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爆发第三波武汉肺炎

2020-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肺炎自四月中在香港沉寂以来,直至六月底都只有零星的本地个案,曾经一段时期在新增病例中,本地个案都是零确诊,只有南亚裔回港的零星输入个案。很多香港市民因此认为,疫情早已结束,政府也把焦点放在「港版国安法」上,基本上当疫情透明,不但在六月底大规模全港复课,也取消限聚令的室内人数限制,反而保留完全和防疫无关的室外人数50人群聚限制;而更重要的是,疫情爆发以来,当局不断增加免检疫的入境人数安排。根据入境处数字,至今获免检疫入境人数已超过20万;而近两月更是有超过7万几人得以免检疫入境。

以上安排的结果当然是制造了大灾难──连几个月来长期代表特区政府的卫生署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医生,也要承认近日的疫情,是疫情开始以来最严重,香港逃得过早半年的灾难,看来却难以在这一波幸免。

根据毛孟静议员向特区政府保安局查询得来的数据,单是今年2月至5月,特区政府就发出了免检疫通知书达20万张。特区政府不但开放跨境学童免检疫来港,网上更见有人代办所谓商务签证免检疫来港的安排——结果当然是大开中门,让武汉肺炎病毒入境散播。三月香港爆发第二波病毒潮的主因在于欧美回港个案,多数个案集中有家庭成员曾前往欧美工作、读书或旅游,集中在市区的中产以至半山的屋苑;而如今的第三波疫情,不少个案都与学童有关,而爆发的地点则集中在较平民以至与中国大陆往来较多的家庭以至老人院舍。

病毒不会无中生有。从染病人士的分布表面证据看,这一波的病毒源头,来自中国大陆的机会明显比较高,这个结论亦能从免检疫入境的政策上找到合理的解释。因此,如何切断输入病毒的源头?这既是问题的关键,也是当局能采取的最简单措施──只有切断了源头,才有可能再堵截本地的散播。这种简单的道理,特区政府竟然不能明白吗?当周一 (13日)的记招上,政府宣布有41宗本地确诊个案,当中有一半即20宗是源头不明,说明了病毒早已在社区扩散。加上武汉肺炎有长达14日的潜伏期,而专家也一早提出今次本港爆发的新一波疫情中,病毒更已经变强、更具传染性,换而言之,香港这次面对的危机,已比起2、3月时更高。

然而林郑月娥的特区政府的态度,完全是「打回原型」,变到好似一月中时,即医护罢工要求封关之前,对病毒的传染不闻不问,不但对最严重的疫情视而不见,其应对手法,完全就是一边要大家「自律」一边将问题诱因抵赖于食肆人数太多。政府不但迟迟没有宣布回到「在家工作」的安排,更关键的是每日检测病毒的数字,经过专家多次力陈必须增加后,也只是增加至每日7000人——拥有750万人口的香港每日只能抽验7000人,而不足70万人口的澳门,却可能每日抽验6000人;不足600万人口的新加坡,早在五月的每日检测人数已能达到8000个,计划后来更增加至每日40000人!

因此香港一旦全面失守、疫情大爆发的话,不但在检测数字远远落后邻近地区,隔离病床也只有1000张左右;而一旦大爆发后病床不足,其后果更加是不堪设想。

特区政府只为了配合中共,打压香港市民的政治权利、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对真正的生命安全以至民生问题则完全是置之不理,简直不知所谓。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