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當防疫專家都被指違《國安法》

2022.01.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林忌評論】當防疫專家都被指違《國安法》
粵語組製圖

早前愛國「清一色」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聲稱,如果有香港的防疫專家推動「與病毒共存」的政策,可視為違反《港區國安法》云云;有傳媒據此提出質問,而特區政府的回應就指,「一般意見討論」不涉及違法,然後再指政府的「動態清零」為防疫「最有效方法」。

然而更嚴重的問題是,為何防疫政策的優劣討論,以至提出不同政策的意見主張,竟然會被指違反《國安法》呢?特首林鄭月娥多次反對「政治凌駕科學」,例如2021年5月3日指控「部份醫護人士抗疫議題政治化」;更於2021年4月12日發言反對「疫苗的民族主義」;因此專家只應基於科學,去提出最有效的意見,而如何採納這些意見,以至為此作出「政治決定」,則應是政府的角色;為何如今政府任由一些「政治人士」,以「政治干預科學」,以至讓法律來恐嚇專家呢?

然而「專家」的發言,更令市民對政府的防疫政策感到混淆之極;專家如梁子超醫生接受電台訪問時提出,指「許多市民誤解清零是長遠政策…..第一是爭取長者接種疫苗,第二是期望3-5月有新藥物到港」──以這番專家的說話,去比對上述立法會議員的貿疑,那麼「動態清零非長遠政策」是誰的意見?是立法會議員代表政府,還是這位專家來代表政府?究竟香港特區政府的長遠防疫政策是甚麼?究竟政府在未來一年應付疫情有何打算?政府既從未公開說明,連不斷改變政策後也沒有說明,市民當然不會知道,也無法理解了。

就算退後一萬步,不再質疑為何要「政治化防疫」,單是改變防疫政策的目標,乃極重大的議題,更需要社會全面的配合;可是我們的立法會議員,卻指連討論之後「可能」改變政策,都會違反《國安法》,因此我們可假設「動態清零」將會在可見的將來都繼續持續,才不容許討論嗎?這種意見代表了政府的政策嗎?

政府當然會指自己已經回應了傳媒的查詢,即已經「澄清」了;但即使如此問題卻反映了,連「清一色」而「完善」的立法會議員,都居然對政府的防疫政策完全無法理解,誤解「清零」將會在可見的將來都持續,既不是只等更多老人打疫苗,也不是等待新疫苗,這不正是說明了,政府目標是甚麼,不要說普通市民不知道,連保皇黨立法會議員都不知道嗎?保皇黨不但沒有幫政府解畫,反而幫倒忙,在散播傷害政府自己專家公信力的言論,甚至阻嚇他們表達意見,這不是反映了目前香港的政治形勢,是如何荒謬嗎?

當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指目前病毒的傳播鏈已好模糊,令人憂慮無法切斷時,做好應付惡化的準備,是特區政府應該有的計劃,而非如其他專家所指,把期望放在老人接種率,以至仍未確定消息的新藥物之上;抗疫兩年以來,政府多次提出許多口號與幻想,由「全民檢測」,到「旅遊氣泡」,以為有疫苗就可以恢復日常生活以至「通關」,全部都集體破滅;政府應該做的,除了公布長、中、短期的目標與計劃以外,更應提出可行的方案,包括只採用現有疫苗的方案──例如改用mRNA疫苗,而放棄使用效率低下的科興;例如全民打第三針的時間表,以至更方便市民接種的計劃,而不是又幻想新藥面世,就可以擊敗病毒,而以為病毒不會再變種。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