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評論】白紙行動不足以對抗舉國體制鎮壓

2022.12.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練乙錚評論】白紙行動不足以對抗舉國體制鎮壓
粵語組製圖

中共二十大以來號稱的「大黨大國領袖」習近平,前幾天窘態畢露,因為他那招牌政策「動態清零」踢了鐵板,竟然點著長期壓服了的城市中國人的怒火。瞬間,偉光正形象給看穿;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國領導人的水平不過如是、吹噓世界第一的武肺政策不過如是,環時系胡錫進司馬南等的文膽拼命兜底、一眾學習粉絲團的出征小粉紅不停補粉都無用。其實中國在大問題上出狀況不意外:習是個初中程度上了皇帝位的紅衛兵,綽號包子,長於以權術治國卻識見貧乏,所以總有一次穿幫。

11月29日的《人民日報》文章開始帶風向替黨中央開脫,把導致民怨沸騰的禍首說成是那些為發武肺財而拼命出「陽」的核酸測試集團 – 據說下面出一個「陽」上面給人民幣獎金三千五百元。但是,習總打貪十年,據說所有江派團派的老虎蒼蠅都給整治了,為甚麼自己的招牌政策卻竟然敗在一批前所未見、忽然湧現的貪腐者手裡?試問這批新的武肺貪腐分子是哪一派的呢?

大家都知道,大陸開公司推品牌做生意都要過多重黨委關;負責執行動態清零的是習總2020年初帶頭成立的「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肥水不流別人田,驗核酸、建方艙等都是習大大壯大自己派系經濟實力的黃金搞作,而其他江、團派控制的經濟環節遇到封城封區都停擺,只有武肺貪腐企業一枝獨秀,最終受益者當然是習大大,因此他控制的中宣部下面的所有喉舌媒體對這個貪腐一直一言不發,到了出亂子全國爆大鍋,才逼不得已棄卒保帥,拿幾個方便的開刀。

另一方面,黨媒大事攻擊在執行動態清零過程中出現的「層層加碼」,其實也是轉移民眾視綫的手法,目的是把禍水引向民眾最直接痛恨的地方官員和屎蟲樣的大白;其實,封控最嚴、層層加碼最厲害的地方,正正是習總親信李強當市委書記時的上海。最終,黨中央要誰對事件負總責就很難說,可能是剛剛死了的江澤民–說他的餘黨貪腐引起民憤,也可能是當了坡腳鴨的李克強–說他在國務院辦事不力,但總不會是大權在握的習近平。

不過,大家要留意,上面說的事情,縱然會令黨中央尷尬,但共產黨並不如一般人那麼怕尷尬,故我們分析中國,要明白那些在臺上平日威風凜凜的人都是真正的黑幫,臉面不光彩不過是芝麻綠豆小事,絕不影響權力運作。

目前,大家都關心兩個問題:反抗運動能不能成形、習派會不會血腥鎮壓。我的估計是:都不會。共產黨管控人民的手段和經驗非常老到,面對現在分散各地的小規模抗議,用各種手段威迫利誘加上策略性解封,中央要一一化解並不難。

任何中國內部反抗者遇到的第一困難就是國家幅員廣大,各地的反抗行動不易快速同步匯集成為一道洪流,無論是互聯網還是高速公路網,都可以被共產黨瞬間封死,但大一統的政權卻可以動用舉國體制鎮壓;八九六四失敗,這是主要原因。相比,辛亥革命發生時,各省暫時放棄大一統,率先宣布獨立,一省之內的革命於是比較容易發生;那其實就是台灣前總統李登輝七個中國論(編者註:中國七塊論)的原型。李認為中國應該要先穩定分割為西藏、新疆、內蒙、滿洲、華北、華南、台灣七個獨立國,變革才可以發生,社會才會向前走,人民才有出路;假若他今天還在生,毫無疑問會加上香港作為第八個獨立國。

其實,毛澤東在中共成立之前的1920年,也曾在當時的《大公報》上提倡更徹底的中國二十七塊論,特別主張成立湖南共和國,形成國家的穩定分裂,再各自進行改革、革命,想法也是類似的,不過後來蘇俄扶持的中國共產黨成立,史達林的影響力太大,毛就不再提各省獨立,只提成立邊遠地區蘇維埃政權,依附蘇俄,實際上還是先把中國分裂了,割據一方,最後才席捲。今天,中國範圍內的民族解放、自決獨立意識還局限在周邊,中土漢人絕少支持(海外中國人成立的《品葱》網站,例外地是比較支持中國穩定分裂的);因此,台獨的影響只限於福建,港獨的影響也只限於廣東(中國境內廣東人是下一個最可能訴求獨立的族群)。中國的漢族抗爭者一天不支持所有周邊的民族解放,他們自己的自由民主訴求也一天不可能達到。

從這個角度推斷,所謂的白紙運動並無足夠力量;最可能的後續發展,是各地的零星反抗不能整合成全國性運動,少數地方形成的運動也達不到革命的高度,或是很快被舉國體制完全鎮壓,或是很快被納入如何從嚴封過渡到解封的純技術層次,最終化解成「人民內部矛盾」,抗爭放緩,黨中央給點甜頭,民眾也就算了。

鎮壓方面,團派已經失勢,由李克強以降,都犯不著為了保習而負上罵名;況且,二十大閉幕日上演胡錦濤被踢出場那幕戯,團派懷恨在心,哪會積極替你習近平賣命?所以,只要反抗行為不升級成為要推翻整個共產黨的革命,團派便不會在即將退出權力核心的幾個月裡積極開動國家機器參與鎮壓。當然,習近平控制了軍隊,2018年1月開始更把全國武警系統收歸中央軍委直接管轄、由他指揮,全面鎮壓的動機和本錢他都有,但出動武警和解放軍到處去殺人的實際門檻比較高,習也不會蠢得輕易而為。

民主國家裡的一些人士,特別是一些「中共即將崩潰論」的信仰者會再一次發覺期望過高。當然,事件便是十分短命,長期影響還是有的,那就是令所謂「改革開放」中後期出現的第二次共產黨偉光正神話加速破滅。之前的第一次神話破滅發生在文革後期,人們對毛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建設路綫的偉光正信仰給打破了。但是,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依然強大,還會出現下一次的偉光正。然而,中國的共產皇朝十多年前開始進入漫長的中衰階段,而這次事件加深了普通人和黨國高層之間的矛盾,讓中共的領導威信削弱;因此,中國社會今後將更形動蕩,經濟發展加倍困難,外資紛紛減碼離場,分離主義進一步鞏固,這些都免不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