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 香港警队撑黑警

2018-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警司朱经纬因袭击途人罪成判囚三个月,获准保释等候上诉,但一班声称「反对司法不公义」的市民,却发起「撑警」游行,沿途高举「狗官」等标语,甚至攻击裁判官的种族,声称「印度大婶、为官狗品、陷害忠良」。而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甚至在记招上,回应朱经纬案的判决说︰「同事因为执法,得到咁嘅结果,感到极之难过」,令人惊讶于身为警察的最高层,竟可以包庇自己的下属犯罪至此,说明1997年之前的「优秀警队」,早已一如英国管治一样已成为历史。

近年香港人对警队中的「害群之马」泛滥,愤而批评警察为「黑警」,曾引起一些护警心切者诉不平,说香港警察绝大部份都奉公守法,因为个别人士的行为而「一竹篙打死一船人」,实在是以偏盖全。然而自今次警队最高代表,却高调撑一个犯法的「黑警」,竟把犯法说成是执法,实在令香港人大开眼界,再次证明香港近年与中共的中国大陆日益睇齐,正是急速堕落的最佳说明。

根据印度裔裁判官钱礼的判词,警长朱经纬在勤时以警棍殴打途人颈部,途人郑仲恒是一名手无寸铁的途人,由始至终不具威胁,而影片清楚见到朱经纬以警棍袭击郑的颈部,实可造成永久及严重伤害,途人没受重伤只因为幸运,以及肩上披上毛衣;因此由始至终本案的关键,就是朱经纬在完全不需要之下,无故以警棍袭击途人,其行为根本和执法无关,而是在执法时滥用手上的武器与权力,走去胡乱袭击途人;如果手上有警棍就代表乱打人是执法,那么手上有枪是否可以乱射,也属于执法的一部份呢?警方执勤时是否就不会犯案?2008年旺角警署内执勤却走去强奸非礼妇女的黑警,甚至在认人行列室进行强奸,又是否在「执法」?

当一个警察在完全没有需要之下,滥用手上的权力犯法,作为一队警队之长,不是去教育自己的下属要奉公守法,在执行职务时不能滥权,竟反过来包庇说「执法得到结果」而「难过」,香港警队已经堕落到是非黑白都不分的境地;而警察的一堆工会协会,如「警察员佐级协会」,则声称有警员要发起游行以至「按章工作」来抗议。令人大为不解的,是「按章」工作的「章」,是指见到途人会胡乱挥动警棍攻击途人的「按章」,还是奉公守法不会乱打人的「按章」?究竟警察滥用暴力是「按章」,还是根据指引来动用武力才是「按章」呢?

有警察与撑警者竟借朱经纬犯法,重提要立「辱警罪」,从朱经纬的案情去看──途人完全没有任何一句侮辱朱经纬,只是路过都会无故被打;因此以撑警者的标准来说,在香港警察面前和平路过,都属于「辱警」,而因此要被警棍袭击颈部,以保障警不会乱打人后被捕,这种完全没有逻辑没有法纪,没有任何道理的荒谬言行,已经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日常言论,又怎叫香港人能够对警察维持尊重呢?难怪市民愤而统计警方犯罪纪录,以「休班警」、「执勤警」、「退休警」名义来统计警员的犯法次数,这些数字高企正和警队自己助长犯罪的言行绝对有关,当由上至下的心态都出了问题,自然令所有警员认为自己犯法也可以逍遥法外。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