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再判刑和转型社会富豪的尴尬

新年到来两天前,俄国法庭对已经在狱中服刑的尤科斯石油公司前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以贪污和洗钱罪再次判刑。霍氏于2003年十月被捕,2005年以逃税罪被判刑八年。连同此次加刑,这位曾经试图对前总统普金在政治上提出挑战的前石油大亨将在狱中关押至2017年,前后共十四年时间。2017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时间点,因为这意味著无论普金决定是在2012年或是在2016再次参选俄国总统,他的这位政治对手都无法与他进行抗衡了。

2010-12-31
Share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再次判刑在世界上引起了不同的反响。他的政治对手、俄国总理普金在法庭判决之前曾经公开表示,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一个盗贼,而“盗贼就应该呆在监狱里”。而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政府则纷纷发表声明,指责这次法庭判决是俄国政府滥用法律压制政治对手的一个例证。人们普遍相信,由于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在伊朗、朝鲜、国际反恐等一系列问题需要俄国政府的合作,因此双方因为此事而破裂的可能性很小。霍多尔科夫斯基恐怕很快便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孤独地在离莫斯科数千公里之外的东西伯利亚的监狱中服完剩余的刑期。

不管霍多尔科夫斯基是否有罪,或者他的罪行是否该当如此之长的刑期。他的遭遇凸显了转型国家中政治权贵和经济新富们之间的微妙关系,或者说反应了这些国家一种特殊的政治生态。那就是,在这些国家里,除非你是由权力者直接转变而成的新富,或者你在拥有财富后仍然心甘情愿地为权力者服务,否则任何时候你都能迅速地由万贯家财的所有者沦为一无所有的阶下囚。在俄国,除了狱中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之外,还有不少在市场化过程中发财的大亨至今流亡海外、有家难回。在中国,狱中的牟其中、周正毅、黄光裕以及流亡的万润南、仰融等等也都是证明。

转型社会中企业家们的成功,当然离不开他们自身的才干和努力,但是也都离不开当时在他们背后的权力集团的支持。随著权力集团成员的变化,或者是这些新富豪由于实力的增长而产生的对权力的诉求,权力集团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的财富在一夜间剥夺殆尽,而被剥夺者除了成为砧上肉、瓮中鳖之外毫无反抗能力。这既是由于他们在聚敛财富过程中对权力集团的依赖,又是由于法治缺乏所形成的国家权力的独大和滥用。只要这个现像存在,权力永远是凌驾于财富之上的力量,市场永远只能够服从于权力。

客观地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判刑在俄国民众中所受到的反应是欢迎大于反对。这更像是一个悲剧。因为霍多尔科夫斯基遭陷囹圄是因为他想要对普金的绝对政治权力提出挑战,而在转型社会中挑战绝对的政治权力是有利于民众、有利于向成熟的民主社会过度的。但是老百姓却不买他的帐。而普金也巧妙地利用了普通民众对财富拥有者们在积聚财富过程中的原罪的愤恨,将霍氏之类关进大狱而得不到民众的同情。

当今中国社会的新富豪中的绝大多数,比霍多尔科夫斯基们似乎要聪明得多。他们懂得尽量地不去得罪权力者,甚至懂得如何去收买权力者。换言之,在中国,要想回避沦为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下场,就得参与中国社会的权钱交易,为社会一步步走向更广、更深的腐败而推波助澜。当然,在腐败激起民怨的时候,权力者也会拿出一、两对富豪和权贵祭刀,但是作为一个整体,这种权钱合作的交易则是不会停止的。这不仅是富豪们的悲哀,实际上也是老百姓的悲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