岁的儿子来世袭金氏王朝。这种行为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刻实在像是一个令人贻笑大方的政治进化史上的“恐龙化石”。对于这种世袭式的政治继承,我想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以为然的。但是中国的执政党对此则是倾心支持的,甚至是准备以金钱甚至军事介入为代价来支持的。中国人民和中国执政党之间对待金氏小朝廷的这种不同态度也一定会让那些还有思考能力的中国人有所感悟,而那些具有举一反三的能力的人也一定能轻易地在政治制度的光谱上测出中国和朝鲜现有制度的同质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