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愛國的騙局


2016.04.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620 林忌評學聯退出支聯會事件。(粵語部製圖)
Photo: RFA

香港的大學學生組織學聯,終於宣佈退出支聯會,即全名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宣告著一個時代的終結--香港「六四世代」以至「民主回歸」世代的終結,也代表著年輕一代香港人「愛國」的終結。有些學聯前輩如時事評論員蔡子強說:「作為學聯老鬼,我好欷歔,見到大家二三十年來咁大壓力,都風雨同路。幾十年嘅嘢,一朝否定晒。」

事情演變到這一步,是很多人忘記了支聯會全名背後的意義;所謂「支援愛國民主運動」的重點,不在於愛國,更不應該說愛國,而是支援民主的運動;乎民主,即以民為主,當香港市民本身也不認同「愛國」的時候,作為支援民主運動的組織,自己有沒有民主呢?有沒有嘗試民主化呢?又或者好似當年英治時代的政府一樣,緊緊跟隨民意來做呢?

當三年前支聯會的常委徐漢光,為了捍衛其違反香港民意,堅持「愛國愛民」口號,甚至為此辱罵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是「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之後,辭職半年再即以「殭屍組織」的票,即那些二、三十年前所創辦而早已沒有活動的組織,透過這些票來再次當選支聯委常委之時,甚至連一些非本土的年輕人,也被趕出支聯會常委之時,香港年輕一代已經對這種組織以及態度,對其進行改革感到絕望。

事實上在二十一世紀,支援中國民運,或者接受政治現實,即香港目前的政治由中國所控制,因此香港人支援中國的民運人士,去對抗現行的邪惡共產黨政權,和香港的本土主義本身,甚至是否支持香港獨立,也沒有衝突;真正衝突的來由,是有些人要「夾帶私貨」,以89年的支聯會的「正宗」,即為「愛國」,借此要綑綁悼念六四和要「愛中國」,才連續幾年在香港帶出這麼多的爭議。

支聯會的一眾「老愛國」,他們一生人都受到上一代的民族主義所影響,此今仍然不明白為何年輕人拒絕愛國,更認為分離主義是「離經叛道」;誠然大家都知道,支聯會一眾是真正的老愛國,而不是那些愛黨愛錢愛權的假愛國,例如巴馬拿文件所揭露的,一眾持有外國護照的虛偽權貴;然而年輕人更關心的,實際上 共產黨借愛國為名,多年來不斷欺騙更多人接受現實,即滿足於精神上的愛國,而對共產黨借國家為名所作的暴政,選擇性視而不見;當國家長期被劫持,這種「愛國不愛黨」的路,是行不通的;當共產黨借「全國一體化」,在政策上全方面鼓吹「中港融合」,以表面上的經濟甜頭利誘香港接受中國的一套,這些「愛國不愛黨」者,就在混亂的邏輯之中,跟著共產黨走。而結果造成,香港這十年來急速赤化,而年輕人對這些問題提出抗議之時,老一輩不但沒有感受到問題的嚴重性,甚至反過來代共產黨教訓香港的年輕人,一時說要忍耐,一時說不理性,結果就是自絕於年輕世代,令年輕人沒有選擇,只有離開去走自己的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