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王岐山究竟想說什麼?


2015-05-15
Share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王岐山約見了美籍政治學家福山、日本經濟學家青木昌彥和中信證券的日裔總經理德地立人,與他們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交談。事後,王岐山的老熟人德地立人,將他整理的談話發表在網絡上,引起了各方的多角度解讀。按照中共政壇的規矩和德地立人與王岐山的關系,他整理及發表這個講話一定事前得到了王岐山的同意。

根據德地的說法,在整個會見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時間裡,與會者只是坐在那裡聽王岐山天馬行空般地指點江山,福山和青木這兩個世界著名的學者少有插話的機會,以至於福山在會見後評論這次談話“像玄學討論”。那麼,王岐山為什麼要高姿態地約請這三位學界和商界的日裔名人進行這樣一場務虛的談話?事後為什麼要同意(或者授意)德地將這個談話公諸於眾呢?

王岐山通過這次談話傳遞的一個重要信息是:他所領導的反腐運動的確十分艱難。作為當前中國執政黨試圖挽回民心的重要戰役,中國的反腐運動是由王岐山領導、習近平支持的。這場運動的展開方式和王本人的領導風格正在黨內招致日益增多的非議,那些被整肅的派別和大量政府官員對有選擇的反腐和王岐山手下的中紀委勢力的快速擴張頗有微詞。

顯然,王所領導的反腐目前已經陷於一種膠著狀態。如果就此打住,民眾的情緒會由期待變成失望,社會的不滿會迅速發酵成為動蕩。如果反腐繼續按照目前的節奏進行,他所在的執政黨將難以承受,內部的一些派別,甚至會進行拼死對抗。對於這些來自內部的阻力,王在談話中歸結為“自我更新、自我淨化很難”,並且在談話中發出有種的感嘆:“難啊!自己監督自己!”

在這種兩難的境況下,王岐山向黨內的反對派許諾,他不會尋求能夠根除腐敗的徹底制度變革。這是王岐山在談話中傳遞的另一個重要信息。王岐山試圖通過不同宗教的內部治理中尋求經驗,以期達到一方面有效治理已經腐敗不堪的執政黨,另一方面,實現一黨永久執政的目標。他向政治思想學者福山提出了這個問題,這也是他在整個會見中唯一向對方求教的問題。

遺憾的是,王岐山無法接受福山提供的答案。福山認為,宗教內部解決不同教派衝突的基本原則,就是在神面前人人平等。福山還向王岐山解釋,西方社會的法治精神、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等,正是源於這種在神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當福山問到中國的憲法能否保障司法獨立時,王岐山立即給予了堅決的否認,並且明確表示,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治理權威不可動搖。

王岐山的整個談話,在極度不自信和極度自信這樣的兩極來回穿梭。他希望用他所接觸到的一些歷史知識,為自己和執政黨打氣。其實,人們不難看出他的談話缺乏邏輯上連貫性。例如,他一方面強調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中有著共同的基因,但是有堅持中國不應該走西方現代政治文明的道路。他似乎對他上述兩個觀點之間的矛盾之處全然不察,或者不屑解釋。

與此同時,人們通過王岐山的談話,還可以看到他的性格上的一些特點。找來訪的外國學者座談,通常是管統戰、或者教育的領導人做的事;作為一個專管黨務的常委,王岐山高調出面,並且讓談話內容以非官方的方式公布,這種非常規的做法是黨內高官的大忌。他這樣做,一方面也反映了他在體制內難尋知音的苦惱,似乎也在表明,習近平對他的依賴,已經可以使得他不受常規的約束。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