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总加速师」的边缘试探

2020-06-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近月四面树敌、八面威风,在海外每一条战线,都遇到敌人;而各国见到中共四处树敌之后,亦纷纷乘机借势挑战中共,结果当然导致中共战略被包围,而战术上则举旗不定,一面虚张声势要威胁各国,到各国相信中共的威胁与恶意,又反过来质疑别国「妖魔化」中国,这种进两步而退一步的做法,当然最后是害了自己。

近日中共在阿克赛钦/喀什米尔边境的加勒万河谷 (Galwan valley),与印度大打出手,引致自1962年来最严重的冲突,其地缘政治的结果,就是把原本经济上与中共合作、在政治上不结盟的印度,迫向西方靠拢;同时日本冲绳县石垣市,又把钓鱼台的行政区「登野城」,改名为「登野城尖阁」,于是中共这几年相对稳定下来的中日关系之间,又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早前中共又疯狂打压澳洲,就澳洲提出独立调查中国武汉肺炎,而一再对澳洲无理制裁,包括禁澳洲牛肉、加关税、以至发出旅游与留学示警等,结果令澳洲投向英国与美国;在孟晚舟事件后,中共则不断对加拿大「报复」,近日又再次起诉两个加拿大国民间谍罪。于是五眼联盟(成员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纽西兰、英国和美国)内,对中共友好的只馀下纽西兰,英语世界的国家大团结,如在「港版国安法」问题上,联合对抗中共,近年可谓前所未有。

当中共不断幻想借欧盟来突破封锁时;欧洲议会于上星期,却以大比数通过无约束力的协议,谴责北京「港版国安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一国两制原则等,更决议要求欧盟27国,考虑要在海牙国际法庭控告中国;诚然这种无约束力动议,仍未能对中国施以实则的威胁,但当欧洲议会通过此协议,当然会对欧盟各国在对华问题上施以更大的压力;同时如果欧盟在对中国问题时,拒绝与美国合作的话,那么假如欧盟面对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压力之时,又是否能够得到美国的协助呢?这正是近日美国在德国裁军,所引起在欧盟各国所讨论的问题。

换一个角度,不少中国小粉红,常对俄罗斯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早几年因为反恐、伊拉克、叙利亚与伊朗问题,美国与俄国的势力,在中东、西亚与中亚,的确有不少利益冲突的地方;但当美国把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之后,除了俄国占领乌克兰克里米亚,这属欧盟更加关注的问题外,就只馀下伊朗的问题。因此如果美国由以往的「联中制俄」,反过来变成「联俄制中」,中共又有甚么筹码反制?中共能够给予俄国甚么利益?而所谓「经济利益」,俄国敢放心收下吗?事实上对俄国而言,从来最先进的武器,会卖给印度却不会卖给中国,这种战略的取态早就非常明显,如今印度与中国再交恶,那么俄国是站在印度那边,还是站在中国那边?答案不言而喻。

何况中共以为可以靠包装,或者暂缓「港版国安法」的影响,就能够缓和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反弹,而不会组成制裁联中的战线,这是大错特错;「总加速师」习近平的边缘试探结果,就是令原本所有已经对中共在武汉肺炎的所作所为感到不满的国家全部团结起来,就中国在《中英联合声明》毁约的问题上,兴师问罪。贸易战的源头,就是因为中共不守约;而中共在面对别人质疑「不守约」的时候,其回应就是「更加不守约」,然后希望各国只是会形式上制裁;然而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各国加速撤离中国,减少对中国的依赖,组成长远的反中共包围网,就是中共这种「边缘试探」策略加速带来的后果。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