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南海裁決的連串曲解


2016.07.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林忌评南海一连串问题(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海牙國際法庭菲律賓全面勝利,以「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及不執行」的中共,以最差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失敗,從法庭判詞可見,其實中國有很多機會可以提交更好的證據,以至從更專業的角度,去為自己的領土完整辯護,然而中共卻從未想過以文明的方式去處理,而選擇了最粗暴的方法。

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去抹黑裁決的國際常設仲裁法院,事實上此法院是最歷史悠久的仲裁機構,根據1899年第一屆海牙和平會議所創立,即當年大清國亦是創辦人;後為中華民國所繼續承認,而中共則於在聯合國踢走台灣的中華民國代表後,最終於1993年「恢復」其地位,承認海牙公約,更派出四名中國籍的仲裁員。

亦因此,中共一面侮辱此常設法院是「只是海牙和平宮的租客」,實際上卻是和平宮自1913年為其啟用,當然當年是未有聯合國,因為聯合國1945年的二戰結束後才成立,而其前身國聯,也要1918年一戰結束才成立;中共既為會員,更「自古以來」都參加這個組織,怎能在輸了仲裁後,對其判決作出抹黑呢?

更荒謬的就是指控「法官」成員不公,甚至指控「收菲律賓錢」; 首先中國作為此機構的成員,當非常清楚此法院的五位法官,訴訟雙方可以各指派一個,而另外三位是兩國之間協商;中國單方面杯葛此仲裁,才引致由日本籍的柳井俊二代中國指派法官,簡單而言就是中國自取的,甚至是故意借此來找藉口的;至於法院的經費就是來自訴訟雙方,由於中國拒絕參與,所有費用當然變成由菲律賓一力承擔,而且是案件啟動前已經要全額支付;如果裁判庭的法官真的收錢辦案,財大氣粗的中國,竟意圖令其人民相信,在鬥燒錢與賄賂法官,你相信中國的錢會輸給菲律賓嗎?

由於中國在仲裁上的不作為,而菲律賓卻找了很多海洋法的專家提供證據,包括很多在20世紀初,當日本與法國佔領這些礁石或島嶼時的紀錄,特別是中國自以為最強的一點,即「自古以來」的「歷史權利」,卻本身就是最弱的;第一歷史權利非常有限,在二十世紀初根本只有極有限的領海,其他都是公海;第二就是中國根本從來沒有有效控制過領海,也沒有驅逐過外來船隻;第三是「自古以來」這些地方都是無主土地,不能因為「到此一遊」或畫過地圖,在沒有持續佔領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構成領土。

至於對台灣控制的太平島是否島嶼的爭議,則變成了口水之爭了;事實上國際仲裁法院所審理的,是討論根據《聯合國海洋公約》第121(3)條,太平島是否能以此爭取200浬的專屬經濟區;而前提是,根本台灣以中華民國名義佔領太平島以來,從來未提出過這個要求,直至一月時馬英九登陸太平島,才首次說要「考慮提出」;法院所討論的,是法理上是否符合上述條文;而傳媒所討論的,卻是「島嶼」與「礁石」在中文字義上的解釋,根本牛頭不搭馬嘴。至於九段線以至原本的十一段線,連中華民國自己都只是在1947年劃過一次界,然後提過數次,從來都沒有認真討論與執行主權,自己放棄的,又能怪誰呢?

事實上南海裁決的最大輸家,當然就是中國,顯示中國完全不懂國際的遊戲規則,不懂據理力爭,只會以武力恐嚇,而一旦面對更強大的武力如美國、俄國以至日本,當即變回技窮的紙老虎,完全進退失據。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