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神經緊張的黨中央一槍“撂倒”了白岩松


2015-06-26
Share

六月二十日,中央電視台《新聞周刊》官方微博發布消息,著名新聞節目主持人白岩松參與的兩檔新聞節目《新聞周刊》和《新聞1+1》,分別停播一周。央視對停播的解釋,是因為頻道節目的安排所致。這樣的解釋,顯然太過牽強。

隨後幾天,越來越多的分析認為,背後的原因遠比這種解釋複雜。這極有可能是繼畢福劍之後,又一名央視名嘴,因為政治或者意識形態原因,遭到最高當局的封殺。封殺白岩松的原因,與他在《新聞1+1》和《新聞周刊》兩檔節目中,主持兩件槍擊案時發表的評論有關。

第一樁槍擊案發生在五月二日,四十五歲的農民徐春河,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候車室內被警員李樂斌開槍擊斃;第二樁槍擊案發生在六月九日,河北肅寧農民劉雙瑞,開槍打死兩名村民和前去執行任務的兩名警察,劉本人則在最後被警察擊斃。

在主持報道這兩起惡性案件的節目中,白岩松評論的口徑,與警察部門的立場有所不符,因而被認為是對執法部門的大不敬,對政治正確的忽視,甚至藐視,從而引起了上級的不滿,乃至停播其主持的節目。

其實,白岩松在這兩個報道中並未走極端,而是非常中性和職業化。在慶安火車站槍擊案中,他只不過是回應公眾要求公布真相的呼吁;在肅寧槍擊案的報道中,他只不過沒有用警方用過的“犧牲”二字,來描述兩位警察的死亡,也合乎邏輯地對讓哪位“五十多歲的老漢”開槍的原因提出了一個疑問。

根據任何一個法治社會的標準,白岩松的舉動都沒有違反法律;根據任何一個文明社會的準則,他的言論也都沒有違反社會道德。即使是按照中國現有的臭名昭著的不成文新聞控制規則,白岩松也沒有任何明顯的“違規”之舉。

公眾不滿意經過剪輯的電視鏡頭,要求慶安公安當局,公布事發現場的完整視頻當然沒有錯;白岩松支持這一要求,也是媒體人應盡的職責,他還特別理性地指出,公布真相不僅是為了滿足公眾要求,而且對在一線工作的民警,也是一個正常的交代。

至於用“死亡”而不是“犧牲”二字形容中槍而亡的警察,以及沒有稱呼據說是患有精神病的老漢為“犯罪嫌疑人”,那是因為白的報道發生在權威的法律部門為事件定性之前。事實上,在節目中,白岩松也播放了對警察部門現場採訪的片段,包括“犧牲”和“犯罪嫌疑人”等警察部門的原話,也都被如實採用。

對白岩松的處理,顯然不是中央電視台的主意,也不是簡單地是由於警察部門的壓力。根據中國的政治生態和權力結構來分析,停播白岩松主持的節目,一定來自更高的權力部門。聯想到近來對律師、新聞從業人員的大量鎮壓之舉,這似乎是中央加強對政治和意識形態控制的一個新信號。

白岩松不是在這個整肅中“中槍”的唯一的社會精英。他在肅寧槍擊案的報道中發問:“是什麼原因讓這個五十多歲的老漢端起了槍?”我們可以將這個問題稍加改動,問到:“是什麼讓現在的權威人士對像白岩松這樣溫和理性的社會精英扣動了扳機?”

一個明顯的答案是,現在的意識形態控制者的精神狀態與那位肅寧的五十多歲的精神病老漢並無二致。它已經神經緊張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他們眼中,不是奴才就是敵人,甚至中性都無法容忍。他們不僅鎮壓可能的敵人,而且通過制造敵人,來恐嚇不滿的精英階層和社會大眾,為自己的倒行逆施壯膽。(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